风险可控 企债大举爆煲机会微

  今年以来企业信用债违约事件频发,Wind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14日,年内已有20隻信用债发生违约,违约规模合计163.5亿元(人民币,下同),较过去两年同期有一定幅度的增长,市场忧虑债务风险是否将继续蔓延。受访专家指出,当前市场风险的确有所加剧,但鉴于现时宏观槓桿率已获有效控制,且“去槓桿”的主要目的并非逼迫金融风险逐一暴露,预计中国不会出现大规模的债务违约。\大公报记者 倪巍晨

  今年以来,非标及债权市场均有多家主体被曝违约。其中,富贵鸟、神雾环保、凯迪生态、中安消等多家上市公司债券出现“实质性违约”;此外,旗下拥有盾安环境、江南幻弓两家上市主体的盾安集团,亦被曝有违约风险。

  属流动性危机 与行业无关

  苏宁金研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黄志龙直言,当前信用风险的有所加剧,是去年金融“强监管、紧货币”带来的流动性短缺“遗留问题”。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策略分析师高挺坦言,在中国持续推进“金融去槓桿”背景下,局部的低评级信用债出现违约符合预期,“‘资管新规’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要‘打破刚兑’,尤其是在监管层加强对影子银行控制前提下,违约一定会发生,如果加强监管、去槓桿都没有发生违约,反倒令人奇怪。”

  中诚信国际宏观首席分析师袁海霞注意到,当前违约主体正明显向上市公司,特别是民企上市公司集中,年内已有多家上市民企被曝出现债券违约,本轮违约主要是企业再融资渠道几近枯竭后,引发的企业流动性危机,这与前两年民企债券违约由行业景气度低、或公司实际控制人出现问题等诱因有很大不同。

  高挺认为,目前债券违约的发生仍非常局部,尚未看到非常高的风险,“据我们观察,目前违约数非常小,且从宏观槓桿角度看,整体债务除以GDP仍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差异,所以违约影响比较小。”他又不特别担心,债券违约会从局部向整个债市蔓延。他并相信,目前宏观槓桿率已获有效控制,“控制金融风险”是中国持续推进“去槓桿”的主要目的,特别是系统性的金融风险,“这并不是说,‘去槓桿’力度要无限大,要迫使金融风险暴露出来,政府主动的‘去槓桿’行为,不会造成大规模的债务违约。”

  去产能谷国企盈利增速

  黄志龙认同,从年内债券违约的绝对规模和数量看,总体仍处可控范围内,且未现快速蔓延迹象。他分析称,去产能令国企利润增速远超民企;资金成本回升期内,民企的财务费用升幅更大;当前的金融强监管,加剧了民企再融资的难度;民企获得表内信贷融资的劣势依然存在。上述四大因素令民企违约潮持续,而国企违约事件开始减少甚至基本消失。

  不过,黄志龙关注,目前取消或延期发行的债券多集中于再融资公司债,一旦融资渠道遇阻,就可能进一步加剧市场违约风险;未来低资质企业违约一旦发生,进而引致银行信贷端的收紧,甚至“抽贷”,就可能触发再融资进一步收紧的恶性循环,“金融机构应对上述现象或趋势予以警惕”。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