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行者”促农村改革少走弯路

  图:一九九三年八月,禹作敏在法庭受审\资料图片

  南开大学歷史学院教授敖坤指出,大邱庄的兴衰,看似是由偶然事件引发,但其中隐含着某些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固有的经济基础在短时间内的突然颠覆,上层建筑和落后的意识形态必然产生“不适”。“中国几千年都是农业社会,怎么可能一夜之间进入到工业时代?在上世纪80、90年代,类似大邱庄这样的情况,在中国各地农村并不少见,只是程度、表现不同罢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农村改革的必经之路。”

  回顾大邱庄经济由盛到衰,再到新生的歷程,禹作敏这个名字在很多大邱庄人的心中仍有沉重的分量,其主持修建的百亿路现在依然是大邱庄工业企业最集中的地方之一。有村民感慨,毕竟“他和当时那批老一辈给我们留下了一个良好的工业基础,还有大量的人才”。

  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常健指出,中国的改革开放实际上是冲破旧有束缚与制度化重新建立的过程。大邱庄在改革初期确立了经济建设为中心和发展乡镇工业企业的思路,不仅扭转了以粮为纲的传统,也冲破了很多制度性束缚,但这个“解冻期”的过程不可能持久,社会必然要建立一种全新的制度化束缚进入“再冻期”,如果始终把“冲破”变成永恆的模式,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问题。大邱庄的问题就在于过度地依赖“政治强人”,决策、管理、运行没有体制化。

  “如今回头看禹作敏的悲剧,就是没有意识到他的突破只是暂时的、歷史的现象,头脑中没有建立新规范的意识,这导致了他不愿意重新面对政府和法律的约束,出现问题后一错再错最终走上不归路。”常健说。

  而在一定意义上,今天的大邱庄也给无数农村提供了参照系,并为乡镇企业改革提供了参照,“大邱庄今天走的方向就是中国乡镇企业和乡村治理模式的方向。”敖坤指出,大邱庄的经验让许许多多的后继者少走了弯路、错路,大大节省了社会变革所应付出的代价、成本,“仅凭这一点就可以说,改革的‘先行者’大邱庄,功不可没。”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