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员:轻罚几万元难有阻吓力

  药房违法滥售医生处方药物和仿冒药禁之不绝,有业界指出,黑店多年前已出售山寨货,近年法例收紧后,山寨货难以成功註册,索性改为售卖假货。

  港九药房总商会副会长刘爱国指出,早于十年前已有黑店以药品名称、包装盒颜色和图案相似的仿冒药,伪冒正牌药浑水摸鱼出售,例如游客钟情的日本製药娥罗纳英H软膏,当时因法例未完善,可公然销售,至近年政府收紧药物註册条例,仿冒药品难以成功註册,部分黑店一不做二不休,销售包装和名字完全相同的假货图利。

  药剂师不足 医药难分家

  刘爱国指,海关会以“放蛇”方式巡查和检控,卫生署亦严密巡查打击,一般正牌药房每三个月巡查一次,黑点区如油尖旺等游客旺区,卫生署每月均有巡查,惟两大部门雷厉执法下,药房违法问题仍难禁绝。

  2015年至2018年3月,卫生署共处理33宗涉及药房在没有药剂师监督下销售“第1部毒药”而被定罪个案;44宗药房非法销售处方药物而被定罪个案;当中最高罚款5.6万元,最高监禁刑期为8个月(缓刑24个月)。立法会议员陈恒鑌指惩罚太轻,阻吓性不足,致使不良药房继续知法犯法。陈恒鑌又提醒,“医药分家”必须有足够的药剂师才能推行,但现时本港药剂师供不应求,部分药房为悭成本,只聘请兼职药剂师,因此出现药剂师不在场下违法出售“毒”药情况。修例后,药剂师离开药房前,受管制药物需要上锁,只有店东可获配备锁匙,滥售情况已稍为改善。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