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国家对企业的两种立场

  台湾的大学在数量方面远超香港,每年文凭试放榜后有不少港生前往当地升读大学。然而,在质量方面,香港的大学则较台湾理想,这是多年来香港一众学者努力的成果。加上,民进党上台后,令一些亲国民党的知名学者,纷纷避走各地(例如香港),对台湾的大学质素带来了一定的冲击,这是大学校园泛政治化自招的恶果。幸而,台湾老一辈的学者在早年为大学生撰写参考资料,供学生阅读,出版了不少高质素的大学教科书。王曾才编著的《西洋近世史》(台北:正中书局,2005年),正是一本为大学生及社会人士所编写的西洋史入门书,叙事详实,论点清晰。在书中,作者介绍了在现代化初期(19世纪),西方国家对大企业(或工业集团)的两种不同的立场。

  经济自由主义源自亚当.斯密的理论,主张政府勿干涉大企业(或工业集团)及个人的工商活动。他认为每个人都是他自己经济事务的最佳裁判者,自由竞争和致富的欲望可以导致社会整体财富的增加,尽管每个人是自私的而且常常不顾及共同的利益,但是他们的共同活动却自然地趋于全体的经济福祉,此种情况就一如有一隻“看不见的手”在调节一切一样。

  此外,此派的理论家主张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自由贸易和自由放任。同时期,欧洲又出现了与经济自由主义完全不同的一派主义——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理论家认为,工业革命造成了种种的社会问题,例如大企业剥削工人阶级,是放任经济所带来的后果。工人应有工作权,社会秩序应建立在“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原则之上。

  今年是共产主义代表人物马克思诞生200周年,如我们能由歷史角度去研究马克思主义,自会较全面理解他的学说精神,实切中时弊,为人类寻找出路,从而认识到他伟大之处。

香港通识教育会 李伟雄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