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饭店话名人/小 冰

  民国时期的名人到了杭州,大多下榻新新饭店,那里是西湖边上不变的地标。宋氏三姐妹、徐志摩、鲁迅、张爱玲、巴金、芥川龙之介等。饭店里,至今依然保留着一些名人房,当中一些不留痕迹的秘闻,实地听听看看,都会触景生情。

  新新饭店利用名人效应,将更多的客房打造成名人房,根据名人不同的特点,把房间搞得该中式的中式,该西式的西式,该民俗的民俗,该华洋结合的华洋结合。不过,饭店的陈燕鸣先生说:“名人房中,除了胡适房可以确认胡适在那里住过以外,其他的房名,几乎都很难与主人相对应了。”陈先生如此之说,倒也实在。

  我们的房间是“人间四月天”,房名取自林徽因的同名作品,说是著名建筑师林徽因和梁思成夫妇曾经在这里住过。“人间四月天”的斜对面是“家春秋”房,看见房名我们就想起巴金。路过“往事如烟”房时,想起宋美龄和蒋中正。很想看看宋美龄住过的房间,我们获允,结果发现,那里除了稍大一点,豪华一点,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倒是“百草园”房的设计,很能说明鲁迅的生平。房内有日式榻榻米,有绍兴风味的桌子椅子。房间的结构一半中式一半日式,别具一格。鲁迅房搞成这个样子,就体现了鲁迅的特色,家乡情怀和留日经歷。

  新新饭店西楼的“孤云草舍”值得一提。那是一栋保存完好的别墅,老房子,中西合璧,回廊巨大,穹顶高耸,风格洋为中用,名字中为洋用。“孤云草舍”取名来自孤山上的石刻“孤山一片云”。

  “孤云草舍”又名“赌气楼”,这里早年是浙江名人刘墉四儿子的别墅。据载,“赌气”之意有二:当年刘家造访何庄,何庄人看不起刘家人穿土布衣,说南浔话。一赌气,刘爷便在何庄旁边购地,建成同样是三层楼,高度却相当于五层楼的别墅。更大的赌气,是修成后自己不住,却让同乡,时任浙江省主席的朱家桦入住。朱家桦入住,赋予了别墅省长主席官邸之名气。从此“孤云草舍”名声在外,大人物频繁云集,大涨了刘家志气。

  也是在“孤云草舍”,西安事变之后,蒋中正的文胆陈布雷,在此替他整理日记。被认为是研究西安事变的重要史料之一的“西安半月记”,在此起草。

  新新饭店古朴而现代。古朴在于,它的圆顶依旧存在,楼宇还那么挺拔,总台后面的招牌,还继续用那块老招牌。现代在于,设备已经更新,服务已经完善,电梯直达楼层,马桶和自来水已经通向房间。今天的新新饭店,仍然是不少名流墨客,宁肯放弃五星级饭店,也要前往的地方。只是遗憾,饭店的关帝庙没有了。

  有一件小事值得赞赏,二○○二年,新新饭店收到法国设计公司的通知。作为当年的设计方,他们告知新新饭店:“饭店八十年的保养期已到,请注意使用安全。”接到通知后,饭店进行了多次整修,最为彻底的,是在G20峰会之前那次。也因此,那间法国公司的专业道德和工作作风,受到了中国人的赞许和敬佩。

  几十年的拆旧翻新,杭州北山街的不少古建筑已被再造,被复製。但是那里的名人故居群,还保存得看似天长地久。百年的歷史,新新饭店厚重而时尚。

  立足顶楼上的西洋亭子里,我们举目观景,感慨这个修旧如旧的文物酒店,它既属于过去,也属于现在,更属于未来。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