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样本”转型 华西村放眼全球

  图: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华西村始终“踩在时代的节拍上”,近年正在全球范围内布局产业转型/受访者供图

  驶入江苏沿江高速,远远地,高328米华西村龙希国际大酒店扑入视野。这座村办五星级酒店,已成为改革开放所铸就的中国农民世界格局无可替代的标誌。6月14日早晨7时,这座大楼三楼自助餐厅内,77岁的华西村民曹秀芬刷卡10元后,径直走近现磨咖啡机,熟练地按了杯美式咖啡,从容享用定价每客68元的早餐。这亦是独属华西村民的优裕福利。从喝稀饭到品咖啡,华西村党委书记吴协恩认为,华西村民早餐的变化,正是中国农村40年改革发展、农民视野从田头耕种跃升至具全球战略眼光的缩影。/大公报记者 陈旻

  “华西村是吃‘改革饭’长大的。”吴协恩说,1978年,华西全村交税28.18万,2017年底交税13.56亿,增长了4812倍;村民的人均年收入从1978年的220元,增长到了现在的9.05万元,增长了411倍。“华西村这40年,始终踩在了时代的节拍上,而且是‘快一拍,领着走’,而不是‘慢一拍,跟着走’。”

  吴协恩最深刻的幼年记忆是父亲的收音机。“父亲每天四、五点钟起床,六点钟准时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节目”。正是“善于学习,为我所用”,使得时任华西大队党总支书记的吴仁宝具有“把中央好的政策最早、最快地落地华西”的超前意识。“那时候,父亲的原动力,是让穷人过上好日子。”致富成为华西村的首要发展目标。

  眼光超前 成首个“亿元村”

  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全国农村推行“包产到户”。但吴仁宝去了河北、河南考察后发现,全国个体种地,家家户户要买农具喷药,一个巨大的市场正形成。吴仁宝由此决定华西村不分地,而是将全村600多亩粮田集体承包给村里的30名种田能手;建药械厂生产农药喷雾器,把绝大多数劳动力转向工厂。

  1983年1月,华西药械厂建成,开工第一年就大赚200多万元。村里还去上海请来工程师,每周末来厂里做专业技术指导,“礼拜天工程师”一度成为独树一帜的风景线。

  1988年,华西村成为江苏省首个“亿元村”。至1991年底,华西村已创办大小企业20多家,年产值5亿元。1999年7月,“中国农村第一股”华西村股票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开创“村庄上市”先例。同年,华西村销售收入达35亿元,人均收入远远超过了全国城乡平均水准。

  果断布局 境外业务获利超两亿

  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至今记得,2003年7月3日,吴协恩全票当选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在担任村书记之后的第一次经济形势分析会上,吴协恩就给每个班子成员发了一本书─《挑战极限》。

  吴协恩上任时,华西已从一个以农业为主的小村庄,发展成农工商并举、年销售收入达105亿元的“天下第一村”,亦是一个下辖8大公司、40多亿元固定资产、40多项“全国第一”的大型企业集团。但是,他发现当时长三角地区已经出现用工荒,污染也在加剧。他意识到,要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必须进行转型:“如果不抓住某一个调整期的机遇,就会落伍”。

  吴协恩依然把上海作为华西村转型的学习目标,“数量转质量、体力转脑力”,逐步关停工厂。自2004年开始,华西村进入金融行业,实施资本运营,并把村金融中心设在上海。吴协恩认为,上海有集聚效应,尤其汇聚了世界高端人才,“信息多,也就意味着机遇多”。至2015年,村里260馀人的金融人才团队,创造了超过10个亿的净利润。

  此外,华西村还投资拓展了旅游服务、仓储物流、远洋海工、农产品批发市场及矿产资源等新兴产业。“我们到云南开採大理石,到重庆、湖北建设农商城,到美国搞併购和芯片开发,到波斯湾开展海洋工程,到日本学种大米,到莫桑比克开採花岗岩,到秘鲁、阿根廷捕鱿鱼。华西涉足的产业从天上到地下,从陆地到海洋,从东部到西部,从国内到国外。”吴协恩介绍华西村近年产业转型布局。2017年,华西村境外业务的利润达2亿元。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