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饮管/耶 生

  跟小钟吃饭,从他自备餐具说起,竟说到用钢铁饮管代替胶饮管的问题。

  “你喜欢自备餐具,自备饮管不是挺好的吗?”我指着他的私家刀叉说。

  “自备餐具也是跟世界妥协的做法。我觉得公共餐具不卫生,但吃东西的地方又不用即弃餐具,那没法子,只好自己带了。我从来贊成用即弃,卫生考虑;你说不环保,可以开发环保材质,循环再用,这才是方向。一天到晚都在回收,回收了胶樽废纸,却循环不了,有什么用?”他没说饮管,却继续发表伟论,箇中也真有道理,如果成就了环保却牺牲了卫生,是否得不偿失?

  “你说自备饮管嘛,我试过,大有问题,主要是卫生。饮管固然需要清洗,但其内壁是十分难洗的,我最初没有为意,以为用水大力沖一沖就可以了;几个星期后心血来潮买一把刷,一刷之下,吓了一跳,内藏黑色的污垢!后来用刷,但那个刷也是很难清洗的,几天就变黑了,要买另一把,为了养一支饮管不断买新刷子,这又很环保吗?”

  我不断地点头,他又继续说:“后来我问过一些台湾朋友,他家里开铁工厂的,他说了一些平民很难想像的专业问题。首先,一般民众无法判断钢铁饮管所用的材质优劣,有些材质是工业用,可能不适合放进口中;另外,因为製作的关系,饮管的内壁是无法做抛光的,意思是内壁并不平滑,有肉眼看不见的沟痕,容易滋生细菌。他说到这里,我就明白那天我在饮管刷出来的是什么了。”

  据我了解,台湾环保署已预告,明年七月一日起,食店不得提供堂食的胶饮管。香港一向在环保都走在前沿,不难想像会有跟风的一天。但小钟却意外地不担心,他说:“如果没有胶饮管,那就喝热饮好了,热饮才对身体好。况且,我用自己的杯,如果要喝冻饮,直接用口喝就可以了。”

  环保是某些人的事业,而卫生是很个人的坚持。当环保与卫生有冲突,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把自己照顾好。跟小钟道别后,我走进百货公司,选购适合自己的餐具。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