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来一补”开启外资进大陆序幕

  图为东莞太平手袋厂的车间中,女工正在埋头工作/受访者供图

  1978年7月,国务院颁发《开展对外加工装配业务试行办法》,允许广东、福建等地试行“三来一补”,东莞是广东五个试行县之一。“三来”是指来料加工、来样加工、来件装配,而“一补”是指补偿贸易,是改革开放初期一种企业合作贸易形式。文件下来不久,东莞太平服装厂就来了第一个香港客人。如今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进出口总额从206.4亿美元提高到4.1万亿美元,在全球货物贸易中的排名由第30位跃升至第1位,“中国製造”给全球消费者带来了实惠。/大公报记者 卢静怡

  1978年7月30日,天已昏黄,四十多岁的香港信孚手袋厂老闆张子弥,站在虎门的土地,好奇地四处张望。这是他第一次来到东莞。他没想到,24小时之后,他会在这里签下了300万的合同订单,自己也将成为内地改革开放引入“三来一补”企业的第一人。这张订单,改写的不仅是张子弥的人生轨迹,也为当时还是农田水乡的东莞埋下成为“世界工厂”的伏笔。

  太平手袋厂的黄金年代

  东莞太平手袋厂第三任厂长唐志平回忆初次与港商张子弥相遇的情形,“穿着一身如今看来略带土气的西装,梳着油亮头髮,拿出一个黑色手袋,被几个打扮朴素的服装厂工人紧紧围着”,“他什么都不教,把包给我们看,又问我们做不做得出来。”接过手袋,一班工人心急火燎,通宵研究,尝试用缝纫机“依样画葫芦”。第二天一大早,新製的手袋就送到张子弥手上。“真是一模一样!”他没想到这班工人居然可以在短短一晚做出几乎百分百接近的手袋。他立即决定拍板合作。

  唐志平说,“建厂时张子弥投资了300万港币,并提供原材料和设备。东莞方面则出厂房、人力,只赚取加工费”。“平均20元左右的一打手袋,太平手袋厂收12元的加工费。”尽管如此,当时手袋厂的工人觉得,要还清这笔巨额设备款,遥遥无期。手袋厂在正式运作前,张子弥带了几个电工、技术人员进厂,简单安装设备。不久,他乾脆将香港整个工厂关闭,将几百台机器用货车都搬到东莞。“那时用的还是钨丝灯泡,我们惯了在昏暗的小厂房里工作。光管装好,开关一按,当堂大亮!简直是一个新天地!照得心里也很光明。”

  工厂还採用了张子弥提议的“资本主义”计酬方式——按件计酬,多劳多得。唐志平笑言,当时这么做也是很“够胆”的。“结果第一个月发工资那天,连学徒都能拿到80到110元。”很快,一车车又红又绿、款式新鲜的手袋,从太平手袋厂沿路运往香港。1981年,也就是张子弥投资的第三年,太平手袋厂就将300万资金全部偿还清。

  “东莞製造”转型“东莞智造”

  其实,张子弥在内地投资以前,因香港製造业成本上涨利润减少,厂房处于风雨飘摇的倒闭边缘,但转战内地后反而分厂开了一间又一间。每个月张子弥还会亲自带领港商来工厂参观。港商前呼后应带动了大批工业北移,手袋厂周边陆续引入来自香港的印花厂、电镀厂、模具厂、五金厂等。“三来一补”的模式也随着港商涌入在东莞、珠三角乃至全国遍地开花。

  1996年,太平手袋厂悄然谢幕。东莞也已从“无名无分”的贴牌加工转型成为智能製造和自主品牌的中流砥柱。40年来,中国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人说,是港商用手袋上的一根小小拉链,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