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物治愈痛症情绪/痛症及麻醉科医生 李而安

  从生物机制角度,“痛楚”是一种具有警示作用的生理反应,提示生物正在接触一些不利因素,甚至正为之被伤害。痛楚同时是一种强烈的讯号,告诉我们身体哪一部分出现问题,要寻求适当方法处理,所以亦有说,痛楚存在的目的是为了让生物逃离危险。对于一般疾病来说,痛楚的功能或许如是,某程度上具有正面作用。但对于一些因为受到不可逆转的伤害,而产生长期慢性痛症的病人来说,这绝对是一种无意义的煎熬。

  以带状疱疹,即俗称“生蛇”为例,有三成患者会于痊愈后,出现长期疼痛问题。因为过滤性病毒已经将神经线破坏,未能完全康復的神经线为身体带来长期痛楚。要处理“生蛇”,其实大部分家庭医生处方的特效药经已有效。但针对痊愈后出现的长期疼痛,就或许需要寻求痛症科医生的协助。

  医生会为病人处方神经线止痛剂,如果情况合适,部分病人亦可进行侵入性治疗,例如射频治疗。射频治疗是一个小手术,首先要用X光或超声波,找出疼痛神经的位置,再将刺针放置在受损神经旁,利用射频将神经线破坏,以减低神经传递讯息的功能,达至纾缓疼痛的效果。虽说有多达三成患者生蛇痊愈后有长期疼痛,但主动求医的病人其实不多。一来每个人承受痛楚的能力都有所不同,二来随着年月,痛楚亦有可能自然减少。

  除了药物及侵入性治疗,心理上的调校对于病人来说亦相当重要。因为处理慢性痛症有别于其他疾病,不是只要找出病原再将之切除就能痊愈。而事实上,当疼痛是来自于一些不能逆转的伤害,慢性痛症就不存在痊愈的概念。例如上述提到被水痘病毒破坏的神经线;又例如疼痛来源是因为交通意外撞断了的脊椎神经,这些都是不可逆转的伤害。断骨可以重新接驳,但神经线受损,就无法百分之百復原。

  或许对病人来说,这是一个较难接受的概念,毕竟长期被疼痛煎熬,当然希望有摆脱的一天。而随着医学不断的进步,药物以及各种治疗方法虽不可治本,但仍可为病人减轻大量痛楚,恢復日常生活。所以慢性痛症病人更应该积极面对,适时寻求医生的协助。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