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思旺角行人专用区的存废问题\甘希文

  旺角行人专用区存废问题近日闹得沸沸扬扬,其实这个问题可从多个方面来考量。考虑到近年的社会撕裂,我们更应该主张弥合和包容。

  坊间议论有关问题时,有认为区内的街头表演没有质素,亦有人认为街头表演违反设立专区的初衷。可是谁来评定质素呢?如果有质素,就不必在街头表演。这事本质就是雅俗共赏,与众同乐,不应存在考核,唯一考核应该是途人的脚步,用脚投票。更何况,艺术根本不必然也不需要赏心悦目,懂的自然懂。

  说初衷,西洋菜南街本来就是一条如同虚设的马路,人车争路屡见不鲜,所以设立专区只是顺势而行。笔者也理解商户可能想转型,走高档路线,那当然希望排除通俗文化,若是这样而透过区议会来推动,也是制度容许的,但请别用文化艺术的初衷来掩饰立场。倘动机是商业,笔者倒想站在消费者的角度抗议一下:香港是“站立之都”,极缺乏公共空间,逛街想坐坐都唯有消费,虽然专用区也没空间好坐,但至少是公共空间的象徵,是地产资本主宰的社会中的绿洲。社会总需一点次文化空间,不是旺角就是本土农业,显然前者的社会成本低得多。

  有些自称当地居民或店舖职员则指,不论表演质素如何,连续轰炸十个钟也非常烦人。这就把讨论引入“避邻效应”的范畴了,如果谁都坚持“别在我后院”,那不仅专用区,很多弱势社群福利设施如智障人士中心都无法设立了。本质上“讨厌的声音”和“讨厌的人群”都是同样的理由,如果以“表演者令人讨厌”为由抗议,实看不出什么理据。

  社会多元是我们的核心价值,如果社区拒绝某事物,应该有比较科学的而非主观的理由,如噪音持续某个时间、达某个分贝,造成精神甚至听力损伤,但现时关于噪音的法例已一定程度上保障了这点,站在全港立法层面,可趁机检讨关于噪音的法例的科学性和全面性。

  近年反对派与建制派闹得势成水火,双方不时对骂,甚至推撞,但两派却恰恰能够在旺角行人专用区内和平共处。上文说弥合和包容,如果我们撤销专区,两派都只会怪责对方,社会又更撕裂一点;反之,双方联合起来保留专区,修订法例以减少负面影响,一起在资本社会里划出一片空间,发现彼此的共同立场,则时代的伤痕能够愈合一点。区议会要求政府研究撤销,不过政府和议会仍有很多反建议的可能性。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