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统一大门真的打开了吗?\常洛闻

  《板门店宣言》之后,朝韩火速进入蜜月期,先是朝鲜将时区恢復为GMT+9,与韩国首尔一致,朝韩联合组队参加世乒赛、亚运会等象徵性姿态,之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大规模、高级别、高密度地出国访问,与美国总统歷史性会谈之馀,一直没有忘记把韩国总统文在寅拉到舞台中央,一系列良性互动给三位主角换来了国际社会的积极评价和国内选民的高度认同。特朗普的支持率稳定在50%左右,一举成为二战后美国第二受欢迎的总统;金正恩国内支持率维持在100%;文在寅的支持率不断走高,达到了创纪录的79%。

  文在寅所属的执政共同民主党支持率达到56%,创下建党以来最高纪录。刚刚结束的韩国地方选举中,17个道知事(省长)和广域市市长(直辖市市长)职位中,共同民主党拿下14个;226个较小行政区长官席位,共同民主党赢得其中151个。可以说半个多世纪以来,三八线的春光从没有如此明媚过。

  朝韩过往猜疑算计不断

  事实真是如此吗?如果以半岛统一为主轴,会发现歷史上的信任和谅解,几乎与猜疑和算计一样多。

  1972年7月4日,韩国中央情报部部长李厚洛于汉城(今首尔),朝鲜第二副首相朴成哲于平壤,分别代表时任韩国总统朴正熙和时任组织指导部长金英柱(金日成胞弟,当时的接班人人选)发表《南北(北南)联合声明》,而且李厚洛对外披露,韩朝双方已经在当年5月进行了秘密互访,双方的第一代强人领袖第一次把统一作为选项,摆上了枱面。当时全世界的反应都是:惊讶。

  就在联合声明之前,1966年,朴正熙公开提出通过“体制竞争”实现南北统一,并不止一次表达了对共产主义的警惕和压制。当时韩国工业正处于快速上升阶段,先经后政,从根本上剷除朝鲜半岛的红色政权在当时的朴正熙看来并非不可实现。而朝鲜领导人金日成的判断是,经济竞争虽然胜算不大,但朝鲜的常备军数量、品质佔压倒性优势,武装突袭极有可能扭转乾坤,于是在韩国大搞建设的同时,朝鲜选择了开挖地道、武装渗透等袭扰措施。1966年到1967年,仅在朝韩非军事区爆发的武装冲突就从50宗骤增至550宗。

  1968年,朝韩摩擦不断升级,1月21日,朝鲜的31名特战队员潜入汉城,至青瓦台附近时被韩国巡警发现鞋子款式有异,盘问不果后双方爆发枪战,韩军重兵增援之下,朝军仅1人生还,韩方100多人死亡。

  1969年4月,朝鲜两架米格17战机在日本海上空伏击美军EC-121侦察机,美军31名机组成员无一生还,战争近在眼前。

  但是,小环境敌不过大气候。被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拖累,经济泥足深陷的美国挺不住了,全球战略进入了收缩周期。1969年7月,尼克松主义亚洲政策出炉,其中核心的第三条:“一旦涉及到非核之侵略,美国将依赖直接受威胁的国家,承担起提供防御之人力之主要责任。”相当于把小兄弟们一脚踢下了战车。

  1971年,朴正熙抗议无效之后,美国从韩国撤走了26000名驻军,差不多是当时驻军总数的40%,1971年7月,基辛格秘密访华时向周恩来表示,如果韩国能够保持和平,美军没有继续驻留的必要。周恩来随后访问朝鲜向金日成通报了相关情况,金日成第一次开始认真考虑武力统一之外的其他可能。

  从现实出发,由于日本殖民政府的刻意规划和苏美分治之后的佔领式统治,朝鲜半岛南北两半形成了北工南农的产业格局,北方的轻工和粮食依赖援助,南部的钢铁、重工依赖进口。朝鲜虽然军事佔据绝对优势,但随着工业化进程的深入、苏联援助逐步萎缩,从1960年开始,韩国在经济发展上逐渐反超,只要发展时间足够,胜负没有悬念。

  朝鲜也看到了这个趋势,讨论统一固然会给韩国军事上的喘息之机,但也能为朝鲜争取时间,调整经济结构,改变不利的竞争态势。这边厢的朴正熙看似强硬,实际上差点被金大中领导的民主派拉下总统宝座,而且几个民主党派都与朝鲜政权有千丝万缕的联繫,朝韩双方其实都比对方想像中虚弱,这才有了石破天惊的《7.4共同声明》。

  中国具有关键影响力

  那为什么当时的和平进程没有结果?谈判虽然开始得很顺利,但进行过程中,韩国代表李厚洛不断将协议等核心资讯透露给美国,金日成也迫于压力,在7月份对苏联承认,有关于统一的秘密会谈存在,双方表面上围绕民族大义,实际上仍然是意识形态挂帅,背后主人操盘,半岛命运并没有真正掌握在朝韩手中,而且双方各有自己的另一套打算。

  1972年10月,朴正熙宣布,为推进和平统一需要建立社会秩序,全国进入戒严,所有大学休学,政党活动一律停止,出版、言论需事先审查,并颁布新宪法。金日成得到消息后,仍然对朴正熙政权抱有希望,公开表示如果和平统一能够达成,会退休研究哲学,不再参政。同年12月,朴正熙解散国会,颁布维新宪法,总统以及三分之一的国会议员由“统一主体国民会议”选举团产生,同时废除总统的连任限制。朴正熙通过维新宪法成为了实质上的终身总统,开始全面加强独裁统治。

  失望的金日成迅速展开了报復,金日成主体思想在1972年12月27日召开的朝鲜最高人民会议第五届一次会议上被写入了新宪法,新宪法第四条规定:“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以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创造性地运用于我国现实的朝鲜劳动党的主体思想作为自己活动的指针”。朝韩双方都在和平统一这一旗帜之下,完成了对国内秩序的改造。之后虽然不断有缓和、紧张的周期性迴圈,但两国关系的基本架构没有再发生过大的变化。

  如今四十多年过去了,美国再次进入了经济、军事、产业的全面收缩周期,朝韩两国又同时出现了朝野一家独大的强势领导人,无核化问题上的博弈,比当年意识形态层面的斗争有过之而无不及。就算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将国内政策重点转移至发展经济,愿意配合无核化,美韩设下的两年半时间表也显得颇为仓促。与完全听命于美国相比,如果韩国能够真正理解中国在半岛的角色,更多地与中国沟通,承认、发挥中国的稳定器作用,没准真的能将半岛带入和平的新时代。

  原资深记者、东西方文教交流基金会副秘书长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