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楼与时光机\苏昕仁

  图:钟楼是英国建筑师Arthur Benision Hubback的杰作\作者供图

  在旅游淡季,又或是在文化中心看完演出的夜晚,偶然心血来潮我便跑到维港岸边的观景台闲坐,听一听海风拂面都说了些什么。但老实说,从这个角度看,海港变得异常狭窄,这一侧是有名的商圈,海港城内外熙熙攘攘,依託天星码头和文化中心连成一片,倘若往后再走几步,可见1881和半岛酒店在夜色围拢下仍格外耀眼;对岸则是维港夜景的主要组成部分,都市文化总以摩天大楼显示其高度,以钢筋的硬朗、灯光的高瞻远瞩树立威严。来到维港要欣赏什么?不如就看水面上浮光掠影,人与城随波逐流,看这汇入现代化血管的水域如何与远洋错位,甚至脱节。错!朋友打趣说,来到这,看的自然是对岸白领们加班的夜灯……

  你会否想到卞之琳笔下“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坐在岸边,脑海中的人事纠葛参错重出,眼前景象交织在一起,梦与现实相互辉映,很难不教人怅然若失。其实,真正在岁月里流失却又始终屹立不倒的,是站在我们身后的这座钟楼。看着它形单影隻,每次同初到港的朋友信步至此,总忍不住多谈几句。

  具体须追溯到十九世纪末,那时香港与广州贸易越趋频繁,而本地的交通却仍依赖马车和人力车等,为了加快两地联络并方便在广英商,英方与清政府协定修筑了九龙至广州的铁路,进一步推动香港成为英国在远东最重要的转口港之一。于是,这座钟楼跟随尖沙咀火车总站在一九一六年落成,五年后换上大铜钟才正式启用。钟楼与火车站的整体风格统一,皆以红砖和花岗岩为主要建材,是英国建筑师Arthur Benision Hubback的杰作。他的设计履歷中还有其他几个国家地区的车站,且其作品主要是一种復兴主义建筑,从外部造型上重现古典风格,重新诠释一些传统理念。比方说这座钟楼沿用古典石柱的造型、圆拱屋顶等等,而后一元素的设计意念至少可追溯到罗马万神庙的圆形穹顶。虽说钟楼仅有四十四米,但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一些老照片还可发现,它的高度已足以俯瞰尖东,是维港边不折不扣的地标建筑了。只可惜,由于城市发展的需要,火车站早在七十年代末就被清拆,火车线路一併改换,其原址上正是我们现时见到的太空馆和文化中心。值得庆幸的是,在当时市民的要求下,作为集体记忆的钟楼得以保留下来,又在一九九○年评为法定古蹟。

  初次一睹钟楼风采时,我便有似曾相识之感。它可能令你联想到华盛顿纪念碑,美国政府曾下令特区任何建筑皆不可超过其高度,足见此碑意义之深远。此外,在法国巴黎的协和广场、意大利圣三一教堂广场、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的广场皆筑有与其造型相似的方尖碑。方尖碑源自古埃及,本是用以纪念和歌颂法老与神祇的建筑,而意大利则有十一座方尖碑是由埃及运来,作为罗马帝国时期征服者的战利品。当然,钟楼之于香港有其自身的文化意味,大可不必过度解读。站在钟楼面前,我们好似见到那些南下的来港人士接连走下这辆通往新生活的列车,见到香港商贸起步时期的兴旺景象,不得不说,它几乎就是歷史告别我们后,为不忘前事、敢于想像的人留下的一座时光机。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