搵钱买花戴\一雯

  一到月底,同事朋友聚餐总是“哀嚎遍野”,大家都说月头出粮交家用,还卡数,之后开始“手紧”,期盼遥遥无期的下一次发工资。未婚未育还单身的我总是被羡慕,赚钱自己花,用粤语讲就是“搵钱买花戴”,这与我所理解的“经济独立”却有着天渊之别。

  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是出自一位土生土长的老港男同事之口。那次在讨论投资理财,我直言自己也算“月光族”,扣除在港生活的衣食住行开销,不靠父母资助,只剩一些钱够偶尔看电影或演出,稍微娱乐一下。那位男同事就问:“你不用给父母家用?”“没有呀,父母要求我能养活自己就好。”我轻描淡写地答道。“原来你是搵钱买花戴!真没看出来。”他的语气带有点玩味说。“不给家用,没在供养父母,我是很不孝顺。”我有点哭笑不得。他半开玩笑又颇有深意:“你知就好。”

  后来我才明白“搵钱买花戴”是形容女士赚钱用来打扮自己。其实,我算是一个消费观念传统的人,没办过信用卡,从未向别人借过钱,简单来说就是“不花未来钱”。逢年过节我都会给父母亲精心挑选礼物或发红包,孝敬他们。之所以没有固定给家用,父母认为我在外地工作打拼,不常回家,基本不产生日常的伙食费和“居家费”,可能这也是我的辩解吧。有时不得不感嘆女性的社会生存之艰难,经常被贴上各种标籤。“港女”就是其中一个以偏概全的标籤,典型的港女等于拜金。但我认识的多数港女凭一己之力在职场拼搏事业,在生活上与男士共同分担经济,同时又担负生儿育女,照顾家庭的责任。

  如今的女性多数经济独立,还能身兼多职以外,追求更高质量的生活,取悦自己,这应该没有妨碍别人吧。“戴花”当然不限于打扮变美,在我看来,“花”是生活中为之一振的小确幸。如果力所能及,为何不让自己开心呢?

责任编辑: 大公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