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汤沐海:指挥表演没有“最高级”

\

  图:汤沐海领衔上海爱乐乐团演出“乐响香江”音乐会   上海爱乐乐团供图

  作为雄霸二十世纪古典乐坛指挥卡拉扬的弟子、伯恩斯坦的指挥助理,仅凭这一点,汤沐海必然是世界级的指挥。汤沐海被誉为“当代最具国际影响力的华人指挥家”,曾执棒指挥柏林爱乐、伦敦爱乐等多个世界一级乐团,以其大气兼具激情的指挥风格风靡欧洲,先后担任芬兰国家歌剧院首席指挥、德国汉堡交响乐团的首席客席指挥等。近年来,汤沐海将自己的工作重心移回祖国,现身兼上海爱乐乐团艺术总监、天津歌剧院艺术总监等重要职衔。大公报记者/李亚清

  年逾花甲的汤沐海,看上去神采奕奕、爽朗大方。“指挥不是简单的一二三划法,而在于传播文化。我希望透过带领乐团演绎多元音乐,来传播比如德国文化、法国文化、意大利文化,逾越不同国界之间的隔阂。在我看来,指挥表演没有最高级,永远可以更好。”他说。

  “艺术总会争争吵吵”

  採访汤沐海的“由头”,是他刚刚于上月领衔上海爱乐乐团在香港文化中心音乐厅举行了一场名为“乐响香江”的音乐会。这场音乐会不只意味着上海爱乐乐团在香港的首次露面,亦是为了庆祝香港回归祖国二十周年而演。汤沐海在一天之内,带领乐团与来自香港歌剧院的四位青年歌唱家合作,由綵排到演出一气呵成,指挥出色。

  说起他与香港的缘分,实在不浅。早在一九九○年,他就曾在香港艺术节上指挥了威尔第的歌剧《茶花女》。二○一○年,汤沐海受香港管弦乐团邀请,与青年钢琴家王羽佳合演了浦罗哥菲夫的第三钢协。一年后,他又出现在香港指挥家节的压轴音乐会上,带领香港中乐团演绎唢吶协奏曲《大漠长河》等重头曲目。而上一次来香港,是今年三月他在香港艺术节上指挥大型歌剧《红楼梦》的亚洲首演。

  歌剧《红楼梦》由台湾知名导演赖声川执导,而作曲兼编剧便是蜚声国际的美籍华人作曲家盛宗亮。在这部两幕、长约两小时四十五分钟的歌剧中,盛宗亮运用西方音乐,加上英文歌词,以西洋化的艺术形式呈现故事情节。中国古典名著首次搬上歌剧舞台,便在表演形式上突破陈规,汤沐海认为此举颇有新意:“中国传统文化的音乐表现可以是多元化的,一种是用民族音乐;而也有像盛宗亮这样的作曲家,用西方的观念和角度来表演。《红楼梦》在多数人心中是才子佳人的形象,但他创作出来的音乐与之大相径庭,甚至有‘五大三粗’的效果。他表达了一种音乐精神,那就是求新。”面对“求新”所带来的褒贬不一的声音,汤沐海亦表现出在音乐世界里浸润多年而养成的包容和大度。他说:“艺术总会争争吵吵,正因为有争吵,它才能慢慢前进。不少伟大的作曲家,新的作品一写出来就在当时受到很多人批评,然而通过多年的沉淀和证明,他们的音乐精品最终留了下来。”

  相较于音乐会,汤沐海指挥的歌剧演出似乎更多。如此钟情于歌剧,他解释源自父母的薰陶:“父亲是电影导演、母亲是电影剪辑师,我从小在表演的环境里长大。”汤沐海续称,歌剧的难度在于它作为以歌唱和音乐来表达剧情的戏剧形式,不单要处理音乐部分,对歌唱者的表演亦有极高的要求。有时候指挥和导演的意念差得很远:纯音乐的速度感和表现力本身是排除一切干扰的,而表演需要强调舞台表现。因此,指挥和导演之间的沟通和平衡十分重要。

  去年,他领衔上海爱乐乐团于上海大剧院中国首演德布西的五幕歌剧《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不同于意大利歌剧鲜明的角色感,这部作品法国味十足,完全是靠迷蒙的叙述来演绎。之所以演出这样一部并不常演的剧目,自二○○九年至今担任乐团艺术总监的汤沐海告诉记者,乐团每个乐季都要排演两到三部在中国首演的音乐,希望藉此拓展观众的“耳界”。

  与伯恩斯坦像朋友

  生于建国之年的汤沐海,上世纪七十年代考入上海音乐学院学习作曲与指挥,后赴德国慕尼黑高等音乐学院指挥大师班深造。再后来,他成为指挥大师卡拉扬的弟子以及伯恩斯坦的指挥助理。

  对于伯恩斯坦,汤沐海有数不完的回忆。这位早年在美国发展的犹太裔美国指挥家,晚年时却希望到欧洲与当地的名团合作表演。因无法久居欧洲、又时常有演出,他需要一位年轻的指挥预先替他带领乐团进行乐曲的练习和拿捏。缘起于此,汤沐海便在学校教授的推荐下成为伯恩斯坦在慕尼黑工作期间的指挥助理。“有一次排练结束,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请教他舒曼的《第二交响乐》最末乐章该怎么分句。原本要去休息的他竟马上坐下来拿着总谱为我讲解,整整讲了一个多钟。他总是把知识毫无保留地教授给学生,令人感动。”汤沐海说。

  台上是光芒熠熠的指挥家,生活中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良师益友。汤沐海告诉记者,伯恩斯坦有时走在街上碰到什么人,就上前拥抱聊起天来:旁人以为老师这么热情定是遇到了熟人,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他并不认识的“粉丝”。为人开朗而谦和,会对学生直呼其名——汤沐海笑言,与伯恩斯坦的相处,就像朋友。

  明年是伯恩斯坦诞辰一百周年,亦是卡拉扬诞辰一百一十周年。同曾跟随两位大师学习,汤沐海认为他们的性格特点和指挥风格都截然不同。卡拉扬身边似乎总有人围绕(比如索尼唱片公司的老闆),而这些人总有事情要同他商量,因此他在生活中十分节省自己的精力和时间。相比起卡拉扬的严谨作风,伯恩斯坦则比较性情中人。汤沐海说,两位指挥家的音乐演绎没有好坏之分,而在于感染人的方式不同:“卡拉扬注重音乐结构,他的指挥会在最关键的时刻震撼你,让你流泪并惊嘆艺术的伟大;在他指挥的音乐会和歌剧里,总有一处乐段令听者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而伯恩斯坦通常一上来就热情无比,一下子把你抓住。”

  在自己年轻时受到大师的提携,如今功成名就,汤沐海正以同样热忱的态度帮助年轻的音乐家。在他培养的年轻人中,有的成为乐团演奏者,有的成为独奏家,还有的作为指挥助理跟随他学习,因他认为因材施教是最好的办法。执棒过众多国内外知名乐团的他还告诉记者,与不同的乐团合作并非易事:每个乐团都有自己的习惯和风格,因此要根据对象来决定方式。汤沐海认为指挥扮演着领导者的角色,不仅要与乐手共同合作,还要将乐曲所表达的精神传递给他们。

责任编辑:徐孟楠 徐孟楠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