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杀死父母后回家看电视 曾砍断儿子手臂

2013-01-04 17:06  来源:云南网社会频道 我有话说

  用十字镐砸穿堂弟家的铁门,然后又回到屋后砸烂三个窗户上的玻璃,被父亲制止时,竟然残忍地将父母打死在村边的碎石路上,随后又将前来劝阻的邻居打死。前日19时30分许,蒙自市老寨乡白牛厂村委会官房梁子的陶保元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回到家中打开电视,直到警方赶到将其抓获。

  儿子杀了父母邻居

  下雨了,陶保元的叔叔陶树甲说,这是老天在哭。寨子边的碎石路上积水了,不仅是泥水,还有血水。警车留在现场,蒙自市公安局秦副局长也在现场忙碌着。嫌疑人陶保元家的屋子后面摆着一张淋湿了的草席,陶保元的父母都在上面躺过,在他们老夫妻死亡之后。

  作为家中的老四,陶树甲和陶保元的父亲陶树忠(排行老二)原本在一个寨子居住。2003年,老宅子搬迁后,陶树忠和儿子一起搬到了官房梁子。在政府的补贴下,他们盖了新房。陶保元原本有一个弟弟,后来不幸病逝,房子就归陶保元所有。陶树忠原配妻子死后,娶了现在的妻子杨某,老两口就在陶保元家右侧盖房居住。搬到这里居住的大都是陶氏家族的人。

  “昨日(1月2日)晚上7点来钟,陶保元喝酒后回家了,拿着一个十字镐去砸了堂弟家的玻璃。”陶树甲说,陶树忠从家里出来看到后,就骂了陶保元,谁知陶保元挥起十字镐就追打陶树忠,陶树忠一边跑一边叫,刚跑到门口的道路边,就被陶保元打倒在地。此时,陶保元的养母也跑出来,想上去拉拽的时候,也被陶保元打倒在路边。邻居李树成听到叫喊声出来看时被陶保元发现,最终也被陶保元打死。

  昨日上午,警方押着陶保元指认现场时,陶树甲听到陶保元自己说了案发经过。做完这一切,陶保元没有逃逸,也没有报警,而是回家看电视去了。他接到村民的电话之后,一边让儿子报警,一边往陶保元家赶,一直等到警方赶到现场将正在家中看电视的陶保元抓获。

  村民眼中 嫌疑人是疯子

  为人子者,何以将自己的父母打杀在路边?陶树甲说,陶保元就是个疯子,这和邻居的说法一样。

  陶树甲说,陶保元曾有过妻子和一双儿女。2006年,陶保元因为分家的问题与父母闹了矛盾,从此精神就不正常了,经常打骂妻子,妻子不堪忍受折磨离家出走了。后来,陶保元将一个外地人砍伤,并将自己年仅6岁的儿子手臂砍断,两个孩子再也不敢在家待着了,搬到了姑妈家居住,直到去年才回来一次。陶保元精神不正常之后,邻居也不敢和他来往了。他平时种点儿包谷度日,但有时会跑到山上居住,对着山大声咒骂,遇到人还会骂人、打人。陶保元爱喝酒,喝酒后经常与邻居闹矛盾。

  “他平时喝酒后都会闹事,大家也都习惯了,都知道他是个疯子。”一位村民说,陶保元喝酒后,要么砸玻璃,要么砸门,没人敢和他说话。

  嫌疑人指认现场 被村民吐口水

  昨日上午,警方带着嫌疑人陶保元回到案发现场进行指认。

  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在死者的遗体前,警方问他被杀的是谁,认不认识,陶保元说“让我想想”,之后就说认识,一个是后妈,一个是父亲,一个是隔壁的李叔。

  这样的命案,在官房梁子成为村子以来,还是第一次,房前屋后的村民都来了。陶保元显得很平静,对警察的提问能够清楚回答。在指认现场时,有人叫喊:“你真是蛇蝎心肠,自己的父母都舍得杀。”很多村民向陶保元吐口水。

  “真没有想到哥哥会那么残忍,连自己的父母都能下手。”陶保元的姐姐杨女士哭着说,她和陶保元不是亲兄妹,她跟着母亲姓杨,后来嫁到了文山,平时很少回来,直到接到电话才匆匆赶回来处理后事。自己的母亲还不到60岁,继父60岁左右,身体都很好,日子过得很清贫。对于这个哥哥,她了解的并不多,只知道陶保元对父母不孝顺,平时喝酒的钱都是跟父母要的。由于大家都很穷,出事后,她和一些亲戚凑钱买了两口棺材。昨日15时许,陶树忠夫妇的棺材运到了村子里。另一名死者李树成的两个孩子都在外地打工,暂时还没赶到家中,也没有凑够棺材钱。

  一名民警告诉记者,出事后,老寨乡党委政府很重视,乡长于昨日赶到现场,为死难者家属提供了5000元救助资金,乡政府将协助遇难者家属处理善后事宜。

  对于这件事,村民很有“想法”,因为此前,一些村民曾经因为陶保元砍伤人怀疑他有精神病,但陶树忠没钱带陶保元到医院检查。“砍人的事情如果引起重视,对他进行精神病鉴定,也许这起悲剧就不会发生。”这位村民说。

  破旧的家中几无长物

  陶保元的家紧靠路边,大门前就是他堂弟的房子,地上的碎玻璃还没有清理,记者数了数,三个窗户10多块玻璃全都碎了。正是这些碎玻璃让他与父亲发生了言语上的冲突,并最终导致了命案发生。走进他的家,厢房内冒着烟,不时有人进进出出,堂屋内铺的是水泥地板,但没有一样家具。左侧的卧室内,有一些柜子靠墙摆放着,上面堆着杂乱无章的衣物,地上一块木板上放着一台电视机。右侧的小卧室内,一张破旧的木床,上面挂着蚊帐,还有一床看不出颜色的破旧被子,地下堆满了脏鞋子。这房子基本没有家的概念。“把妻子打跑后,他就一个人住,这里也只能是这样了。”陶树甲说,陶保元出了这样的事情,最难过的应该是他的两个孩子,真不知道他们将来怎么办。

  吴富水

责任编辑: 徐文华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