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例公开身份“女变男”易性者:我很好

2013-01-14 13:14  来源:华龙网

中国首例公开身份“女变男”易性者:做男人不后悔

  依然是手不离烟,黑框眼镜,短短的发,新潮帅气,灿烂的笑容,坚定的眼神,谁都不会否认面前的他是一个从容纯粹的时尚型男。

  岁月,在他身上似乎没有留下痕迹。他说:易性7年了,我很好!

  猜到他是谁了吗?对了,就是他,耿子!

  7年前,作为中国首例愿意公开身份的“女变男”易性者,耿子的故事得到了社会的关注。那么,这些年他过得好不好?他现在在做什么?他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吗?

  在2013年年初的一个周末,记者与离开厦门近7年的耿子在一家咖啡馆有了一次会面,他坦然向记者讲述了自己易性之后的生活和工作。

  “我从不后悔易性,我不习惯频频回首,喜欢一直朝前走。”

  离开:选择更好的方式开始

  2004年11月,记者报道了一个“我想变成男儿身”的独家消息,讲述了厦门某公司平面设计师、“易性癖”患者耿子渴望变性的心情故事。此后不久的2005年3月,耿子在厦门中山医院接受了其“女变男”的第一期手术。经过厦门、广州两地近半年共四期的易性手术,当年32岁的耿子终于实现了她(他)拥有男儿身的梦想。

  术后,耿子回到厦门进行了一段时间的休息和调养。几个月之后,从“她”变成“他”的耿子只身告别工作5年的温暖城市厦门,踏上了开往深圳的列车。望着车窗外掠过的风景,耿子的内心很平静,他说离开不是逃避,而是为了选择更好的方式重新开始。

  这些年,从深圳到石家庄再到北京,耿子说自己过得很充实。和大多数人一样,他每天忙于工作。上班、下班、出差,闲暇时也和同事一起抽烟、喝酒、聚餐。而易性,只是他生命中一个渐渐淡去的片段,一如旧胶卷,收藏在记忆里的某个角落。他不想面对人们怜悯或是诧异的目光,因为这是自己的私事。

  曾有不少人问过耿子一个同样的问题:后不后悔易性?直到今天,耿子的回答还是“从不后悔”。“我不习惯频频回首,我喜欢一直朝前走。”这些年来,耿子更加坚信自己选择易性、选择离开都是正确的。

  离别近7年后再次回到厦门,耿子说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熟悉的是,在这个城市,还有很多帮助过自己的朋友;陌生的是,这个城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很多道路和建筑是新的。但无论如何,感谢这个城市,给了自己一个新的开始。

  “我希望通过不断挑战和超越自己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让人生有新内容。”

  工作:就想证明自己的价值

  谈到工作,耿子充满自信:“我就是想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

  耿子在深圳应聘的第一份工作是一家广告公司的平面设计,老板是一位香港人,看到他的简历上有两年空白,问他是不是两年没有工作。耿子坦白自己在住院,做了变性手术。老板并不介意,他更看重的是个人的工作能力,而同事们也表现得很友好。

  耿子清楚地记得自己当时和老板谈了“中国红”等流行色彩的理念,老板建议他做策划和文案,并以月薪3500元录用了他,试用期3个月。

  “第一个任务是要求用3天写出一本有关珠江地产项目的楼书,从平面设计转向策划和文案,这对我是一个空前挑战,因为我对策划和文案一无所知,但我不想一下子就败下阵来。”白天上班看公司原来的材料,晚上回家上网查资料找灵感,经过3天的煎熬,耿子最后用自创的一首歌词结合流行色写出了自己的第一份楼书。

  忐忑不安的他上交楼书后就做好了被老板炒鱿鱼的准备。不承想半个小时后副总约见了他。听说他是第一次写楼书,副总表现得很惊讶,并说“写得很棒,只是一些细节需要完善”。因为这份楼书,他的试用期只用了半个月。在这家公司历练半年后,耿子希望找到一个更适合自己发展的平台。不久,他成功应聘了另一家广告公司的策划经理。

  “我不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不愿意原地踏步。”正因为这样的个性,耿子在第二家公司工作两年后又选择了离开。2009年初,他应聘了深圳又一家广告公司的策划总监,并到石家庄驻场开分公司;又一个两年,他应聘到北京一家地产广告公司做创意总监。

  “明天永远在下一站。”从文案到策划经理、策划总监、创意总监,从深圳到北京,耿子说就是希望通过不断挑战和超越自己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让人生有新内容。

  “对于感情,已经不是爱或不爱的感觉,而是能不能爱和敢不敢爱。”

  感情:心动也不再轻易言爱

  与这几年丰富的工作经历相比,耿子自言感情方面没有什么收获。“手术以后,我考虑得很多,我不能像其他人,喜欢了就去爱。爱情对于我来说,更多的只能被动接受。”耿子说对于感情,已经不是爱或不爱的感觉,而是能不能爱和敢不敢爱,他承认自己在爱情面前变得胆怯了。

  “年轻的时候喜欢就会去表达。现在如果谈及爱情就希望有结果。不过,现在就算是有心动我也会克制自己,不会再轻易去开口言爱。”在石家庄工作时,曾有一个不知情的朋友为耿子介绍了一个做销售的女孩,一起吃过两三次饭,女孩希望和耿子有进一步的接触,甚至想搬来同居,耿子急忙让朋友转告女孩说彼此做普通朋友比较合适。

  “我是一个活在感觉中的人,没有感觉就没有动力,相爱的人是要过一辈子的。”耿子承认选择婉拒是因为对这个女孩没有感觉。做易性手术时,网上认识的一个女孩两次从肇庆来看望他并希望和他恋爱,身边的朋友也都对耿子说“你就从了吧”,耿子说也是因为“没有感觉”,所以他们一直只是普通朋友。

  去年9月,同事将表妹介绍给耿子认识,这是让他一眼就心动的女孩,虽然有感觉了,可是,想爱却又不敢爱的感觉折磨着他:坦白自己的易性身份,他怕一下子就把女孩吓跑;不坦白他又不忍心等彼此感情很深的时候再让女孩受到伤害。毕竟自己和其他男人不同,她以及她的家人能承受吗?

  第三次见面后,耿子选择了在电话里向女孩子坦白,并让女孩上网去查一查 “耿子”其人。此后,耿子有等待被判决的感觉,不过,他说即使女孩从此不与他来往也觉得很正常,对于自己来说,等待,是最好的选择。 “每个人都有选择和追求自己生活的权利,我只不过是选择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未来:渴望和常人一样成家

  易性后,理解的人为耿子祝福,不理解的人说耿子变态。他一笑而过。每个人都有选择和追求自己生活的权利,而自己只不过是选择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不少人关心耿子易性以后的身体状况,其实,易性手术并不像想象的那样完美,漏尿、伤口发炎、阴茎坏死等后遗症都可能发生。耿子说或许自己是幸运的。这次回到厦门,当年为他手术的修志夫博士为他做了复查,整体的身体状况良好。

  “我不希望因为自己做过手术,就给人病恹恹的感觉。有些人手术后服用雄性激素,以改变外观,比如长出喉结和胡须,但我从来没有服用过,也不想终生服药。”皮肤光洁,没有喉结,也没有胡须,耿子说希望人们接受自己现在的样子。

  表面时尚、新潮,但耿子对待感情和婚姻却比较传统。谈到将来,他想找一个真正能接受他这个人的女孩结婚,“漂亮不漂亮并不重要,就是希望有一个自己的家,像平常人一样生活”。

  国庆回宁夏老家,父母希望耿子回到身边,他们心疼他一个人在外漂泊多年而身边又没人照顾。望着年事已高的父母,耿子眼眶潮湿:终有一天,自己会回到家乡的。这么些年,父母一直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异样的目光,默默地敞开胸怀,为自己遮风挡雨……

  眼下,到北京工作一年的耿子说,自己虽然不能和很多人相比,但生存不是问题,他很骄傲自己一步步走过来。未来,他想和朋友在北京开一个自己的广告公司,在寻找幸福的道路上狂奔。(海峡导报记者 魏文 文/图)

  (中新网)

关键字: 女变男 首例 易性者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