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因丈夫出轨被逼离婚 复婚未果将其捅死(图)

2013-01-15 07:12  来源:京华时报

女子因丈夫出轨被逼离婚 复婚未果将其捅死(图)

 站在法庭中央,王艳莲不停地哭泣。本报通讯员李佳摄

  丈夫有外遇提出离婚,中年妇女王艳莲在签署了离婚协议后,又因女儿以自杀相逼而后悔。为了能让丈夫回心转意,王艳莲给前夫下跪,并用自杀相威胁,但是前夫仍然无动于衷。争执之中,王艳莲持刀向前夫的腹部和背部各扎了一刀,前夫因被刺破肝脏及动脉死亡。昨天上午,王艳莲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在市一中院受审,整个庭审阶段,她从头哭到尾,并称现在自己已经家破人亡,“我宁愿死的是我”。

  □案情

  丈夫出轨逼妻离婚

  公诉人宣读了起诉书,指控王艳莲于2012年8月2日20时许,在本市海淀区西三环北路105号家属区27号楼地下室211房间内,因感情问题与前夫张某(殁年39岁)发生争执,后王艳莲持刀刺扎张某腹、背部,张某因被刺破肝脏及门静脉致大失血死亡。王艳莲作案后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

  “他是我丈夫,我不认为我俩离婚了”,王艳莲说,在事发前一年,她就发现丈夫有了外遇,“这之前我俩好着呢,之后就每天不断地吵架”。王艳莲说,此后丈夫就开始逼她离婚,因此打她骂她,严重时还用刀架在她的脖子上。由于家里的气氛非常紧张,为了防止意外的发生,王艳莲将家里所有的锐器都藏了起来。“最后,他跟我说,我要是不同意就去法院告我,反正最后结果就是离”。无奈之下,王艳莲答应了丈夫的离婚要求。

  女儿得知自杀相逼

  “离婚后,我刚到家,女儿就问我俩是不是离婚了”,王艳莲本想糊弄过去,便骗孩子说“没有”、“没有”。但已经12岁的女孩,并没有相信王艳莲的话,“妈,你俩要离婚,我谁也不跟,我就去自杀”。孩子的话,让王艳莲惊出一身冷汗。她说,孩子的性格特别内向,她相信孩子会做出极端的行为。于是,她当即决定,为了孩子,她要去求张某回心转意,因为“如果孩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会后悔一辈子”。

  2012年8月2日,是王艳莲和丈夫协议离婚的第三天。这天,王艳莲打电话把前夫叫回了家中。在前夫到家前,她先喝下了两瓶啤酒,“长这么大我没跪过,我喝点酒,才能拉下脸给他下跪”。

  前夫到家后,王艳莲跪在地上,恳求前夫看在女儿的面子上,跟她复婚,还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但是前夫却无动于衷,还把她推倒在地。说到这里,王艳莲已经哭成了泪人,她告诉公诉人“我真的说不下去了,我那(口供)上面都写着呢”。

  法官劝说王艳莲好好回答问题,把事情讲清楚,但是王艳莲只是哭着摇头。无奈法官只好对她说,“王艳莲,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张某是你杀的么?”王艳莲哭着点了点头。而公诉人也不得不放弃了对王艳莲的讯问。

  复婚不成刀扎前夫

  公诉人随后宣读了案发后王艳莲在公安机关的供述。案发当天,王艳莲在哀求无效后,将藏在自家洗衣机滚筒里的水果刀拿了出来,想用自杀威胁。然而,前夫却不耐烦地将王艳莲拉到一旁。王艳莲一气之下持刀刺向前夫的腹部,争斗中,又刺了前夫背部一刀。

  前夫倒在血泊中,王艳莲回过了神,她拨打了急救电话,随后又去喊邻居过来帮忙。邻居把张某从居住的地下室背到一楼单元门口后,王艳莲又跑去校医院找医生来帮忙。然而,急救人员赶到现场后,张某已经没有了心跳和呼吸。

  经鉴定,张某系被刺破肝脏及门静脉致大失血死亡。

  检方建议从轻判决

  公诉人认为,王艳莲已经构成了故意伤害罪,但她主动投案又采取了积极的救治措施,而且张某自身的过错对于家庭矛盾的引发存在一定责任。因此公诉人建议对王艳莲判处10年以上15年以下有期徒刑。

  王艳莲表示不进行自我辩护,法官则提示她,让她说说心中想说的话。而王艳莲却称“都到这步了,家破人亡,我还有什么可说的,我对不起我丈夫和我女儿,对不起双方的父母。我宁愿死的是我”,一边说,王艳莲一边大声哭泣,“这么久了,我都不知道女儿现在怎么样,丈夫没了,家没了,12岁的女儿孤苦伶仃,无依无靠。我支撑到现在,一是为了给丈夫家人说声对不起,二是想把女儿托付好”。

  庭审结束后,王艳莲被带离法庭时,再次给前夫的家人下跪。

  法院并未当庭宣判。

  □特写

  面对法官就是哭

  上午10点半,43岁的妇女王艳莲被两名女法警带入法庭。刚刚进门,王艳莲就扑通一声跪在了法庭左边的旁听席前。这里落座的是3名死者亲属,王艳莲哭着向他们磕头,“大哥大姐,我对不起你们”。见此情景,坐在旁听席右侧的王艳莲家属,也大声哭泣。随后,法警很快将她搀起,带到法庭中央。

  站在法庭中央,王艳莲不停地哭泣,法官讯问她的姓名、籍贯、被拘时间等,她都抽泣不语。无奈法官只能问“你是叫王艳莲吗?你是河北人吗?”而王艳莲就用点头和摇头的方式作出回答。

  面对这种情况,法官开始安慰王艳莲,“王艳莲希望你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你回头看看,后面坐的都是你的亲属,你要给他们一个交代,也要给自己一个交代,你只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才能更好地进行庭审”。王艳莲哭着点头表示同意,但是却仍然止不住哭泣,一直到庭审结束,都没有停过。

  □追访

  丈夫家人请求轻判

  庭审结束后,张某的侄子特意找到主审法官提出,“我们想要求法院对她从轻判决,毕竟还有个孩子。她早点出来还能照顾孩子”。法官表示,稍后会制作一份笔录,将他的要求记录在案。

  张某的侄子告诉记者,经过全家人商量,他们决定放弃对王艳莲的索赔,并对王艳莲的行为表示谅解。张某的大哥说,案发后,王艳莲12岁的女儿已经由孩子的小姨接走照顾,为了给孩子换个环境,家人也已经为孩子办理了转学手续。昨天开庭时,孩子已经来到了法院门前,但家人考虑孩子的承受能力,没有让其旁听庭审。

  律师印象善良淳朴

  周密律师是王艳莲的指定辩护人,据他讲,他去看守所会见王艳莲时,大概用时40多分钟。“其实王艳莲案的案情很简单,她自己也认罪,原本用不了多少时间”,周密律师称,但是由于王艳莲在看守所试图自杀,在会见时,手腕上还缠着纱布并哭泣不止,因此会见的80%的时间,他都在劝说王艳莲要好好生活下去。

  据周密律师说,在交谈中,王艳莲给他的感觉就是善良、纯朴,很难与一般的恶性犯罪嫌疑人联系上。她之所以走到今天,只能说是一个中年妇女面对巨大的生活变故时的不冷静所导致。

  本报记者孙思娅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