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妈妈因家庭矛盾捂死1岁女儿4次自杀未遂

2013-01-17 10:26  来源:金羊网-新快报

 一岁半的女儿小婷因为母亲陈晓莉的一时

  一岁半的女儿小婷因为母亲陈晓莉的一时"冲动"离开了这个世界。(家属供图)

  新快报记者 郭海燕

  与丈夫龚某发生激烈争吵,想带着爱女离家出走,又担心被找到,90后妈妈陈晓莉产生了携女同死的念头。之后,一岁女儿被捂死,妈妈却屡次自杀未遂。昨日此案在广州中院开庭审理,陈晓莉被控故意杀人罪。

  案发过程

  四度自杀均未成功

  2011年3月30日早,丈夫龚某外出上班,公公和婆婆也随后出门,家中静悄悄。

  8时许,一岁半的小婷(化名)在床上沉睡,她不知道此刻母亲心里正在燃起一个可怕的想法。

  21岁的妈妈陈晓莉拿起蓝色枕头捂住小婷。十分钟后,小婷停止了挣扎,嘴唇泛白,手脚冰凉,她还没学会说话,还没能发表生存意见,就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抱着死尸去娘家自杀

  根据公安机关的笔录,陈晓莉按着凌乱的计划,下楼花了4元钱买了一盒灭蟑螂药粉,泡开服下,半小时过后,没有不适反应。

  她抱起孩子,回到附近的娘家,把孩子放在床上哭喊:“孩子死了。”然后,再也不言语。

  寻思片刻,陈晓莉找到菜刀,往手腕狠狠割去,可是刀太钝,只出现几道血痕。她又将刀往煤气罐软管砍去,还将煤气罐搬到房间,打开阀门,然后躺在女儿身边,静待死亡降临。

  几分钟后,陈母回来看到这个场面,赶紧阻止,随后出门找亲家。

  “跳楼吧!”陈晓莉又想跑到六楼顶,却发现铁门被锁。折回到一楼时候,她听见吵闹声,害怕地躲在楼梯间。

  因为“不舍”携女同死

  娘家的隔壁邻居闻到煤气泄漏味道出门查看,后又听到哭声,便发现陈母住处里似乎有个死去女婴,于是报了警。

  之后,陈晓莉被警方带走。一番问讯陈晓莉便交代了上述亲手杀女的犯罪过程,而其动机竟然是:“这样她就不会离开我了。”

  据悉,陈晓莉出生于1990年,来自四川自贡一个乡村,读了一年初中,后辍学断断续续在各处打工,结婚前是一位餐厅服务员。

  2008年,经人介绍,陈晓莉与年纪相仿的龚某相识并开始恋爱;2009年,两人奉子成婚,2010年小婷出生了。和公公婆婆一起,一家五口人租住在在广州白云同德街,陈母也租住在附近街道一楼里。

  案发前夜发生激烈争吵

  据陈晓莉此前供述,案发前日傍晚,家婆本抱着小婷看电视,结果小婷突然哭闹起来,陈晓莉便将孩子抱回房间,丈夫龚某认为陈晓莉这是不让母亲抱孩子,两人因此发生争吵。陈晓莉被煽了一个耳光,踢了一脚。

  龚某对陈晓莉说:“这么多年,我们俩也该冷静下来想想了。”龚某提出离婚,并说“孩子最好归我抚养”。

  据龚某介绍,家中收入主要依靠自己和父母在外打工。这三四年,陈晓莉很少上班,怀孕后就在家专门带孩子,没有经济收入,抚养孩子肯定困难。

  当夜争吵后,龚某在客厅睡觉。陈晓莉在房间,一夜难寐。

  第二天一早,陈晓莉想带女儿离家出走,可担心被龚某找到。怎样才能把女儿永远留在身边?陈晓莉冒出了将女儿杀死后自杀的念头。

  庭审现场

  杀婴妈妈受审时落泪:

  “自杀因为不快乐,想到女儿会心痛”

  新快报讯虎毒不食子,一次的争吵,为何能让一位母亲将怀胎十月的女儿亲手捂死?此间是否有更多隐情?昨日此案在中院开庭审理,陈晓莉被控犯有故意杀人罪。

  昨日11时,陈晓莉被押送进法庭。她大约1.6米的身子板略显单薄,五官精巧,脸蛋白里透红,泛着年轻的光彩。只是,之前长发已经被剪掉,眼神透着悲伤。龚某坐在原告席上,这对夫妻,从头至尾没有进行过一次眼神对接。对检方指控罪名、起诉事实、意见,陈晓莉均低声表示“没意见”。其间,公诉方主要对作案过程进行询问,陈晓莉回答都十分简短,似乎无意做任何辩解。大部分时候,陈晓莉都沉默不语,头越埋越低,眼泪一颗颗掉落在囚服上。

  询问中,陈晓莉回答:“自杀是因为不快乐,想到女儿会心痛。”

  据看守所同仓舍友说,有人在陈晓莉面前提到小孩,或看到小孩照片,陈都会偷偷地哭。

  夫妻矛盾

  丈夫龚某:“她手脚不干净,让我颜面无存”

  为何感觉不快乐?法官发出询问。陈晓莉回答:“丈夫从没关心过自己。”

  “不关心为何还结婚?”法官继续追问,陈晓莉解释因为有了孩子才结婚,而且谈恋爱的时候,两人感觉还可以,但结婚后丈夫对自己的态度就不一样了。

  龚某在庭上当即否认了此说法,他透露,案发前夜的争吵并非单纯因为“孩子哭闹”。此前,两人感情确实已经出现了危机,但这都是因为陈晓莉有“不良癖好”。龚某说,案发前,母亲工资卡里9000元离奇被取,本以为被盗报警,后发现竟是被妻子“偷走”。销案之后,亲戚朋友也陆续反映家中曾失窃,只是碍于情面不好说出口。这让龚某觉得脸面无存。

  据龚某介绍,陈晓莉没有收入,但每月会给陈晓莉七八百元零用钱,家中开销均不需要其承担。偷钱事件发生后,两人感情急转直下。后龚某妹妹回家,发现钱包里300元被置换为假币,龚某怀疑是陈晓莉所为,案发前夜,两人为此大吵一架。昨日庭审,陈晓莉表示,丈夫偶尔会给钱,但都不会超过100元。她坚决否认偷亲戚钱财,承认取走9000元,称是花费在衣物等杂物上。

  龚家却不信此说,据称陈晓莉娘家因为盖房急需用钱,曾向龚家借钱,龚家认为陈晓莉拿回接济娘家。在庭上,龚某同时提出了40余万元的民事赔偿。

  在庭外,龚某告诉记者,当日争吵虽然扬言离婚,但事实上是不会真离婚的。这场悲剧的发生,主要跟陈晓莉的性格、家庭背景有关系,自己是尽了关心的。

  各方观点

  检方

  三次鉴定证明她没有精神病

  龚某称,或许跟“偷钱事发”有关,加上陈晓莉平时脾气就较差,才会做出此事。而看守所同仓反映,陈晓莉还患有尿失禁,治疗之后也不见好转。

  昨日检方出示,曾为陈晓莉做过三次精神鉴定。第一次通过对其在看守所内的表现和笔录,认为符合抑郁症发作标准,但没有进行调查取证和医学测试。

  补充侦查阶段,检方将陈晓莉押送至广东精神病院,结合其日常表现和家属访谈,得出无精神病结论。之后,公安机关委托广东某精神鉴定所再次进行鉴定也支持“其案发时负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结论。

  辩护律师

  家庭矛盾导致激情犯罪望轻判

  昨日辩护律师表示对检方指控罪名和事实无异议,但在量刑上认为存在法定或酌定从轻处罚情节。

  因案发前一晚,陈晓莉与丈夫发生矛盾,受到暴力打击,自尊深受伤害,才使内心压抑已久的痛苦和愤怒终于在一刹那间爆发。这不是有预谋的犯罪,是属于因婚姻家庭矛盾激化而发生的故意杀人案件,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都相对较轻。

  陈晓莉来自贫困地区,小学文化,法律意识淡薄,社交圈子狭隘,性格内向,急躁,偏激,做事情容易走极端。此案属于一时冲动,当事人自我控制能力下降,具有明显“突发性”的激情犯罪,事后还实施多次自杀,充分说明陈晓莉基本生存欲望都已丧失,这个悲剧值得社会广泛关注和同情。加上其之前没有犯罪前科劣迹,希望法官从轻判处。

  法官视角

  心智不够成熟导致悲剧发生

  对于辩护意见,主审法官认为,可以作为酌定情节,不能作为法定情节考虑,此案量刑主要还根据犯罪手法、后果、认罪态度等方面。

  本案作案手法一般,陈晓莉认罪态度较好,以故意杀人案定罪,量刑或许在无期徒刑上下,具体的还需结合案情进行分析。至于有没有精神病症,目前已经有三次司法鉴定结果。法院接下来会对第一次鉴定结论为什么不成立进行重点分析,有必要的话法院会再次进行精神鉴定。

  法官对新快报记者解释,其实像这类年轻人婚姻矛盾引发的重大刑事案件,还比较少见的。目前看来,这类案件也常是由某个具体事件引发的,又一时想不开才酿成大错。奇怪的是,在伤害子女案件中,母亲实施犯罪似乎多于父亲。

  分析此案,陈晓莉在结婚之前,心智还未成熟,文化层度较低,尚且没有能力去应对状况,也没有人可以沟通,更没有稳定经济收入,这或许是悲剧根源所在。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