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访妇女劳教期满获释后被关在太平间三年

2013-01-24 08:07  来源:中国广播网

  中广网北京1月24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有黑龙江省伊春市带岭区市民向中国之声反映,一个叫陈庆霞的人因常年上访告状被当地有关部门安置在一所废弃的太平间里,被限制人身自由已经长达三年。2007年,陈庆霞的儿子在当地信访办去北京接人时在混乱中走失,至今下落不明,丈夫目前住在精神病院。

  记者调查发现,陈庆霞现在下身瘫痪,疾病缠身,生活不能自理。陈庆霞称,她18个月的劳教期几年前就已经结束,但是,被释放后不久就被安置到了现在的这个地方,很难轻易离开,记者采访时,房门外二十四小时有人看守。

  在伊春市带岭区一排破旧的平房前,停着一辆没有牌照的白色面包车,车头正对着的房间窗户上贴满了“我告饶了”的字样,房门的一侧装着摄像头,后窗被铁栏杆封闭着,一堆渣土埋掉了窗户的下半截,这就是陈庆霞现在的住处。除了陈庆霞的姐姐每天出入给她做饭、送药外,外人的到来总会引起面包车里人的注意。

  陈庆兰:我告诉你一声,我家亲戚来了,来看看我老妹儿。

  看守:行,进屋吧。

  穿过白色面包车,推开陈庆霞的房门,里面有两张大床,两张桌子和一台电视机,没有厕所,一个由木头椅子改成的座便器旁,堆放着一包包的纸尿裤,洗衣盆、电饭锅等散落在轮椅旁边的地上。陈庆霞费力的咳嗽着。

  陈庆霞:姐姐倒点水......(咳嗽)......

  陈庆霞告诉记者,2003年非典时,患有“延迟性心因性反应”的丈夫毁坏了拦在路口的栅栏,公安机关将其拘留后投送到劳教所,伊春市劳教所因“患延迟性心因性反应和限定责任能力”予以所外执行,并把人退回到带岭公安局,两个月后,黑龙江省第三医院为他开出了“精神分裂症”的诊断证明。

  陈庆霞被劳教十八个月 后送入太平间看管已有三年

  陈庆霞说,见到丈夫时,他身上多处带伤,神智比以前更加错乱,这才开始上访告状,想为丈夫讨个说法,2007年到北京上访被接回后,劳动教养了十八个月,2010年被送进现在的房间。

  陈庆霞:从2007年出事以后就没回过自己的家。押到劳教所十八个月,没让家里人见。到2010年4月份回来就住到这了,我没有过自由,不让我走,我走不掉了,你帮帮我,让我走吧,把我救出去,我实在呆够了,我在这度日如年,晚上都不能安宁啊,我实在没有招了。不让走,不让出去。

  记者:谁不让走呀?

  陈庆霞:外面看着的,走一步看一步,因为我上北京上访。

  记者:想回家吗?

  陈庆霞:想,想回家。

  记者:你现在生病了,看病怎么办呢?

  陈庆霞:姐姐买药。一走就来警察了,不让走。

  陈庆霞住处的附近是一家敬老院,老人们向记者证实,陈庆霞至少在这里住了三年。

  记者:您是哪年到敬老院这来的呀?

  敬老院老人:2010年来的,今年来三年了。

  记者:您来的时候,陈庆霞在旁边住吗?

  敬老院老人:我来的时候她就在这呢。

  记者:一直就在那儿?

  敬老院老人:一直就在这呀,不让出来啊,我们大伙都在这瞅着,干着急呀,那真是那么回事呀,一点不说谎啊。

  陈庆霞被人24小时看管 想接走必须有官方同意

  此时,正对着陈庆霞房门的面包车里,四个女人正在嗑瓜子。

  记者:你们这车就成宿的在这停着呀?

  看守:哎呀,成天成宿的。

  记者:你们还排班儿呀?

  看守:嗯,排班儿。

  记者:一个班儿几个人呀?

  看守:一个班四个,现在是公安局也带班儿。

  记者:那我要是现在就给她推走行不?

  看守:那不行,那绝对不行。

  记者:不行能怎么的呀?

  看守:那就得公安局来了。你要是接走,你也得通过官方,不通过官方我们没有权限让你们走,你们走我们就得汇报。

  车里的人告诉记者,他们是带岭区环卫处的工人,但看守陈庆霞和环卫部门没关系,是区里的相关领导要求他们这么做的。

  看守:我们这就是上班,这是工作。

  记者:工作几个小时呀?我下午来的时候你们几个不就在这吗?

  看守:一天一宿,就一个班,不管几个小时,反正这一天,早上七点到明天早上七点。

  记者:天天有人在这盯着呀?

  看守:全天,黑白都有。

  记者:啥时候没人啊?

  看守:啥时候都有人。全天候的。

  陈庆霞所住房屋原为太平间 当地百姓无人不知

  看守人员告诉记者,陈庆霞现在住的地方,以前是太平间的一部分。

  看守:那边那一排都是太平间,这边一进去是办公室,放花圈,写挽联,就那些东西。

  记者:原来这就是整个那一套呗,连太平间带放花圈挽联啥的?

  看守:对对对。

  附近的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在当地,陈庆霞的事几乎人人皆知。

  司机:全知道,带岭哪有不知道的呀,谁有啥招。

  记者:要是让你拉她,你敢拉她走吗?

  司机:这有人看着,我们也不敢拉,不让我们拉,这儿有车在这儿看着,拉就收拾我们。

  陈庆霞家人:想把她借走 信访办主任:接去哪?她不是残疾人吗?

  昨天下午,陈庆霞的家人来到伊春市带岭区信访办,再次要求接走陈庆霞,但没有获准。家人说,以前每次也都说去问问领导,但始终没有结果。

  陈庆霞家人:我妹妹都在这呆三年了,2010年来的了,我们想把她接走。

  信访办主任董立杰:你要接走上哪呀?

  陈庆霞家人:上哪你就别管了,那刑期满了,不可以随便吗?她愿意上哪就上哪呗。

  董立杰:可以随便,但她不是残疾人吗?

  陈庆霞家人:那你给问问啥时候能走?

  董立杰:那我一会我去找找看看领导在不在呗。

  陈庆霞上访时被抓走 仅留孩子一人 至今下落不明

  采访中,陈庆霞告诉记者,2007年,她带着儿子去北京上访,就在带岭信访办接人的过程中,12岁的儿子宋吉德走失了。

  陈庆霞:当时我领着儿子去上访,他们去接的时候在北京的马家楼,信访办杨海峰和一个姓夏的当时就说给我两千块钱,让我回家,我说不要,完了就出来了,走到公交车站,孩子上了车了,我也要上车,这功夫,他们就把我拽下来了,就打个出租车,把我塞到车里头,当时我说,孩子,杨海峰就说他管,至今下落不明。

  当时到北京接陈庆霞回家的时任带岭区信访办主任杨海峰:

  杨海峰:当时我们打算把他们一起接回来解决问题,后来她执意让孩子先跑,我们也没有办法,抓都抓不住,责任都在她。

  记者:你们当时去追那个孩子了没有?

  杨海峰:当然追了,那能追着吗?大客车,当时天都黑了,上车就跑了。

  陈庆霞行动受限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有关部门当年对陈庆霞丈夫的处置是否合法?陈庆霞的双腿又是怎样残疾的?丢失的孩子能找到吗?黑龙江伊春有关主管部门是否知情,又该由谁来对此负责呢?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