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访女被关太平间3年续:截访官员曾获劳模称号

2013-01-25 07:08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上访女被关太平间3年续:截访官员曾获劳模称号

 陈庆霞被强迫居住3年的平房。白宇摄 

上访女被关太平间3年续:截访官员曾获劳模称号

 坐在轮椅上的陈庆霞。白宇摄 

  黑龙江省伊春市带岭区居民陈庆霞因常年上访,被当地政府部门强行安置在一所废弃的太平间里,限制人身自由达3年之久。1月24日此事曝光后,引发社会关注。1月24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就此事致电伊春市及带岭区相关部门,均未得到积极回应。

  此前被劳动教养一年半

  陈庆霞告诉记者,2003年非典时,患有“延迟性心因性反映”的丈夫毁坏了拦在路口的栅栏,公安机关将其拘留后投送到劳教所,伊春市劳教所因“患延迟性心因性反应和限定责任能力”予以所外执行,并把人退回到带岭区公安分局。两个月后,黑龙江省第三医院为他开出了“精神分裂症”的诊断证明。

  陈庆霞说,见到丈夫时,他身上多处带伤,神智比以前更加错乱。于是她开始上访,“想为丈夫讨个说法”。2007年到北京上访被当地接回后,她被拘留了10天,此后被劳动教养了18个月。

  但是,劳动教养期满后不久,从2010年起,她被强迫住在现在的平房内,不得自由离开。

  这所平房的玻璃门被一条铁链锁住,上面贴满了“手机被屏蔽”、“后边监视器”、“党啊亲爱的妈妈!给孩子一点自由吧!”的白纸。房间窗户上密密麻麻地贴着“我告饶了”的纸张。

  记者采访时,房门外24小时有人看守。房门的一侧有监控摄像头,后窗装有铁栏杆。据看守人员透露,这些平房以前是存放尸体和花圈的太平间。

  房前停着一辆没有牌照的白色面包车,车头正对着陈庆霞的房间窗户。车里的人告诉记者,他们是带岭区环卫处的工人,但看守陈庆霞和环卫部门没关系,“是区里的相关领导要求这么做的”。

  现在,陈庆霞已下身瘫痪,疾病缠身,每天需穿着纸尿裤,生活不能自理。据她本人说,双腿是在看守所里“被打坏的”。

  “2007年,他们把我从北京押回来,关在看守所10天。我在北京回来时身体还是好的,也是正常走进看守所的。在里面,他们就打我。出来的时候,两条腿都不能走路了,他们就从看守所里把我架到大门外面。”陈庆霞说。

  记者辗转找到了2007年陈庆霞离开看守所后无法行走的目击者。目击证人说:“我那天正好是去看守所附近办事,那里围了一圈人,陈庆霞就在地上躺着,站不起来。”

  目击证人告诉记者,当时有很多人看到陈庆霞躺在看守所门前的雨地里。但现在,很少有人敢站出来作证。“她这事弄得挺严重,邻居、朋友一和这件事沾边,就老被公安局找,一般人都不敢沾边。”

  截访官员曾获“特等劳动模范”称号

  2007年,陈庆霞带着儿子去北京上访。据当事人叙述,带岭区信访办工作人员杨海峰和夏姓工作人员对他们实施截访,陈庆霞12岁的儿子宋吉德在混乱中走失,至今下落不明。

  记者在伊春市总工会官网查询到,杨海峰现任带岭区总工会主席。

  中国青年报记者查阅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官方网站发现,2008年6月25日,伊春市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授予杨海峰“伊春市2005至2007年度特等劳动模范”荣誉称号。其当时职位是“带岭区信访办公室主任”。

  此后,陈庆霞的家人多次找到伊春市带岭区信访办,要求接走陈庆霞,现任信访办主任董立杰均以“要经领导批准”为由拒绝。

  “新年将至,我姐姐陈庆兰向政府请求接我妹回家过年,政府坚决不准,我姐姐给他们跪下了也没有得到准许。”陈庆霞兄长陈庆江说。

  对孩子走失,信访办是否应负责任?为何陈庆霞得不到“领导准许”离开?这样限制公民人身自由,是否合法?

  带着这些问题,记者拨通了带岭区信访办的电话,工作人员称“我们不知道这件事情”后,便迅速挂断电话。记者再次致电时,电话已无法接通。

  陈庆霞仍未获自由

  1月24日下午,伊春市公安局、带岭区公安分局的办公室工作人员均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不了解此事。伊春市公安局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透露,伊春市人民政府已成立调查小组介入调查,但仍未与市公安局沟通。

  记者又致电伊春市人民政府、带岭区人民政府、伊春市信访办公室求证,电话均未被接听。

  随后,记者辗转联系上了伊春市政法委办公室主任,但对方以“不了解此事”为由拒绝回应,并要求联系市委宣传部。记者分别多次致电伊春市及带岭区宣传部,均无人接听电话。

  据中新社报道称,伊春市带岭区宣传部公开回应此事称,是对信访人员的“人文关怀”。

  带岭区宣传部称,陈庆霞以对其丈夫劳动教养不服为由,多次“到市赴省进京非正常上访”。2007年7月,陈庆霞因打、砸党政机关、公安、医院被治安拘留,并对其实施劳动教养—年零六个月。

  带岭区宣传部长李楠对媒体称,劳动教养期满后陈庆霞家人拒绝接人,无奈之下带岭区政府派人将陈庆霞接回,并将其安排在了区养老院。考虑到陈庆霞生活不能自理,带岭区“出于人道主义,安排环卫处4名工作人员轮流照顾她的生活起居。”

  伊春市带岭区委书记张跃文24日对新华社回应称:“整件事情已持续10年,当地政府负有责任,必须认账,要照顾好陈庆霞的衣食住行,依法定责赔偿。当务之急是通过警方寻找陈庆霞的孩子,同时对陈庆霞的病情继续予以治疗。”

  李楠也对媒体表示,今后将“继续加大寻找孩子工作力度”,“对于陈庆霞本人病情继续给予治疗”,“继续对信访人陈庆霞进行人文关怀”。

  陈庆霞的哥哥陈庆江连日来在微博上求助,希望有律师能够为其妹妹维权。

  截至记者发稿时止,陈庆霞依然没有获得离开的自由。

  本报北京1月24日电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