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不满镇政府偷偷征地堵路维权掀翻警车(图)

2013-02-01 08:14  来源:南方农村报

村民堵路

 村民堵路 

村民堵路

 村民堵路 

  南方农村报讯 租给镇政府的土地被区国土资源局挂牌出让,如果不是有村民在广东省国土资源厅网站上偶然发现这一事实,2000多村民尚不知土地已经易主。这“离奇”的一幕发生在江门市新会区睦洲镇南安村。

  土地已被“征收”的爆炸性消息在南安村迅速传开,村民开始通过上访、堵路等形式表达诉求,并于今年1月15日演变成一场“警民冲突”。

  村民堵路官员劝离

  “警民大战,重伤数人,一人死亡。”近日,在网络上搜索“睦洲镇南安村”,就能看到上述字眼。

  关于这场冲突,睦洲镇政府的通报是:1月14日起,南安村部分村民因征地补偿及历史遗留问题,在华睦公司门口聚集,用砖块拦截该公司出入通道。1月15日下午,有村民反映,华睦公司准备组织300名员工清场。为避免双方发生冲突,16时,(新会)区公安分局组织民警到现场维持秩序,镇政府组织工作人员清理现场路障,在这过程中有村民起哄,一些村民互相推搡,造成镇政府工作人员梁柏新被村民投掷的石头砸伤头部,村民冯金旺、霍北海头部受伤,三人送医院经CT检查,均为皮外伤。为免矛盾激化,17时许,民警与政府干部全部主动撤离现场。

  22日中午,南方农村报记者见到了1月15日冲突发生时在现场的几位南安村村民。

  “2012年12月26日,我们村有50多人到江门市上访,工作人员让我们回去,称到时会处理,但等了半个月还没回复。1月14日早上8点左右,部分村民走上礼睦公路,拉了横幅,搬来砖头堵路,只让摩托车过,不让大车过,希望这样做能引起政府重视。”村民小王(化名)说,后来人越聚越多。随后,睦洲镇政府和新会区政府的工作人员先后到场劝导,双方没有发生冲突。

  “15日上午,村民继续在华睦公司门口堵路。当天下午快4点钟,来了很多警察。”另一村民小陈(化名)说,政府领导劝村民散场,但没有人走,后来警察排成一队将村民隔开,政府工作人员搬走砖头。此后,双方发生冲突,场面混乱。

  南方农村报记者了解到,受伤村民分别在江门市中心医院和睦洲镇卫生院治疗,并无大碍,网上流传的“一人死亡”并不属实。另根据村民提供的图片,冲突中,有一辆警车被村民掀翻。

  1月15日冲突后,政府工作人员和民警全部撤离现场。1月16日,有南安村民仍在华睦公司门前路段堵路,直至17日中午撤离。

  出租农地莫名被征

  村民们为何堵路?22日中午,部分南安村民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一切要从6年前租给镇政府的那块地说起。

  2006年1月,南安村委会和睦洲镇人民政府签了一份土地租赁合同。合同载明:南安村将位于仍字围的246亩集体土地租给镇政府开发,每年每亩租金为1900元,租期50年。

  2012年12月,一村民在省国土厅网站“闲逛”,偶然发现南安村仍字围土地中有80余亩已经被出售给了江门市华睦五金有限公司,约定支付金额为1349万元,支付日期为2012年11月18日。

  消息传开,村民找到有关部门询问仍字围土地的情况,得知早在2010年,仍字围便有两块土地被新会区国土局挂牌出让,面积78941平方米,挂牌价格为1991万元。

  “集体农用地怎么能挂牌出让呢?”带着这样的疑问,村民拨打纪检监察和信访部门的举报电话,并多次到有关部门上访,但睦洲镇和新会区一直未能给出明确答复。

  2013年1月22日下午,南方农村报记者来到新会区国土资源局。该局建设用地股陈股长表示,去年出让给华睦五金公司的仍字围80余亩地是合法转让,但他拒绝提供征地协议和征地批文。

  睦洲镇纪委雷书记则向南方农村报记者表示,镇政府与南安村签租地合同的时候,在集体土地上办厂还是被允许的,“但是后来政策改变了,只有国有建设用地才能办厂,镇政府就申请将租用的部分集体土地转为了国有建设用地,并在2010年底补办了手续,但因担心村民知道后反弹,所以并没有将土地权属转移一事向村民说明。”

  对于南安村仍字围部分土地转为国有建设用地的时间,新会区委办一负责人的说法则不同。该负责人称,2012年6月,在广东省国土资源厅土地卫星遥感图片执法检查发现的违法用地案件中,华睦五金有限公司位于南安村仍字围的厂区还位列其中,“区领导到省国土厅进行说明后,后者才没有将华睦五金有限公司的违章建筑进行拆除。”

  书记区长亲自协调

  南安村有8个村民小组,原以农业为主,近年来逐渐通过招商引资,开始进行开发。村旁的华睦五金有限公司目前年产值超10亿,每年纳税1000多万元,是当地的纳税大户。

  1月15日冲突事件发生后,新会区委书记魏志平、区长伍培进亲自主持协调处理。魏志平要求:“要切实保护好群众利益,以最大的诚意迅速妥善解决村民提出的问题。”

  1月17日下午,魏志平等区领导和相关部门负责人与村民代表直接协商后,初步达成两点共识:一是撤销原租地协议,并完善仍字围相关土地的征收补偿手续;二是南安村村民全力配合有关后续工作,并依法依规表达合理诉求。

  1月17日,南安村组织村民户代表对仍字围相关土地征地进行签名确认。待获得村民同意征地的签字后,当地有关部门将立即兑现土地征收补偿款,由睦洲镇政府负责将款项全额汇入南安村委会账户中。

  南方农村报记者获悉,按照目前双方正在协商的一份方案,仍字围被租用的246亩土地中,80.27亩已办理国有土地证的,征地补偿价格为每亩5万元,另外还有每亩3万元的“补贴”;其余165.73亩,有两种解决方案:一是双方继续履行原租地合同;二是统一征收为国有用地,按照每亩5万元另加每亩5000元青苗补贴的标准进行补偿。

  “每亩8万元,已是新会区迄今为止最高的土地补偿标准。”睦洲镇纪委雷书记向南方农村报记者称,将剩余出租土地统一由政府征收的方案已经得到了多数村民的支持,“已有8成多村民签名同意。”

  ■编后

  “暗度陈仓”易 “亡羊补牢”难

  如果不是村民的一次偶然“触网”,一宗镇政府私下将80余亩租用集体土地转为国有建设用地的“暗度陈仓”好戏,似乎还要“潜伏”下去。

  如此荒唐之举,当地有关官员给出的解释竟然是“害怕村民知道后反弹”。这是典型的“捂盖子”思维,是对“稳定压倒一切”的曲解。事实证明,如此短视行为,最终让地方政府付出了更大的代价。

  没有不透风的墙。村民知晓事情原委之后,除了对政府征地有不同意见外,更多感受到的是一种强烈的被欺骗感。而更让人心寒的是,面对村民反映,当地部门对于相关问题仍然支支吾吾。直到一场以官民两败俱伤收场的堵路事件发生,当地才真正开始正视村民的诉求。

  虽然从目前情势看,政府方面的“亡羊补牢”之举有可能会使事态平息,但是此案例中仍有诸多疑团——

  其一,在没有征求土地原所有权人任何意见的情况下,睦洲镇政府是如何能够顺利将其租用的南安村集体土地转为国有建设用地,并顺利通过层层审批,最终拿到国有土地证的——这其中所牵扯的各个环节,是否有官员玩忽职守?

  其二,集体土地在村民不知情情况下易主,事后的高额补偿能否抵消相关部门失职之责——这种“先上车、后买票”的做法,是否有造成既成事实后再“强买强卖”的嫌疑?上述疑问不解,征地手续的窟窿即便可以堵上,官民信任与法治正义的裂痕恐怕难以弥合。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