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瑞峰:用不雅视频扳倒官员不正常 但是效果好

2013-02-04 08:22  来源:齐鲁晚报

这几天,朱瑞峰忙于和媒体联系。

  这几天,朱瑞峰忙于和媒体联系。

  文/片 本报深度记者 寇润涛

  2012年11月,朱瑞峰因爆料“雷政富不雅视频”事件,引爆舆论。随着事件不断升级,朱瑞峰也越来越高调地亮相于公众面前。

  44岁的朱瑞峰,打过工,办过网站,自称记者,却从没拿过记者证,他一边手持多段不雅视频为“利器”,一边却承认用这种方式反腐“不正常”。

  自2002年创办“人民监督网”以来,截至目前,他自称已经有38名厅级干部因贪污腐败等违法违纪问题倒在自己的笔下。

  “出牌要讲究时机”

  2013年1月30日上午,北京西城区德胜门附近一书店,与妻子刚办完离婚手续的朱瑞峰正在接受媒体采访。自从重庆警方跨省来京“约谈”他后,朱瑞峰又一次被媒体关注。

  2012年11月20日,朱瑞峰在自己的人民监督网上发布了雷政富不雅视频。事后,朱瑞峰说:“推出报道之后,我兴奋地等待着事件发酵,并计算着扳倒雷政富的时间,原本以为至少得一周时间,没想到仅用了66个小时。”

  由于网站访问量太大,“人民监督网”一度瘫痪。在与记者聊天时,他不停打电话找志愿者给他打开更多的服务器。但是,即使16台服务器同时运行,他的网站依然没有正常打开。

  这反而让朱瑞峰很兴奋。

  1月底,重庆警方跨省“约谈”朱瑞峰,当晚,朱瑞峰便在微博中直播此事,并曝出自己手里还有多段没有公开的不雅视频。随着事件的发展,互联网上也逐渐有了争议的声音,有人支持朱瑞峰,也有人怀疑他在策划整个不雅视频事件。

  不断有网友给他留言:“你手里有视频,为何不继续报道?”

  朱瑞峰回答,他不是不继续报道,而是不“马上报道”。“因为刚曝光了11个官员,需要缓缓气,给重庆方面一点时间,它需要时间去作决定;我们不要逼人太甚,记者就是记录者,你不能有任何偏见和观点,我们不能公开跑到纪委去要挟,不然这就是越位。”

  在重庆官员不雅视频事件中,朱瑞峰总结出一个道理:记者要掌握时机,出牌要讲究时机,不要把底牌亮给公权力。

  虽然并没有新闻出版机构发的记者证,但朱瑞峰自称是“公民记者”。朱瑞峰告诉记者,他对记者这个行业的“尊敬”,是过去经历造就出来的。

  “我需要一些没有任何目的的捐款”

  放在20年前,他肯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朱瑞峰的老家在河南新乡,他的父亲是一位冶炼金属的商人,父亲50多岁时才有了朱瑞峰。

  19岁时父亲去世,23岁时,朱瑞峰到河北石家庄去打工,在建筑工地里“支架子”。干的活很累,但“拿到手里的钱却不多”,正是经历了这些底层打工生活,朱瑞峰才真切感受到了农民工的艰辛。

  不过,当时还年轻的朱瑞峰在面对不公平时,和其他人一样只能选择沉默。

  后来,朱瑞峰来到河南省一个叫“法人权益保护中心”的机构工作。

  朱瑞峰告诉本报记者,法人权益保护中心里面全都是退休的老干部,还有一些在任的重要官员。该中心的会员,“一年交5万或10万”,那么当会员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该找公安厅厅长就找厅长,该找检察长的就找检察长,很快就办了。”所以,很多企业家都加入这个机构。

  这让朱瑞峰初次尝到了权力的滋味。

  在法人权益保护中心,朱瑞峰发现,“很多时候领导批条子都不管用,地方上往往抱成一团,中央批的东西,到下面他们都不按这个来,而当新闻媒体过去后,就很有效果。”

  不过,朱瑞峰也学会了利用法律来维护他的权益。

  后来,这个法人权益保护中心解散,朱瑞峰来到北京,做过“记者”,后来又办了网站。

  来到北京一晃十多年过去了,朱瑞峰的“人民监督网”也经历了十个年头。网站致力于反腐败,只有朱瑞峰一人专职从事调查报道。

  由于没有其他工作收入,2008年以来,朱瑞峰称自己基本靠打工赚一些钱,因为现在服务器特别贵。

  有时候,朱瑞峰也接受一些资助。他坚持说,在这个过程中,他与捐赠者之间没有任何交易。“例如,通过我的关注,对方被夺走价值几个亿的土地,到最后又归还给他。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存在金钱交易。但是,这些事情过去后,他说我想给你捐点款,他愿意捐,我也需要一些没有任何目的的捐款。”

  但是,这些捐助往往都是“偷偷进行”。朱瑞峰说:“他们不敢公开。”

  “用不雅视频扳倒官员,这不正常”

  因为总是面对各种压力,朱瑞峰对自己做事、谈话、举止都要求很规范。他说:“可能走在大街上,一个眼神不对,就会有一些人盯上你。所以说打铁必须自身硬。”

  不过,此次不雅视频事件以曝光官员情色视频的方式来反腐,在开始也受到质疑,甚至有媒体调查称90%的情色反腐,其爆料人都来自于官场内部,媒体和舆论成了官员内斗的工具。

  而在很多普通网民看来,“这就是一场狂欢。”

  朱瑞峰也承认,之所以用性交易作为起始点,是依靠他的经验,“官员淫乱特别吸引人眼球,网民看到这个东西很兴奋,可能大家会去传播,速度特别快,能迅速扳倒一些腐败官员,监督效果比较好。”

  但是,朱瑞峰知道,反腐需要法治。他说:“用不雅视频来曝光一个官员,把这个官员扳倒,我觉得这不是法治的进程,正常的法治进程是依法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进行监督,或者是把官员的权力放在阳光下运行,这样的话腐败分子才无处藏身,这样也才是正常的,利用这个(不雅视频)我觉得是很不正常的。”

  自人民监督网成立以来,朱瑞峰依据法律赋予公民的监督权,揭露了各地多起贪腐大案。十多名部级、厅局级高官,近百名处级、科级腐败官员被党纪处分、免职、撤职或送进监狱。

  在这些被他扳倒的腐败官员中,朱瑞峰记忆最深的是辽宁省鞍山市人民检察院曾经的常务副检察长赵余龙。朱瑞峰告诉本报记者:“赵余龙霸占当地老百姓的玉矿,干的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活。”

  最后经过朱瑞峰调查,赵余龙的年龄是假的,本来该退休了还当常务副检察长。然后,朱瑞峰以这个题目做了报道,44天后赵余龙被纪委双规,最后被免职。

  “我天天看的、听的、说的都是这些,我一听到腐败官员,头就嗡嗡响。”朱瑞峰说,他现在喜欢与贪官斗,“我们每一个人都行动起来,拿起鼠标,敲起键盘,让这些腐败分子无处可逃,这样我们的国家才有希望。”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