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曝南京一疗养院书记与多名美女下属彻夜座谈

2013-02-04 09:18  来源:中国江苏网

网曝南京一疗养院书记与多名美女下属彻夜座谈

  2011年2月23日20点18分,张书记与女下属来到单位。

网曝南京一疗养院书记与多名美女下属彻夜座谈

  20点18分,张书记去开办公室门。

网曝南京一疗养院书记与多名美女下属彻夜座谈

  20点19分,女下属跟着进了张书记办公室。

  东方网2月4日消息:近日, 南京某网络有网帖爆料“南京一处级男领导,与多名美女下属的夜晚秘密之事”,还公布了该处级男领导与女下属进行彻夜“座谈”的时间、地点,引起了网友的关注。记者经多方了解,该监控截图中的主人公,为省级直属事业单位汤山工人疗养院张姓书记。对此事张书记承认帖子和监控截图中的人就是他本人,他表明这纯属内部人搞的恶作剧,并解释与女下属在客房内彻夜“座谈”是因为他酒喝多了,需要人照顾。

  奇怪的设计

  张书记办公室后门直通客房区

  爆料人在帖子中透露,疗养院的办公楼和客房楼连体,但是被隔开,每栋楼有自己的大门。而张书记的办公室设计得很巧妙,有两扇门,除了在办公区的正门外,还有一扇后门,打开后门就是客房部的通道尽头。这扇后门为张书记“悄悄教育”女下属提供了方便。

  从爆料人提供的监控截图上可以看出,2011年4月7日晚上20点26分,该书记带着女下属从办公区进办公室内,21点09分书记一人从办公室的后门进入客房区,开了一个客房门后,准备走过来关走廊灯时,发现走廊有客人,只能回办公室带那位女下属过来。在21点10分时,书记将女下属带入客房区,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客房。

  随后监控录像上显示,在4月8日凌晨5点07分,张书记走出客房门,来到一楼看了下大门是否上锁,随后5点14分回房间时,顺便将走廊的灯关掉,以便女下属离开。

  奇怪的举动

  每次到客房都要将走廊灯关闭

  监控录像上的截图显示,2011年9月23日周五晚上19点33分时,该女下属又一次从书记办公室的正门进入办公室,在21点37分时,张书记从办公室的后门来到客房区,开好客房门后,随即将走廊上的灯关闭,又去关了电梯口的灯。此时虽然走廊里的监控已经成为“瞎子”,该书记也似乎认为自己已经做得天衣无缝,但是在第二天的监控里,不难发现问题。

  在第二天早上6点50分的监控截图里,该书记和女下属的客房门打开,由于楼道的另一头有灯,隐约可以看到书记从客房中走出来,按照往常的习惯先去为女下属探路。

  记者从监控录像的截图发现,张书记不止与一名女下属进入客房彻夜“座谈”。

  爆料人提供的录像中显示,每次与女下属进入客房的时间大多都在晚上20点半到21点之间,从自己办公室的后门进入客房区,早上5点半到6点之间离开客房,一旦发现客房一楼大门锁上的话,就带着女下属从办公室的正门离开。从其中的一张监控录像截图上能清晰地看到,该书记曾经在凌晨5点24分送女下属从自己的办公室出来,当时他还穿着拖鞋。

  张书记承认

  找女下属是酒后需要照顾

  随后,记者拨通该疗养院张书记的电话,当问及对方是否看到网上发布的帖子以及监控截图时,对方回答说没看到。但当记者叙述帖子及截图内容后,张书记非常肯定地回答帖子上和监控截图中的人就是他本人。

  对帖子中提到的他与女下属晚上进客房,凌晨才离开的事实,张书记的解释是因工作原因酒喝多了,只能到客房休息,在休息时就找其女下属为他倒水进行照顾。

  当记者提出为何每次进入房间,都要将走廊上的灯关闭时,张书记说,这是为了节约用电。他一直都有这个习惯。

  “我每次开会都会教育他们,坚决杜绝长明灯,每年的电费要达到200万左右。所以我一直都有这个关灯的习惯。”张书记说。

  “女下属每次照顾你都是一夜的吗?”记者问。

  “这个不一定,如果我恢复得快,她们也就很快离开了。其实,我明白你想问什么,也明白发帖子人的想表明什么。这个帖子和截图明摆的就是恶作剧,这些方面的内容连我夫人都知道,这些人都将这些东西寄到我家里给我夫人。我夫人一看只是一笑了之。你想想,如果我和女下属有什么情况的话,干嘛不去外面开房间,何苦在自己的单位呢?”张书记解释。

  张书记表示

  这是有人在报复他

  “我知道是什么人做的,我心里有数,毕竟我是院里的一把手,方方面面肯定有不到位的地方,院里上下有270名员工,有分配不均的地方也属正常,自然就得罪了一些人。这样做明摆着就是报复我。”张书记也向记者诉起了苦,“我辛辛苦苦在这个院里干了10年,为了工作经常喝酒喝到挂水,我根本不是一个酗酒的人,这都是为了工作。去年因喝酒都挂了两次水了,谁来关心过我呢?”

  记者没想到,电话那头的张书记竟然满肚子苦水,他说,经常喝酒喝到无法回家,不但没有人关心还被夫人抱怨。从张书记口中,记者了解到,这样的“恶作剧”已经围绕他几年,现在为了避免闲言闲语,他已经尽量少喝酒,喝多后将照顾他的女下属换成了男性驾驶员。

  “我的驾驶员和保卫科的人都有我办公室的钥匙,我要是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敢给他们我的钥匙吗?还有,如果我担心监控录像录到我有什么的话,我有权力叫监控室的人将监控关闭,为何我不这样做?说明我心中没鬼。这些人与其这几年这样的折腾我,有本事抓住我的硬伤把我送进牢算了,没有必要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来折腾人。”最后,张书记非常坚定地对记者说。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