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木投资煤矿一亿赚两亿 房姐握放贷权成财神爷

2013-02-07 07:26  来源:新京报

神木投资煤矿一亿赚两亿 房姐握放贷权成财神爷

  “房姐”龚爱爱在神木县爱丽莎购物广场投资3525万,占到50%股权。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摄

神木投资煤矿一亿赚两亿 房姐握放贷权成财神爷

 神木县,大砭窑煤矿。龚爱爱在此入股1500万元。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摄 

  “房姐”龚爱爱被抓,令神木县民间借贷危机逐渐浮出水面。

  在神木,巨额民间资本的逐利冲动,催生了庞大的民间借贷。经济形势好时,资金流向煤炭、房产等领域,获取高额利润。但随着去年煤炭价格一路走低,资金链趋于断裂,整个神木的民间借贷体系面临崩盘。与此同时,金融风险与日俱增,社会不稳因素加剧。

  从鄂尔多斯学习归来的当地官员,正试图减轻这一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但过于单一的经济增长方式和失控的民间借贷,使得神木或将遭遇六七年高速发展以来的第一个严冬。

  2月3日,在消失了19天之后,“房姐”龚爱爱选择在北京投案。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她41套房产成为网络焦点。

  而在龚爱爱的老家神木县,拥有数个户口、大量房产并不罕见。当地人投资的房产遍布全国。此外,煤炭业投资也是资金的主要流向。

  支撑这一庞大投资业的,是渗透神木各个角落的民间借贷体系,龚爱爱也是借贷链条上的“一环”。

  随着龚爱爱的上线张孝昌被立案调查和龚爱爱被抓,这一民间借贷链条崩裂之势越发严峻。

  “大家都抢着借钱给她”

  曾是吸收资金和放贷大户,资金断裂遭债主网络举报

  龚爱爱作为“房姐”一夜成名前,在神木已经是个人物。

  1986年,她进入神木县信用联社(神木县农商行前身)大柳塔分社,从基层信贷员做起。因工作业绩突出,2004年成为神木县农商行兴城支行行长。经过多年的经营,已成为拥有房产、煤矿、酒店、购物广场的“女强人”。

  2006年后,煤矿收益呈几何级数增长,吸引大量“闲钱”加入。神木的民间借贷随之兴起。龚爱爱也加入其中,她的吸、放贷款是神木典型的操作模式——从民间吸收闲散资金再转手放高利贷。

  据多名知情人士称,龚爱爱在其控股的爱丽莎购物广场开设一家典当行,以2分至2.5分的月息从民间吸收资本,再转手以3分至3.5分的月息放贷出去,赚取其中的差额利润。

  神木有数百个非正规的典当行,龚爱爱的典当行也没有注册登记。但雄厚的资金和素有能力的形象,“令大家都抢着借钱给她”。

  而在2012年,多数典当行的资金断裂,放出的贷款无法收回。龚爱爱也遭遇这一命运,她无法偿还借贷来的资金。龚爱爱的一位生意合伙人称,龚的典当行涉及资金30多亿元。

  当地许多人的说法是:债主们讨不到钱,于是发网帖举报。“房姐”随之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

  投一个亿,收两个亿

  掌握放贷权的龚爱爱成了煤老板的“财神爷”

  和几乎所有的神木富人一样,龚爱爱的致富历程,与这座城市的几年间财富的迅速扩张息息相关。

  因传说中的三株古松得名的神木,东临黄河,西连毛乌素沙漠。除了是杨家将戍边卫疆,佘赛花的家乡,这里并没有多少让人艳羡的资本。但在这片黄土地下,有埋藏了亿万年的宝藏:神木59%的土地下都是煤层,有4500平方公里之多,探明储量500多亿吨。

  煤质的优良也属罕见,特低灰、特低磷、特低硫、中高发热量。在追求环保的现在,神木煤成为被追逐的奇货。

  2008年前后,神木进入了高速发展期。这一时期,煤炭价量齐涨,每吨从2005年的50元,升到500元;年产量从2007年1亿吨增加到2011年的7.74亿吨。

  2008年,神木在全国百强县里排名92位;2011年,跃至36位。

  神木人享尽了煤炭资源带来的红利,承包煤矿或者煤矿入股,投入一个亿,第二年就能收获两个亿,致富速度惊人。据2011年5月出炉的《中国民间资本投资报告》显示,神木县资产过亿的富豪超过2000人。

  龚爱爱也搭上了顺风车。2004年,她任县农商行兴城支行行长时,恰逢煤矿井喷式发展,在迫切需要资金的煤老板眼里,掌握放贷权的龚爱爱简直是“财神爷”。

  商人贺国桢介绍,当时的“行规”是贷款要给银行工作人员回扣,比如贷款500万就得拿出煤矿100万元的股本给贷款人作为“回报”。就在当行长的第一年,龚爱爱通过其哥哥龚子胜作为其代理人入股大砭窑煤矿1500万元。

  享受奢华之外,富起来的人开始为资金找升值的出口。中央财经大学教授李建军测算,神木民间资本总量在500亿元以上。“庞大而且活跃的资金流动,使得神木的金融市场风起云涌。”

  手写借条可贷百万

  一觉醒来,街边冒出一堆借贷公司

  2009年起,神木人为民间游资找到了升值出口——民间借贷蔓延开来。

  贺国桢回忆,几乎是一觉醒来,临街好的门店,都挂上了一块块诸如“××投资公司”、“××担保公司”的招牌。

  更多的是没有门店的皮包公司,在酒店租间办公室,甚至在家里摆张桌子,放个保险柜。再甚者,腋下夹个皮包,里面放上一沓票据,就四处游走吸贷转贷。

  马先生也成了一个“夹包族”。他介绍,2009年到2010年,神木有投资公司、担保公司、典当行以及小额贷款公司近200家。而像他这样的“夹包族”难以计数。

  这种融资方式兴起的动力,是投资煤炭业的高额回报,老板们渴望进一步投资。但从农商行和商业银行贷款手续复杂,成功率低。

  民间借贷应运而生,将投资机会较少的普通人手中的游资汇集起来,供给大老板。

  这些公司向社会吸收资金的月利息为2分到2分5厘,放贷的月利息3分5厘到4分不等。虽然远高于当时银行贷款几厘钱的月利息,但既无需担保,也无需繁琐的手续,手写一张借款单就可完成,而且几乎当场就可提钱。

  2009年开始,神木大兴炒露天煤场,炒家从本地炒到鄂尔多斯、甚至远赴新疆。一家正规小额贷款公司刘姓经理介绍,民间借贷的大量资金中有六成到七成流向房产与煤炭。而来自县金融办2011年的数据是,贷款约68%流向了煤炭、化工电力等行业。

  另一部分融资被用于满足个人消费,甚至流向赌博市场。在当地,有钱人赌博的规模越来越大,一次动用的赌资高达千万元。

  这类民间借贷与国家金融政策并不相容。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即使是正规的小额贷款公司也只许放贷,不许吸纳资金;担保公司、投资公司、典当行更是不能从事任何形式、性质的金融活动。

  但在神木,这些非金融性质的公司却公开、大规模、大范围进行金融活动。马先生介绍,当地近200家投资公司、担保公司和典当行,很少完全从事过其工商营业执照规定的业务,所进行的完全是吸收资金和发放贷款。

  在这些吸贷转贷的人中,神木县城内最受人信赖的是龚爱爱,商人乔秀峰、王文明以及张孝昌等人。

  其中,新世纪黄金珠宝城的老板张孝昌是黄金炒家,他的借条十分简陋,上百万资金的借贷手续就写在其珠宝城销售单据背面。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