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讨薪进化论:从“跳楼秀”到“江南Style”

2013-02-07 14:15  来源:南方周末

 2013年1月,武汉、西安农民工分别以“骑马舞”和“元芳”的方式讨薪。

  编者按:每年岁末,农民工讨薪大潮准时上演。这场让人心酸的“大戏”多年无解,并衍生出层出不穷的讨薪方式。2013年,“骑马舞”、“元芳”和“愤怒的小鸟”等更具理性和创意的新讨薪方式进入公众视野,“跳楼”、“跳江”等旧式维权方式正在远去。

  “讨薪秀”的背后仍是法律保障和监管的缺失。新的一年,最高法院颁布新规,将以严厉的手段制裁恶意欠薪者。希望农民工“讨薪秀”真的能有日成为历史。

  2008年到2009年间是“讨薪策划师”章和进的黄金时代。他导演民工假装“跳楼”威胁,并熟练运用媒体效应、大众影响和行政规律成功获得欠薪。

  2013年,新一代农民工以更贴近互联网潮流和年轻人价值取向的方式讨薪。“骑马舞”、“元芳”和“愤怒的小鸟”等新方式横空而出。章和进的旧式讨薪越发失去吸引力和弹性空间。

  花样百出的讨薪“行为艺术”背后,仍是法律保障的不完善、维权渠道的受阻和监管部门的缺位。

  2013年2月4日,32岁的章和进和几个朋友喝醉了酒,他站在天津一家招待所的走廊里泪流满面地呢喃着:“不想干了,这个忙越来越难帮了。”

  章和进,这位曾经的“最牛讨薪策划师”在告别“讨薪江湖”一年半后,重新回归。虽然“策划师”的光环依然没有褪色,但显然,章和进已经离开太久了,曾经的绝招“跳楼讨薪”早已被抛弃,不再灵验。新的绝招也在2013年的讨薪大戏中显得陈旧而落伍。

  章和进不明白这种变化从何而来。曾经的他“只要人站在楼顶,钱就要回一半了”。想不出对策的章和进只能反复发着同一条微博: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章和进“讨薪策划师”生涯的辉煌与没落正映衬着中国农民工讨薪方式的新变化。过去以人为工具的悲情式讨薪逐渐被抛弃,自2012年下半年起,新一代的农民工开始以“模仿外交部发言人”、“骑马舞”、“元芳”这些更吸引眼球,也更加贴近互联网潮流和年轻人价值取向的方式维护自身权益。

  新方式收获的除了同情,还有赞许与心酸的欢笑。然而这一场场讨薪大戏的背后实质上是农民工维权制度欠缺和监管乏力。

  两年,3小时

  章和进是讨薪界的“老前辈”了。在成为“策划师”之前,章和进还仅仅是建筑工地上的一个抹灰工,工作是把水泥石浆一遍遍地抹在墙面上。

  2006年,章和进遭遇了人生中第一次欠薪,那时他刚完成从农民工到包工头的身份转变,带着同村15个农民工在武汉一个建筑工地上打工。

  章和进没有想到,结账时工钱已经被老板拿去赌博了。老板告诉他,到过年时就会有钱,然而到了除夕这一天,老板却失踪了。找不到老板的农民工们只能死死盯住章和进,15个农民工都是同村的,大家发动了亲戚朋友守在章和进家门口。

  2007年大年三十,章和进家门口围满了讨账的同村人,他只能偷偷从后门溜进家里,一家人小心翼翼、不发一语地吃完了年夜饭。第二天搭第一班火车逃离了家,在武汉一家小招待所里独自过完了年。

  2007年9月,无法忍受不断被讨账者“骚扰”的妻子向章和进提出了离婚。苦苦哀求一个月后,妻子还是带着3岁的女儿离开了他。年底,老家的父亲又被气得中风了。纵然如此,章和进还是不敢回家。

  离家期间,章和进一直没有放弃通过正规途径讨回欠薪。给予他信心的是2003年国务院两部门关于用人单位不得以任何名目拖欠和克扣农民工工资的通知要求。同年10月,温家宝总理为重庆农村妇女熊德明追讨两千多元工钱,震动全国。这些举措曾经让章和进这样的“被欠薪”农民工们一度看到希望。

  但实际操作则远比想象困难。四川省农民工法律援助工作站律师杜伟介绍说,走法律途径解决一个欠薪案最长需要二三年左右,“材料就要厚厚一大本”。这对于流动性很强的农民工来说无疑会让他们望而却步。

  当2008年春节又将到来时,章和进终于无法等待了,他决定用更激进的方式去讨回被拖欠的薪酬。在农民工讨薪过程中,这不仅仅是章和进一个人的选择。

  “我那时候觉得,自己剩下的只有命这一样能用的办法了。”章和进对南方周末说。

  2007年底的一天早上,章和进带着一张39000元的欠条,一张刊有“农民工工资已开始全面清欠”的报纸和一份写在旧挂历上的遗书登上了武汉中南路一座30层高的楼顶。不到十分钟,下面的人群开始聚集。

  “我要跳楼。”章和进给110拨了电话。30分钟内,民警、记者、区信访办主任、劳动监察大队工作人员都到了。“有些人我讨债两年了,想见一面都难。”章和进说。

  章和进一手攀着栏杆,一只脚踏着护栏边缘,对劝说的人大喊:“不马上还钱我就不下去!”僵持了三个小时后,章和进走下了楼顶。第二天,在劳动局的协调下公司偿还了拖欠章和进和农民工共计34.9万元的欠款。

  “讨账两年,楼顶3小时就解决。”章和进感慨不已。

  2013年1月,武汉、西安农民工分别以“骑马舞”和“元芳”的方式讨薪。 (CFP/图)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