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店主独居9年想找七旬老人当爹 称缺少亲情(图)

2013-02-27 08:19  来源:都市时报

李女士因缺少亲情想寻找一位老人赡养 张悦

  李女士因缺少亲情想寻找一位老人赡养

  每逢与朋友聚会KTV,腾冲女子李正芬必会点唱一首《父亲》。情到浓处,也有不少人问她有关其父亲的情况,可她总是避而不谈。

  2月24日,李正芬做出了一个令旁人诧异的举动希望通过媒体寻得一名无血缘关系的七旬老翁赡养,以此寻得家庭的温暖。

  “那个家没给过自己家的感觉”

  孤独的春节长假,让李正芬第一次感觉到,“赚钱毫无意义”。

  2月24日这天,李正芬开始朝店外贴标签:“生意不做了,一切商品清仓大甩卖。”她说,最近比较压抑,打算先将货物甩卖再将店面出租,然后选择国内几个城市旅行。

  “棉鞋20元、皮衣59元、外套都只要69元钱……”在店铺内,李正芬与顾客交流起来很顺畅,俨然是一副成熟商人的模样。

  当一名顾客说这件衣服穿在自己身上不合适时,她连忙劝说:“怎么可能不好看,你身材那么好。”看到顾客有些动心,她又追击说:“这样,衣服你拿回去穿。如果脱色,你拿来退给我。另外我还让你10块钱。”

  李正芬目前经营着两家店铺,位于昆明市五华区丰宁路附32号和34号,面朝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地段不错。楼上还有18间改装过的出租房也属于她。

  这两间店铺,是李正芬与前夫离婚后来到昆明时特意盘下的,原打算作为女儿将来的嫁妆。

  可如今,因为女儿与自己的亲情越来越淡,甚至变得生疏,李正芬说她变了想法,“我已没有亲人,因此对未来不抱有太多念想。”

  在房客、昭通人袁女士看来,李正芬是一个自立自强、有独立思想的女人,只可惜形单影只。李正芬也承认如此。说到家时,她表现出难得一见的脆弱:“我很孤独,那个家没有给过自己家的感觉,想找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父亲。”

  8岁开始担负家庭责任

  李正芬老家在腾冲县城,她还有三个哥哥、三个嫂子以及一个妹妹。李正芬说,兄妹们的条件较好,都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而自己的家庭条件与之相比悬殊。“大家族比较传统,认为女人嫁给男子应该从一而终,而我是离过婚的,在家中受到排挤。”

  根据李正芬提供的身份证件,她1968年出生在云南腾冲县城五街,今年44岁。在李正芬的印象里,小时候的家庭条件并不富裕,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父亲是邮电局员工,母亲在气象站上班,两人当时的月工资合计才18块钱,就要养活一大家子人。”

  “从8岁开始,我就开始担负家庭责任,每天要挑3担泔水喂猪,提4担清水给自家喝,有时还要到县城周边的稻田里割猪草和帮3个哥哥洗衣裤。”李正芬说。

  从腾冲城关镇中心小学毕业后,李正芬又在原腾冲县城关镇中学读了3年中学。14岁半,李正芬拿到了中学毕业证。“当时学习成绩不太好,在父母的同意下,我最终决定放弃继续读书,到腾冲县制药厂打工。”李正芬说。

  在腾冲县制药厂工作的半年时间里,李正芬养成了存钱的习惯,她一度存了100多块钱,在当时,这已是一笔不小的财产。后来李正芬报名上了腾冲工业会计学校,考试加上4个月的学习共花了半年时间。之后,她进入腾冲印书集团有限公司工作,真正实现了经济的独立。

  家人希望她能回家好好沟通

  李正芬的人生轨迹在1990年发生转变。

  因为生活上的矛盾,她在老家腾冲与前夫离婚,年幼的女儿判给了她。从那时起,李正芬生活压力陡增,她辞掉工作,先后在腾冲开过书店、茶室和养殖场。

  考虑到尚有老母在世,直到2004年,李正芬才做出闯荡昆明的决定。来到昆明后,她在小吃店里当过服务员,还相继经营过水果、鲜花等生意,最终谋得两个店面。

  李正芬反复用“那个家没有给过自己家的感觉”这句话作为自己之所以不回家的原因。但这种想法,她的家人无法接受。

  母亲李尚仙在电话里苦劝李正芬回家,她期盼着与女儿在老县城一起过日子。李尚仙认为,女儿性格强硬,脾气也不太好,喜欢做冲动的事。而李正芬的妹妹李正美也持同样态度,她认为姐姐情绪很不稳定,“即便家庭之间有矛盾,也是可以好好沟通的。”

  在听到母亲想寻找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老人赡养的决定后,李正芬22岁的女儿刘婷婷更是气愤。她直言道:“我无法给她任何建议,她的决定没有人能够撼动,只有她自己想好作出决定。”

  孤独感催化“寻父”决定

  今年,已是李正芬在昆明度过的第九个春节。李正芬说,这些年来,女儿就只和她共度过一个春节,后来两人因为生活中的琐事闹翻了,女儿决定回腾冲父亲身边。此后她始终是独自一人。今年除夕夜,李正芬只是在出租房内随便吃了几块奶油巧克力,便睡下了。

  伴随着这样的孤独感,埋在李正芬心底的一个想法也迅速发酵。她说自己开始想念父亲,希望寻找一个无血缘关系的男性老者进行赡养。“这不是冲动的选择,我已经考虑了十多年。”

  李正芬说,她如今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却体验不到做女儿、做母亲的亲情温暖,爱情上也不顺遂,经常感觉到痛苦万分。

  她时常怀念亡父。李正芬记忆中的父亲,性格随和,生活中也特别疼爱自己。“虽然他工作比较繁忙,每周也只能回家一次,但总是会带些零食回家给我。”

  李正芬说,父亲在世时对自己很好,但是要求很严格。她有一次向父亲要一块钱零花,说给朋友买一本书和一个文具盒。可那时,父亲的口袋里只有五毛钱。李正芬当时就吵闹起来,甚至赌气说再也不去读书了。

  “但父亲没有打骂我,他只是耐心地告诉我,五毛钱也可以买很多东西,也是够你花一个星期的早点钱。人从小就应该养成节约的好习惯。”李正芬说。

  李正芬感到遗憾的是,父亲53岁时就因病早逝,让自己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如果他没有过世,我可以尽到许多孝心。”

  为了弥补这种遗憾,李正芬萌生出一个想法:寻找一名无血缘关系的七旬老翁赡养,以此寻得家庭的温暖。她希望对方有文化素养、脾气性格好,有没有钱都无所谓。

  对话李正芬

  我就是想寻找家庭的温暖

  记者:在你看来,父亲是一种怎样的形象?

  李正芬: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也是孝敬老人、疼爱子女的人。在我已过世的父亲身上,这些优点都有,所以我更加想念他。正是因为少了父亲陪伴长大,所以才造成我这种独立的性格。

  记者:为什么不想回老家?

  李正芬:我不留恋那个家,没有亲情,让我感到冰冷。母亲不善于表达心中的爱,其他兄弟姐妹高高在上,从不主动和我联系。我和他们不合拍,没有共同语言。

  记者:寻找一个老翁赡养的想法是突如其来的吗?有无其他途径可以替代?

  李正芬:找父亲的想法不是突如其来的。我最主要的目的是想寻找家庭的温暖。在昆明举目无亲,离婚这么些年,女儿都是在老家腾冲和她父亲过的年。看着别人一家团圆过年,所以每到过年就觉得伤感。至于其他途径目前我想是没有的。

  记者:你担心遭人非议吗?

  李正芬:我不怕别人议论我。人在社会上,自己开心就行,日子是我在过。所以,不担心。因为我内心深处只是想寻得一个父亲,这是最纯粹的想法,很单纯的。

  记者:如果某个老人愿意,你想对他说些什么?

  李正芬:如果我们看对眼,可以做父女的话,我会在你有生之年尽一个女儿的孝道,会给你一个温暖的家,也希望你给我一份父亲对女儿的爱。

  专家分析她需要父爱还是爱情?

  对李正芬遇到的问题,云南省婚姻家庭师协会首席婚姻家庭咨询师师美琼认为,第一种可能是当事人从小失去父爱,又没有从婚姻关系中得到爱。她的这种行为,其实是在寻找一种补偿,也可以说是找一个情感的宣泄口。当然,这种感受很可能不是她最真实的想法。

  同时,师美琼认为还有第二种可能。“在她的年龄段,应该是去找一个丈夫。看得出,她内心深处有情感需求,只是从以前的感情中没有得到爱。至于她受过怎样的伤害,需要通过心理疏导来澄清。当然,她想通过赡养老人的方式得到爱也是可以的。”

  师美琼认为,如果从慎重的角度出发,李正芬需要了解自己到底是需要父爱还是爱情,然后再做出决定。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