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拆二代”挑媳妇爱白高美 过半愿娶拆迁女

2013-02-28 08:21  来源:中国新闻网

  郑州“拆二代”挑媳妇最爱白高美 更倾向找拆迁女

  商报“拆迁女”报道引发热议,8522个网友“绝对愿意”娶她们

  作为更多家产的继承人,“拆迁男”们的择偶标准是什么?

  “拆二代”挑媳妇:最爱白高美

  他们普遍结婚较早,倾向于找邻村人,婚后往往要求媳妇在家带孩子

  反馈

  过半人愿娶“拆迁女”

  昨日,河南商报“郑州拆迁女”系列报道引起广泛热议,在发起的话题“你愿意娶"拆迁女"吗”的调查中,有8522个网友选择“绝对愿意”,超过总人数的一半,而其他两个选项“要看缘分”和“伺候不起”,分别有4463人和2988人选择。

  选择“愿意”的网友认为,“拆迁女”和平常女孩没什么两样,她们也上过学受过教育,找个对眼的,心里又舒服日子还滋润,两全其美,何乐不为?

  网友孙先生说,除非他十分喜欢的女孩正好是城中村的,否则,他不愿意因为贪图房子和钱,专门奔着“拆迁女”去。他是“农二代”,但更是“奋二代”,依靠他人过舒服日子,不是他的风格。

  微博网友@囧囧庄讲了她同事的故事。她说,同事和青梅竹马的男友从高中开始相恋到毕业后辗转两地,她努力参加各种考试奔向他所在的城市,不在乎他清贫如洗,终于在郑州相聚后却分手了。男友的理由是:“我家条件不好,我想找城中村的,拆迁能补好多钱。”

  网友“zhaoli”留言说,他朋友娶的是陈寨的一个姑娘,陪嫁品是一栋楼,但结婚那天他朋友给新娘跪了3个小时,因为酒喝多了。

  现状

  “拆迁男”结婚普遍较早

  娶个“拆迁女”,能少奋斗10年。往往占有更多家产的“拆迁男”,择偶的标准是什么?

  和“拆迁女”一样,“拆迁男”结婚也普遍较早。在他们的父母看来,房子不愁了,晚结婚不如早结,福利什么的更容易拿到。

  王波家在郑州市北环一个城中村,家里有栋十几层的楼房,房租一个月有好几万。不爱上学的他,高中毕业就不上了。

  在家闲了几年,王波每天和朋友吃饭、打牌,偶尔帮家里收收房租。其间也做过几份工作,但是一个月一两千元钱还不够花的,还得被老板管着,他就辞了,“做工作也就是找点儿事儿干,不那么游手好闲。”

  王波家的这栋楼还在往上盖,因为有传闻,这片儿快拆迁了。

  1988年出生的王波去年结了婚,这在他们村算是晚婚了。“我们这片儿早晚得拆,也不知道拆迁时会按什么标准赔偿,听说按人头、按地、按房屋所占面积赔偿的情况都有。”

  王波说,如果按照人头分房子,一结婚,媳妇占一份儿,万一再生个孩子,就能分三份儿房。

  择偶标准

  找媳妇更倾向于“拆迁女”

  和王波的情况一样,燕庄的张浩说,村里和他大小差不多的孩子,除了一两个当兵的,大都早早结了婚,“在我们村里,一半男的都是初中或者高中毕业就不再上学了。”

  在他们村,找老婆基本都找本地人。

  张浩的妈妈告诉记者,她那时候给儿子介绍对象,首选附近村庄的,“我觉得儿媳妇得和我家孩子门当户对。”

  她说,找附近村子的,一是知根知底,二是家庭条件都差不多,不用担心对方是为了钱,“大家都知道现在拆迁会赔房子赔钱,有些女的看重的仅仅是房子和钱,不会对我儿子真好。”

  王青红在郑州市一家私营企业上班,是郑州市东韩寨的居民。他说,找“拆迁女”是因为互相之间熟悉,比较放心;另外,都是城中村的,最起码可以保证有个房子,如果找个外地的,家里亲戚来郑州,比较麻烦。他所认识的人里,就没有找外地媳妇的。

  找外地媳妇,相貌是首选

  如果找外地媳妇,会是什么标准?在一些“拆迁男”看来,别的啥都不考虑了,还不得挑挑相貌?

  谈到当初找媳妇的标准,王波说他的第一个原则就是个子不能矮,得看着顺眼,“得为我们后代的基因考虑。”其次就是要和自己谈得来,“两人生活,有话聊才能过下去。”

  王波的妈妈告诉记者,她对儿媳妇的要求首先是贤惠,“对我儿子好,孝敬老人,人品好就行。”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拆迁男”的父母如果挑选外地媳妇,会着重挑相貌,要高一点、白一点、漂亮一点,在贤惠方面也会要求高个八度。

  这种挑剔,让一些“外地女孩”退避三舍。

  高女士现在未婚,河南安阳人,大学本科毕业,在郑州工作。经常有人给她介绍对象,曾经遇到过一个很不错的小伙子,家是郑州陈寨的,但小伙子的妈妈有些挑剔。用高女士的话说,是比较极品,身高、体型、会不会做饭,如果嫁过来陪嫁规格不能低于什么标准等。

  高女士说,这触犯了她心里的底线,赶紧告吹了。

  故事

  想工作的她被孩子拴住了

  符合了多方标准,嫁给了衣食无忧的城中村“拆迁男”,这些女孩生活得如何?

  2007年,同样来自城中村的徐云嫁到了十八里河的一个城中村。

  徐云老公家里有一栋六层的楼房,一层面积400多平方米,一年光房租十几万。

  “结婚之前我在一家公司做销售。”徐云说,结婚前,老公也在一家公司上班,这几年房租越来越高,家里的收入越来越多,老公渐渐地也不出去工作了,“每个月收收房租,再加上村子里的福利,足够我们一家人生活了。”

  2008年,徐云生了第一个孩子,2010年生了第二个孩子。

  “每天在家照看孩子,我也闷坏了。”徐云说,她很怀念原先每天上班的日子,想出去工作,但被孩子拴住了。

  要想过得幸福 还得靠爱情和奋斗

  “我们这儿有几个找外地媳妇的倒还挺幸福。”张先生在郑州市侯寨乡住,娶了一个南阳妹子。

  张先生很能干,做家电生意,靠自己能力买了房,日子过得很滋润。这种滋润并不是全靠拆迁补助。

  张先生的邻居党女士就很羡慕这两口,她说这俩人走到一起挺不容易,大学毕业时差点分手,后来一起在郑州工作,一起吃过苦也享受过学校里的轻松日子,“要想过得幸福,还得靠爱情和奋斗。”

  但郝女士就没这么幸运了。她毕业于北京一所名校,学工科,硕士学历,家是荥阳的。

  28岁那年,她通过相亲嫁到了郑州市柳林的一户人家。嫁过去后,公公婆婆倒是挺好,但看不惯她出去工作,总劝她“反正家里不缺钱,你辞了回家生孩儿吧。”

  老公不会做任何家务事,一生气就关机玩消失,并且不太理解郝女士的奋斗观。

  郝女士说,她老公觉得生活就是生活,不理解工作带来的乐趣和压力,“有时候沟通都困难。”(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