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岁白领裸辞寻找隐居地 要求有水电能上网

2013-03-11 13:09:41  来源:新闻晨报

37岁白领裸辞寻找隐居地 要求有水电能上网

 制图/张佳琪 

  “隐居”二字,对于都市人来说,有着莫名的诱惑。多少人有过抛开一切寻梦“桃花源”的想法,不过践行者却寥寥无几。一位住在上海浦东的白领日前踏上了寻找隐居胜地之旅,原本只想探访江西寻乌和广东河源两地,没想到却没刹住车,一路开到了新疆。三个月过去了,他还在路上……

  放弃两万月薪,一路睡车厢

  “准备了两个多月,终于出发了。目标是江西寻乌和广东河源,我不喜欢订太多的计划,计划没有变化快,我喜欢充满变数的生活,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这样神秘感与希望同在。”网友“jack17575”从今年年初开始在网上直播《单车考察隐居地》,和网友们分享自己在旅途中的点滴。

  从帖子中可以看出,他为了这趟寻访之旅准备了很多。他在“坐骑”SUV的车顶装载了两块太阳能电池板,为了节省旅店住宿费,他还动手将车厢后部改造出了一张床——用八个箱子摆成了床板,再将铺盖铺上,还在车窗上装了窗帘。天色渐暗之后,他将车子停在可免费停车的任何地方,躺到车厢后部美美睡上一觉,每隔几天,会在小旅馆内洗澡休整一晚。一日三餐几乎都在路边小店内解决,车上还有电热锅,以便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时能够温饱。出门三个多月,他花掉了3.6万余元。

  从上海开始,途经江西、广东、云南、西藏等地开到了新疆,他在帖子里总会随时记录感想。他还风趣地谈各地的山:“东北的山是用来长松树的;江西的山是用来种脐橙的;梧州的山是用来挖红土的;桂林的山是用来画画写生的;上海的山是用来饭后消食的。”

  旅途中的“jack17575”不愿公开姓名,他对记者说:“叫我老风,来去如风的风。”今年37岁的老风原是东北人,15年前来到上海,现已成家立业。为了隐居之旅,他辞了职。“三十而立,四十不惑。我离不惑之年没几年了,却发现自己对人生对未来还是一片迷茫。”老风坦言自己正处于事业上升期,月入两万,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不过,这一切都被他放弃了,而契机正是去年底所谓的“世界末日”。“我不相信真有末日,但是假如真的末日来临了,我肯定对现在忙碌又索然无味的生活不满意。”老风和家人商量之后决定有所改变,于是辞了工作独自驱车上路。

  理想之地要有山、水、电、网

  辞职后的老风在逛论坛时认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最初两个目的地就是朋友推荐的。“我在寻乌和河源考察的隐居地都不是市区里,而是一些承包的山地,比如脐橙园和养鸡的荒山,山上的环境非常艰苦,只有几间水泥简易小屋,烧菜还用灶头,晚上很冷很寂寞。”有朋友推荐老风去云南看看,他便一不做二不休,一鼓作气沿着江西、广东,开到了西双版纳,现如今他已经途经西藏开到了新疆,“这一路的风景尤其漂亮,特别中意云南省的墨江县,生活气息恬淡舒适,商业气息不浓厚,也不算很偏僻。”“与其说是真的隐居,倒不如说是搬离城市,换种不一样的生活罢了。”老风坦言他心目中的隐居绝非是与世隔绝,谈到隐居地的标准,他的回答是:“有山、有水、有田、有水、有电、有网。如果适合规模化种植就更好了。”

  对话:被工作套牢15年,想过不一样的生活

  老风心里究竟如何衡量工作和生活的分量?记者试图走进他的内心。

  记者:你在上海从事什么工作?归隐山林是你的一时冲动吗?

  老风:我从事设备维护方面的工作,在上海也算是有车有房的小康之家,但是因为工作原因手机 必须保持24小时开机状态,如果遇到设备紧急故障,大半夜也得赶去维修,所以我几乎被工作套牢,假期也脱不开身。虽然在上海待了15年,但是只去过上海周边几个古镇,再远点的地方都没机会去。

  我一直梦想着能回归农耕生活,这次辞职也算是一次冒险之举。

  记者:辞职后对未来有什么设想?会携家离开上海吗?

  老风:我是“裸辞”的,完全没有给自己留后路,也算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吧。我很想尝试靠养殖业来生活,可以承包一片田地,规模化种植有机绿色蔬菜,这样既可以保证家人饮食的安全性,还可以靠此来盈利,算是隐居加创业。不过这些牵扯到的因素太多,都还只是预想。这次也是我一个人出门,没有带上家人。以后会不会卖掉上海的房子,把家人的户口迁出,我还没有和她们商量好。

  记者:一路的旅程给你最深印象的是什么?

  老风:在路上能看见很多与上海等大城市完全不同的风情,我要给陌生人拍照很少有被拒绝的。小地方好像比城市人少了些心机和提防,也更加热情。也许就是所谓的淳朴吧。

  记者:很多人看了你的帖子也想辞职隐居了,你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老风:要想摆脱大城市的生活是需要勇气和充足准备的,尤其是依赖惯了城市生活的人。小地方空气清新,安静宜人,但是必须耐得住寂寞和辛劳。隐居时没有24小时便利店,也没有遍地的wifi热点,所以有隐居想法的人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也要挑好地点,尽量不要与世隔绝。

  [记者手记]

  一隐解千愁?且慢!

  和老风聊天时,记者从他爽朗的语调中能感觉到他的快乐,就好像一只被禁锢多年的鸟挣脱牢笼的瞬间发出的啼鸣。显然,这一声啼鸣和帖子内“隐居”、“寻找”这类词汇、图文并茂的帖子感染了很多梦想逃离城市的白领们,“我也想去隐居”、“我这就辞职”等“豪言壮语”也充斥在留言内。

  可是,记者想对“准隐士”们说一句“且慢”。

  作为一个热爱在路上的人,记者也认识了不少真的隐士,他们在丽江、拉萨、凤凰这些胜地开着一家饭馆或者客栈,这些店铺在小众范围内都有不错的评价。“养养猫狗,晒晒太阳,种种花草”似乎成为驴友们对他们生活的概括,然而事实绝非那么简单。

  伴随着“慢生活”节奏的,是办事效率的低下;蓝天白云又人迹罕至的地方,显然交通不便;而漫天繁星呢,似乎和24小时便利店是反义词……单调的生活、不便的出行和艰苦的环境,隐居二字听上去很美,但是否适合早已依赖大都市的人来说还是一个问号。

  说到底,老风这趟出行只是一次找寻之旅,他虽然裸辞出门,但并没有一时冲动贸然携家带口离开上海。在“有山有水有田”的梦想召唤下,他没有忘记“有水有电有网”的现实。老风看似感性的行为下,还是保持了一个理性而谨慎的头脑。

  大城市中的喧嚣拥挤固然容易令人萌生厌烦,远处的小地方也并非都是天堂。如果将逃离城市去隐居的模糊念头鲁莽仓促地付诸实践,不见得能解决眼前所有的愁闷,弄不好还徒增烦恼。还是那句话,“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要不要隐居,您可得悠着点儿。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