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元阳龙虾蛀空3万亩梯田 政府拨百万灭虾

2013-03-20 08:17:55  来源:云南网

农科站的工作人员拿着挖出的小龙虾

  农科站的工作人员拿着挖出的小龙虾

小龙虾打的洞有手臂那么粗记者王宗林

  小龙虾打的洞有手臂那么粗记者王宗林

  每年11月到次年4月,是元阳梯田的最佳观赏期。小龙虾的入侵,对于进入最佳观光季的元阳梯田构成了巨大威胁。

  “梯田都被小龙虾蛀蚀空,梯田都无法种了。如此下去,梯田美景将受到影响。”在梯田边生活了几十年的朱先生透露自己的担心。

  餐桌上美味的小龙虾已经成了哈尼人和哈尼梯田的噩梦。元阳梯田核心区几万亩的梯田,被“打洞高手”小龙虾破坏,部分梯田田埂被小龙虾蛀空而垮塌。小龙虾蛀空了哈尼人祖祖辈辈生存的梯田,危及到哈尼人的吃饭问题,让梯田无法存住水,梯田美景不再。

  为了保护梯田美景,红河州、元阳县两级政府从2012年开始,每年出资110万元购买农药清剿小龙虾。

  一场人虾大战正在元阳县进行。

  溯源村民从外地买龙虾回来养

  原本在中国长江下游省份比较多的小龙虾,怎样来到边疆的元阳县呢?

  元阳县农业局水产站技术员陈文光说,经过农业局的调查,是元阳县新街镇水卜龙一名在外地打工的村民觉得小龙虾好吃,从外地购买了小龙虾后在自家的一丘田里放养。后来,很多村民觉得好吃,相互带回来养殖,让小龙虾在元阳县迅速繁殖开来。

  元阳县新街镇土锅寨村委会党总支书记李学说,2006年底,邻村的一名村民就从通海县带回来几只龙虾放在梯田里养殖。至于梯田里的小龙虾缘何发展得那么快,李学觉得是相互赠送所造成。李学说,这几年干旱,受到小龙虾的危害,梯田经常关不住水。小龙虾又喜欢打洞筑穴,对水稻也有破坏作用,村民对小龙虾恨之入骨。

  破坏每亩梯田被挖近百个洞

  根据当地政府统计,到2011年,小龙虾已经发展到元阳县新街镇、攀枝花等6个乡镇、35个村委会,危害着3万亩梯田。根据农业局技术人员调查,在新街镇梯田核心景区,受小龙虾危害比较深的梯田里,每亩梯田被小龙虾挖了近百个洞,洞穴最深的有1米多。走进梯田,到处都能看到这些洞。小龙虾对梯田景观最大的危害是,遭到打洞后的梯田无法关住水,就出现干涸。去过梯田的人都知道,梯田在冬季放满了水是最美的。红河州州长杨福生看到小龙虾危害梯田后说,“一定不要让梯田变成干田”。

  村民发现,小龙虾是打洞高手,一只小龙虾打的洞有手臂那么粗,深度长达1米多,从上一个田埂打到下一个,整个梯田田埂都会被打通。狡猾的小龙虾怕被人发现,经常打上下两个洞来迷惑村民。

  被小龙虾打过洞的梯田,只要一放水,就到处渗水。关不住水,田就无法栽种。龙虾比较多的田埂早已被蛀空,只要轻轻一踩就会垮塌,而要修复这样的田埂要一整天,村民开始痛恨小龙虾。

  李学说,一开始,村民对小龙虾还很好奇,很多村民都去捉来下酒。而现在,昔日的美味小龙虾已经变成一大害虫。

  措施生物和药物双管齐下进行防治

  为了梯田美景不会“失色”, 2012年4月8日,栽秧前夕,红河州各级部门在元阳县召开了“红河州南部六县小龙虾统防统治会议”,红河州农业局、梯田管理局、元阳县政府等多个部门参加,会议确定了“政府领导、业务部门指导、农户广泛参与”的梯田小龙虾歼灭战,由红河州财政拨款100万元、元阳县政府拨款10万元用来购买农药和相关器械歼灭小龙虾,一场人虾大战在元阳展开。

  为了这场小龙虾歼灭战,红河州水产站、元阳县农业部门等技术人员反复到田里做试验,既要灭掉小龙虾,还不能灭掉梯田里的其他生物。最终系列方案确定为:一、生物防治。收割稻谷时,村组集中组织人员日常耕作时进行捕捉。8到10月是亲虾产卵季节,村民将洞穴堵住,阻止亲虾繁殖。在梯田里投放鲤鱼、鲶鱼、黄鳝和黑鱼等小龙虾的天敌,同时放鸭子、牛蛙、青蛙直接吃小龙虾。二、药物防治。每亩放400毫克敌杀死(溴氰菊酯),这个剂量刚好能杀死小龙虾,而不伤害其它生物,它的药效只有48小时。

  此外,元阳县农业局还制作了小龙虾防治手册,做到村民每户一册。在有小龙虾的六个乡镇设立联络站,村民一旦发现小龙虾,随时可以领取药物进行消灭。

  为彻底消灭小龙虾,元阳县政府发布了多项禁令:禁止在梯田里养殖小龙虾;全县境内水产品经营户禁止在境内出售小龙虾活体,发现出售的一律没收销毁,水产经营户只能经营冷冻个体。

  据不完全统计,去年一年的人虾大战中,元阳县清理死虾370万只,政府将小龙虾进行深埋处理。农业局的技术人员陈文光说,去年的歼灭战中,由于梯田干旱,部分受小龙虾危害的田块已成干田,其洞穴太深,无法喷洒药物。梯田地势复杂,田与田之间的水沟、湿地、田埂存有小龙虾个体,这些小龙虾会从洞里跑到没有打药的田里。加上小龙虾适应能力强,繁殖迅速、迁移快等原因,今年梯田里再次发现众多小龙虾。

  今年新一轮的小龙虾防治工作已经开始,红河州、元阳县政府将再次拨款110万元来消灭小龙虾,新一轮的小龙虾歼灭战再次打响。

  试验洞穴有农药小龙虾会快速转移

  今年政府防治小龙虾的计划还未出台,元阳县农业局技术员陈文光已经与同事一起无数次来到梯田,与新街镇农科站在元阳县小龙虾发源地水卜龙村搞试验田。

  3月15日,新街镇农科站工作人员小孟来到田边,发现田埂边到处是小洞,田边上有很多死掉的小龙虾。小孟说,这几丘田是他们用来做药物试验的,洞里打了药,大部分小龙虾已经死亡,但田埂边还能找到活着的小龙虾。因为小龙虾打洞很深,水没能淹到的地方,小龙虾就逃过一劫。

  田埂边,有一处松土,用手一扒,就发现一个小洞,小孟把整个手臂都伸了进去。不料,指头被龙虾夹住,小孟忍着疼痛将其捉了上来。小孟说,小龙虾就是靠着这对螯来打洞的。在田埂的另一处,有个小龙虾打的洞直通下一丘田,只要扒开洞,上一丘田的水就从洞里流走了。

  “下面这丘田里是没有打过药的,肯定有很多小龙虾,其它田里有部分都跑到这里来了。”顺着小孟的指引,可以看到最下面的田里,小龙虾到处乱窜。小孟说,通过试验可以证明,小龙虾迁移迅速,还会通过洞穴快速转移。为了防止人去捉,小龙虾一般都打上下两个洞穴,用来迷惑村民。

  在土锅寨村委会箐口民族村,村民指着村子的梯田说,小龙虾已经将几个田埂都蛀垮了,现在村里年轻的劳动力外出打工的多,修复田埂太费力,有几个还没有修复好。土锅寨村委会的领导表示,防治龙虾成了村民现在最主要的工作,如果不加紧防治,梯田美景将不复存在。

  小孟说,今年看到的小龙虾已经少了很多,根据观察,年龄大的龙虾已经在去年被消灭。回忆起去年捉龙虾的情景,小孟说,一块2000平方米的田里,工作人员捉到过2000多只小龙虾,整个田埂已经被蛀空,根本无法关住水,只要一碰就塌方了。

  为什么在小龙虾聚集地长江中下游没有造成那么大的危害。那是因为梯田特有的地势所造成。“小龙虾喜欢穴居,就爱在田埂上打洞,所以对梯田的影响非常大。”小孟说。

  小龙虾在3万多亩的梯田横行,涉及的农户1万多户,具体的损失目前还无法统计。2012年到2013年,用两年时间,元阳县将集中人力、物力、财力,打一场小龙虾歼灭战,把小龙虾的危害完全控制住。目前,元阳县政府已经把小龙虾的防治当做首要的工作来抓。

  王宗林

  相关:

  元阳梯田已列为申遗候选名单

  元阳梯田位于元阳县哀牢山南部。哈尼族开垦的梯田随山势地形变化,因地制宜,坡缓地大则开垦大田,坡陡地小则开垦小田。元阳梯田规模宏大,仅元阳县境内就有17万亩,是红河哈尼梯田的核心区。

  哈尼梯田曾被国家林业局批准为国家湿地公园,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列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被国家文物局列入2012~2013年正式申遗候选名单之一。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