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精神失常后好伤人 父亲自制脚镣锁其2年

2013-03-25 07:29:00  来源:市场星报

  本报讯(任德林 记者 志强 文/图) 在一间阴暗的危房中,他穿着单薄的衣服,蓬头垢面蜷缩在地铺上,两脚踝处被家人自制的脚镣死死卡住,脚镣的一端则牢牢地固定在地锚上。他就是淮北任集村的朱小兵,妻子失踪后,他突然精神失常,常常攻击人,家人无奈只好用脚镣将其锁住,这一锁就是2年多……

  现场: 男子被脚镣锁在破屋里

  3月21日,记者在知情人的带领下,驱车来到淮北市南坪镇任集村,在村间小路上颠簸近半个小时后,在一处破败的瓦房前停了下来。

  记者下车注意到,这个农村院落很是破旧,墙面上青砖已经风化,墙体也有多处开裂。

  “我也是没有办法,才用脚镣把孩子锁起来的。”朱小兵的父亲一边说着,一边指着院子西边一间破屋。

  记者跟随朱父来到破屋前,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透过窗户,记者看到屋内地上有一块木板,木板上有一层破旧的棉被,棉被下睡着一个人。

  老人说,这就是他的儿子朱小兵,今年33岁。

  记者环视屋内,看到地上还有一个半个手腕粗的地锚,深深嵌入在地上,地锚上连接着中指粗的铁链,铁链另一头的脚镣,紧紧地卡在朱小兵的脚踝上,二十公分长的铁桶子,直接裹在肉上,让人看了心生寒意。

  朱小兵的父亲告诉记者,把儿子用脚镣锁住,是不得已而为之,要是不锁住他,他有时会出来伤人。说起自己的儿子,近6旬的朱父,又无奈又心痛。

  原因: 疑老婆离去受刺激

  朱父告诉记者,大概在2008年的春天,朱小兵的媳妇莫名失踪,这之后朱小兵的精神开始失常。有一天他突然用菜刀砍伤家人。此后,包括菜刀、剪子在内的任何“危险品”都不敢放在家里。家人也带着他到各大精神病医院医治,但花光了家里的积蓄,病情却反反复复时好时坏。

  “儿子伤人,太恐怖。” 说话间,朱父摘下头上的帽子,用手指着头上一块大伤疤,告诉记者,去年某一天晚上,小兵突然跑了出来,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他房门打开,冲进屋里,对着他和老伴大声怒吼“我要杀死你们”,朱父赶紧安抚他说,小兵不要这样,我给你钱。然后掏出一叠零钱递给他,但小兵不仅没有理睬,还拿起板凳朝他头上砸了去,当时就鲜血直流。“我心想坏了,可能要死在儿子手来了。”说到这里,朱父亲的眼眶微红,几滴老泪在眼眶打转。

  朱父: 曾经想过把他饿死算了

  在另外一间偏房里,记者还看到一个用粗钢筋焊接而成,长近两米、高约1米多的大铁笼子。

  朱父告诉记者,这是2年前小兵精神失常严重时,家里花费了2千多元专门找来电焊工制作的,“我在电视里看到,有人为了控制精神病人伤人,专门制作了铁狗笼,把人囚禁在里面,我也想用这种方法防止他伤人。”朱父说。

  然而即使是这样牢固的铁笼,也关不住小兵,他多次把钢筋弄开,从铁笼里逃出。

  无奈之下,朱父又特制了一个钢制脚镣,这才基本控制住小兵。

  “我和老伴都一把年纪了,不知道还要用脚镣锁住他多久,总有一天我和老伴都走,到时候小兵又有谁来照顾?”一想到未来,朱父就忧心忡忡,“我曾经都动过把他饿死的念头!”说到这里朱父语气中充满了哽咽。

  如今,年迈的朱父靠拾破烂补贴家用,“我每天在外拾破烂时,心都不安,生怕小兵挣脱枷锁跑出去,伤害别人。”

  村书记 : 正在安排低保

  “我是看他长大的,是个很聪明懂事的小伙子。”同村的任琪老英大娘告诉记者,小兵小时候是个很乖巧的孩子,学什么会什么。只从老婆突然离开他后,精神就有些不正常了。“我家的孙子,都不敢在家呆了。”邻居李大姐说。

  “ 我们正在给朱小兵解决低保问题。”任集村书记告诉记者,村里还为他们申请了危房改造款,不久小兵家就可以拿到这笔。

  本报讯(任德林 记者 志强 文/图) 在一间阴暗的危房中,他穿着单薄的衣服,蓬头垢面蜷缩在地铺上,两脚踝处被家人自制的脚镣死死卡住,脚镣的一端则牢牢地固定在地锚上。他就是淮北任集村的朱小兵,妻子失踪后,他突然精神失常,常常攻击人,家人无奈只好用脚镣将其锁住,这一锁就是2年多……

  现场: 男子被脚镣锁在破屋里

  3月21日,记者在知情人的带领下,驱车来到淮北市南坪镇任集村,在村间小路上颠簸近半个小时后,在一处破败的瓦房前停了下来。

  记者下车注意到,这个农村院落很是破旧,墙面上青砖已经风化,墙体也有多处开裂。

  “我也是没有办法,才用脚镣把孩子锁起来的。”朱小兵的父亲一边说着,一边指着院子西边一间破屋。

  记者跟随朱父来到破屋前,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透过窗户,记者看到屋内地上有一块木板,木板上有一层破旧的棉被,棉被下睡着一个人。

  老人说,这就是他的儿子朱小兵,今年33岁。

  记者环视屋内,看到地上还有一个半个手腕粗的地锚,深深嵌入在地上,地锚上连接着中指粗的铁链,铁链另一头的脚镣,紧紧地卡在朱小兵的脚踝上,二十公分长的铁桶子,直接裹在肉上,让人看了心生寒意。

  朱小兵的父亲告诉记者,把儿子用脚镣锁住,是不得已而为之,要是不锁住他,他有时会出来伤人。说起自己的儿子,近6旬的朱父,又无奈又心痛。

  原因: 疑老婆离去受刺激

  朱父告诉记者,大概在2008年的春天,朱小兵的媳妇莫名失踪,这之后朱小兵的精神开始失常。有一天他突然用菜刀砍伤家人。此后,包括菜刀、剪子在内的任何“危险品”都不敢放在家里。家人也带着他到各大精神病医院医治,但花光了家里的积蓄,病情却反反复复时好时坏。

  “儿子伤人,太恐怖。” 说话间,朱父摘下头上的帽子,用手指着头上一块大伤疤,告诉记者,去年某一天晚上,小兵突然跑了出来,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他房门打开,冲进屋里,对着他和老伴大声怒吼“我要杀死你们”,朱父赶紧安抚他说,小兵不要这样,我给你钱。然后掏出一叠零钱递给他,但小兵不仅没有理睬,还拿起板凳朝他头上砸了去,当时就鲜血直流。“我心想坏了,可能要死在儿子手来了。”说到这里,朱父亲的眼眶微红,几滴老泪在眼眶打转。

  朱父: 曾经想过把他饿死算了

  在另外一间偏房里,记者还看到一个用粗钢筋焊接而成,长近两米、高约1米多的大铁笼子。

  朱父告诉记者,这是2年前小兵精神失常严重时,家里花费了2千多元专门找来电焊工制作的,“我在电视里看到,有人为了控制精神病人伤人,专门制作了铁狗笼,把人囚禁在里面,我也想用这种方法防止他伤人。”朱父说。

  然而即使是这样牢固的铁笼,也关不住小兵,他多次把钢筋弄开,从铁笼里逃出。

  无奈之下,朱父又特制了一个钢制脚镣,这才基本控制住小兵。

  “我和老伴都一把年纪了,不知道还要用脚镣锁住他多久,总有一天我和老伴都走,到时候小兵又有谁来照顾?”一想到未来,朱父就忧心忡忡,“我曾经都动过把他饿死的念头!”说到这里朱父语气中充满了哽咽。

  如今,年迈的朱父靠拾破烂补贴家用,“我每天在外拾破烂时,心都不安,生怕小兵挣脱枷锁跑出去,伤害别人。”

  村书记 : 正在安排低保

  “我是看他长大的,是个很聪明懂事的小伙子。”同村的任琪老英大娘告诉记者,小兵小时候是个很乖巧的孩子,学什么会什么。只从老婆突然离开他后,精神就有些不正常了。“我家的孙子,都不敢在家呆了。”邻居李大姐说。

  “ 我们正在给朱小兵解决低保问题。”任集村书记告诉记者,村里还为他们申请了危房改造款,不久小兵家就可以拿到这笔。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