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科大一对情侣上演现实版“山楂树之恋”

2013-03-25 09:09:39  来源:燕赵晚报

河北科大一对情侣上演现实版“山楂树之恋”

  他们恋爱快三年了,就在电影院看过一次电影《山楂树之恋》。特别巧,电影里的女主角叫静秋,而她叫建秋。当时,他们在电影海报上留下一句话:“你活着,我就活着!”好像是命中注定,“老三”快上大四时罹患IGA肾病,但建秋不离不弃,靠兼职、开店帮他挣医药费。他们的故事,被同学们称为身边的“山楂树之恋”。

  现场

  一对恋人经营的格子店和电影休闲吧

  3月23日上午,初春的天气乍暖还寒,河北科技大学校园商业区却是人头攒动,一派繁忙景象。巴建秋身穿深灰色羽绒服,在格子店里跟男朋友江伟鲁迎来送往地打理着生意。洁白狭小的空间里,弥漫着淡淡的茉莉清香,箱包、眼镜、饰品、鲜花等同学们喜欢的日常用品,应有尽有。

  江伟鲁身穿红色运动上衣,脸有些浮肿,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摆弄着花花草草。这些花草都是他和建秋在校园附近花市捡来的。一些经营花卉的老板为了让花草美观,经常修剪,掉落在地上的花枝散叶,就成了江伟鲁的宝贝,他精心栽培,等这些花草长好后,再以便宜价格卖出去。

  建秋说,这个格子店是她2012年10月开办的,目的是为江伟鲁筹集医药费,目前每月可有几百元的收入。

  格子店对面的电影休闲吧“枫林晚”,则是2012年4月,一位朋友转让给他俩经营的。现在建秋很感激这个电影休闲吧,因为江伟鲁每月3000多元的医药费主要靠它了。

  巴建秋不停地嘱咐江伟鲁坐着休息,多喝水,千万别感冒了。可江伟鲁不听,坚持帮建秋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为了我,你付出的太多了!”江伟鲁关切地说。

  讲述

  勤工俭学,她学他捡矿泉水瓶不再脸红

  巴建秋和江伟鲁都是河北科技大学大四学生,一个法语专业,一个冶金专业。前者来自唐山玉田县城,父母都是公务员;后者来自邯郸涉县农村,父母均靠种地打工为生。因家里不富裕,早在上初高中时,江伟鲁就体会到了暑寒假出外打工的艰辛。

  2009年8月,江伟鲁从老家扛着装满衣服和被褥的布袋,怀揣着家里给的3500元学费来到石家庄,开始了他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活,也把从小培养的艰苦奋斗、自强不息的品质,带到大学校园。在不影响学业的情况下,他一入学就开始了勤工俭学:做过服务员,贴过小广告,发过宣传单,送过外卖……

  为了10元的劳动报酬,他每天晚上往男生宿舍发放宣传单,7栋楼、近1000个宿舍,他坚持送了两年。考研机构的老师很欣赏他积极努力的干劲儿,就让他做了学院招生代理。他曾经一个人招到考研学生20多名,得到机构奖励1000余元。

  2010年8月28日,大二刚开学的时候,一个偶然机会,他和巴建秋相识相爱。恋爱伊始,建秋和他一起吃饭,觉得他吃得好多,说话憨憨的,特别丢人。后来就习以为常了,习惯给他夹菜,给他买很多很多的饭。之后,她就跟着他一起发单子,捡学生喝完饮料的瓶子。每个瓶子最多能卖0.1元钱,捡一天能卖2元多。很多人认为大学生干这个挺丢人的,建秋开始也脸红过,可后来觉得靠劳动挣钱,光荣。现在,他们已经养成了习惯,看见瓶子就捡。

  搬运邮寄包裹,他瘦了整整五斤

  在建秋眼里,江伟鲁一直是个巨人。他老实本分,勤劳吃苦,做事认真,而且经商越来越有经验。

  每年大四毕业,很多女生托运行李成了大问题。江伟鲁瞅准商机,跟几个男同学弄了包裹邮递,帮助大四的学姐把行李邮回家。建秋负责收款。

  邮递是和石家庄市包裹局合作的,每天的包裹量高达1000份,每一份包裹量最轻也有10公斤,最重50公斤。江伟鲁要到女生宿舍楼,把邮裹搬到楼下,再骑车送到指定位置,然后还要把一个个邮裹搬到邮政车上。一天下来,他累得腰酸背痛,常常坐在地上无法起身。十几天下来,他瘦了2.5公斤,也黑了许多。

  大二期间,江伟鲁和建秋租了一个商铺卖衣服,他每个星期的周六去进货,第一个月赚了500元。科大第一届学生节,他俩租了一块地方卖饰品,一天没吃饭,没喝水,从早晨8点到晚上8点,净利润500元。科大每年的毕业季都有一个跳蚤市场,他俩每年都趁机去摆摊。

  2011年10月,经老师介绍,他俩给大学商城“枫林晚”电影休闲吧做兼职,遇见了老板张姐。当年底,他们辞去兼职工作,准备全力投入考研的复习中。2012年4月,他们在认为有能力不耽误学业的基础上,从张老板手里接管了“枫林晚”。那时候,“枫林晚”很多设施简陋,他俩一边赚钱,一边给店里添东西。买不起沙发什么的,就去方村买旧木头自己做。如今,店里的沙发、木头台阶等,都是伟鲁和建秋亲手做的。

  大三,江伟鲁还向学校申请了勤工俭学助学岗位,负责每周去检查学校机关楼的灯,每月可获得100元的助学金。

  现状

  男生身患IGA肾病

  女生昼夜陪伴

  2012年6月,江伟鲁再次扛起了邮裹,等兼职工作结束,已经是暑假了。他回家住了两天,就匆匆赶回学校,准备上考研课。在家的时候,他就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回到学校好像在发烧,腿也肿了,他也没太在意。直到2012年7月底,他被医院确诊为IGA肾病,考完英语四级后才住进了医院。

  石市平安医院主治医生潘荣荣说,IGA肾病又称自身免疫性肾病,反复发作性肉眼血尿或镜下血尿,可伴有不同程度蛋白尿,部分患者可以出现严重高血压或者肾功能不全,如果治疗不及时,就会发展成为尿毒症。

  在江伟鲁15岁上初中那年,他就发现自己的尿液里有一种红色物体,向家人提起过,可谁也没理会。潘荣荣告诉他,那就是IGA的症状,尿里的红色物质叫肉眼血尿。这种病容易反复,病人就怕感冒、劳累,会很耗钱。

  江伟鲁做肾囊穿刺、肾囊注射、离子导入、穴位注射等化疗,每次做完化疗后,他都会很痛苦,穿刺那晚疼得喊了一夜。

  在家休暑假的巴建秋闻讯后,提前赶回学校,昼夜守候在江伟鲁身边。因为没有床位,她每天晚上只能趴在江伟鲁的床边休息。想想男友的病情,再想想10万元的医药费,以及将来的医疗负担,建秋偷偷躲进楼道哭泣起来。江伟鲁蹒跚着走出病房,告诉建秋,他一定好好治病,一定重新站起来。

  两个月后,江伟鲁病情稳定后出院,从2012年11月开始,建秋坚持每周陪他去一次医院。如今他的药量减了,好多药可以不吃了。2013年的春天让建秋觉得很温暖,因为她知道再努努力,他就可以像所有的正常大学生一样,有发自内心的笑声了。

  看《山楂树之恋》

  让他们一语成谶

  建秋和伟鲁恋爱近三年,只在电影院看过一次电影——《山楂树之恋》。特别巧,影片中的女主角静秋,无论名字,还是学生身份,都跟建秋相近。

  建秋说,那次是她们宿舍几个女生约定好,一起要带男友去看电影的。她记得金棕榈那一场,人特别少。她跟他并排坐着看,彼此什么话都没说。到最后,江伟鲁看到静秋哭别老三时,他也哭了,哭得特别伤心。

  “那时候就觉得,这辈子我们一定不分开,除了生死。”建秋说,“金棕榈当时有个活动,在电影海报上留下你最想说的一句话。我们两个就写了那句‘你活着,我就活着’。当时也没多想,现在想想,好像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的。”

  建秋父母考虑到江伟鲁的病情及其家境,反对女儿跟江伟鲁在一起。可在她的心目中,江伟鲁就是《山楂树之恋》中的老三。只是他要比“老三”幸运,因为她相信,江伟鲁的病一定会治好的。

  为及时还清拖欠医院的万元医药费,筹集江伟鲁每月3000多元的医药费,她在继续经营“枫林晚”的同时,又开了一个格子店。因江伟鲁不能干重活,诸如进货之类的很多事情只能由建秋做。

  因为他俩处理好了学习和兼职的关系,建秋没有挂过科,伟鲁生病前的每次考试也都顺利过关。

  帮扶

  同学和朋友

  纷纷伸出援助之手

  江伟鲁刚上大学时,入了学校的医疗保险。生病后,学校帮忙开了证明,最后给报销了一半的医疗费。到医院检查病情,学校也给了1000多元的补助。

  在修建格子店的时候,建秋宿舍的好姐妹韩丽璟、翟佳雪、李灿等人帮忙到建材市场进货,帮忙装修,卖木头的大姐借给她们很多工具。

  他们在医院的时候,周围的店主帮他们看店,旁边开餐馆的王建龙给他们提供了很多帮助。江伟鲁的同班同学赵兴宇、刘子林,得知他的病情后,各拿出50%的奖学金送给江伟鲁。

  3月16日,建秋把自己的爱情故事发到网上,受到网友追捧,点击量1万多人次,400多人跟帖评论。同学们在称赞他们自强不息奋斗精神的同时,更感动于他们的爱情,认为他们的故事就是发生在身边的现实版《山楂树之恋》。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