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称44.2%受访者赞同“裸辞” 利弊未有定论

2013-03-26 16:17:33  来源:新民晚报

调查称44.2%受访者赞同“裸辞” 利弊未有定论

 ■ 存够多少钱才能潇洒“裸辞”?  

  据怡安翰威特机构近日一项对4000人的微博调查显示,44.2%的受访者认为,人生要有一次奋不顾身的旅行,“裸辞”也是,一定要体验一次;而17.3%的人认为,“裸辞”即没有下一步的人生规划,显得不负责任,是不成熟的表现;而38.5%的人表示,现实不允许,没收入有包袱,没勇气“裸辞”。

  所谓“裸辞”,即在未找到下家时即辞去工作,或长时间旅行,或慢慢寻找工作,或学习充电。“裸辞”在年轻职场人士中渐成风潮,有人评价太冲动,不负责任,也有的认为放松身心,体现社会多元,其利弊未有定论。

  没工资后更尊重别人劳动

  “那段时间,每天早晨去上班时都在想,今天要不要辞职?”回忆起“裸辞”前的日子,王建英有些不堪回首。他1979年出生,沪上名校毕业后,进入资产管理行业,“裸辞”前换过4份工作,每次都是找到下家才跳。3年前,他找到了那份几乎把自己逼“疯”的工作,干了一年半后,状态越来越差。

  “领导给的压力太大,很多工作根本不可能完成,每天回家一直到睡觉前都在想工作,总是压了很多事没做完。”王建英顿了一下,强调:“心累,特别累!”

  尽管如此,他还是熬了一年半。去年8月的一天,他忍无可忍,一到公司便开电脑,打了一封辞职信。作决定前,他先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由于在妻子耳边“吹风”已久,妻子没感到特别意外,只安慰说:“好,好好休息一下吧。”

  “写辞职信的时候就觉得解脱了,终于可以回家睡个好觉。”王建英说。辞职后的日子,他过得自由而轻松。早起先买菜,再去打一个半小时篮球,回家洗个澡,做顿简单的午餐。每周抽两三天,骑车去区图书馆,带上专业书籍,泡上一整天。晚上回家再给辛苦了一天的妻子做晚饭。

  王建英坦言,辞职在家的日子,没有太多焦虑感,但也没有很强的自由享受生活的感觉,只是调整一段时间。知道有很多责任要承担,还必须工作。事实上,他没有停止找工作,只是起初是被动的,有猎头找到他时,就去谈一谈。“当时的计划,是春节前找到一份工作,那段时间人员流动比较大,工作好找。”他说。

  就这样,一根弦若有若无地绷着。妻子偶尔会说起,他过日子省起来比她还省,但家里每个月就存不下多少钱了。

  去年国庆节后,弦绷得紧了些。王建英觉得应该多努力,一边充实自己,一边找工作。今年1月,经过几次求职失败后,他终于找到一份还不错的工作,心里着实松了一口气。

  “休息一段时间挺好,最深的体会是健康最重要,适时休息很有必要。再就是有工资时觉得别人的付出都不是劳动,自己的付出才是,没有工资以后,才懂得尊重别人的劳动。”王建英说,负面感受则是“惰性会越来越强,越来越不想上班,变得没有责任感” 。

  一次长途旅行让内心平静

  “在变老之前远去,因为害怕一眼就看穿人生。”这是左罗很喜欢的一句话。左罗是个1981年出生的水瓶座男生,从事互联网行业,2006年参加工作以来,已“裸辞”6次,平均一年换一份工作。原因各不相同,有些是出于未来发展考虑,想找到更大平台;有些是公司不景气,随着项目一起失业;最近一次,是由于单位人事关系复杂,斗争激烈,让他受不了。

  “辞职前我就和每个路人甲一样,一板一眼地过日子。没啃过老,也没给国家添过乱,一直自力更生,爱岗敬业。虽然薪酬不算低,但几年下来,存款也就刚够在北京上海买一个卫生间,或者买车交个首付,或者结婚摆个酒。”同事们总是拉帮结派、勾心斗角的氛围让他觉得压抑,难挨。去年3月,他又一次选择辞职。

  此后,他面试了两家单位,都不满意。在朋友建议下,左罗决定开始一次长途旅行。他花了一周时间整理攻略,置办装备,3月25日,他拉下了屋里的电闸,把储蓄卡交托给朋友,背包上路。“伴我上路的有马骅的诗,还有汪峰的歌。再见,青春。我在31岁抓住年轻的尾巴,走向远方。就像电影《转山》男主角说的那样:‘我热爱生命,所以我必须走’。”

  左罗从上海出发,走了50天,差不多绕行半个中国。“回来之后,内心平静了许多,不那么焦虑了,也很快找到了新工作。”左罗说,旅行虽然解决不了现实的问题,但是能让人换一个视角审视现实生活。“旅行是为了让你发现自己的命运,遇见未知的自己。人生真的有很多选择,一时冲动也不会错过什么,没什么了不起的。”

  春节回家,看着自己在滇藏线拍的照片,左罗觉得就像做梦一样。“我人生的规划是35岁之后要稳定下来,接下来3年还可能‘裸辞’去旅行。”左罗计划着下次旅行去北疆、漠河,“争取绕着中国走一圈”。

  “裸辞”机会成本其实很高

  胡晓是复旦大学2012年应届毕业生,1989年出生,云南人。去年毕业前,他收获颇丰,拿到了5个世界500强企业的录用通知,考虑良久,最终选择了一家快销行业外企的管理培训生。公司发展规范,员工培训制度完善,工资也比较理想,但是仅仅工作了3个月,胡晓就递交了辞职申请。

  “因为刚从学校走上社会,以前也没在外企实习过,转变太快,没法适应。在和同事、老板的合作、沟通上有些不习惯。周围的一些人并不是那么优秀,也让我感觉有落差。”胡晓说,自己也知道任何工作都离不开事务性的琐碎小事,但是发现每天要花80%的工作时间来处理日常细节,他还是有些苦闷。家在外地,他也时常为乡愁所困。去年10月,胡晓得知妈妈患上了过敏性休克,终于按捺不住,提出了辞职。“妈妈退休比较早,在家里陪了我十多年,我俩感情很深。亲人有困难的时候,我必须陪在她身边。”他想回家乡找份工作,好好照顾父母。

  辞职前,胡晓并没有多想,还开心地和上海的朋友道了别。但是回到家乡之后,却渐渐有些慌了。“回家后才发现,我已经不适应这里的生活,安逸却单调。我和家乡同龄人的关注点完全不同。他们现实而简单,只聊房子、车子、票子、娘子,但我却喜欢和朋友谈一些形而上的东西,比如哲学、电影、未来和梦想。”看到朋友们都在工作,每月入账数千元,胡晓还是坠入了在老家不断投简历、参加面试的怪圈,但最终放弃了留在家乡发展的念头。回乡两个多月后,妈妈的身体基本康复,胡晓又收拾行囊回到上海,重新开始找工作。

  “辞职之后,我也想了很多,‘裸辞’的机会成本其实很高,是一桩不划算的买卖。一些企业只要应届生,辞职后,忠诚度也会受到怀疑。找一份收入持平甚至更高的工作,并不是那么容易。”如今,胡晓想要自己创业,做教育咨询,已经找到了合伙人,计划在6个月内把公司建起来。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