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网吧蜗居4年半 曾647分考上大学(图)

2013-03-26 19:41:27  来源:新文化网

网吧的这个角落就是77号座位,也是靳爱兵这4年半的家 本报记者季啸山摄

   网吧的这个角落就是77号座位,也是靳爱兵这4年半的家 本报记者季啸山摄

  3月25日15时30分,吉大前卫校区北门的“学苑”网络,光线灰暗。77号座位,宽大的座位里蜷缩着一个头发长长的男生,棕色的外衣,样式老旧。

  黑色的裤子,看不出条纹的颜色。一个行李箱靠墙放着,挨着暖气还有一个行李袋,上面的小袋子里放着卫生纸。

  电脑旁一瓶水,地面一双拖鞋,旁边的电源线插着手机充电器。

  这些是他全部的家当。他是这个网吧的传奇,一个以此为家4年半的男生,一个没有勇气走出这个屋子不再回来的男生。

  和他一样的那个人回家了他仍然没有勇气走出网吧的门

  在游戏的世界里,他有“老婆”,是一位大学教师。他说,那只是游戏时配合很好的一位玩伴,而且大家都不会提到更多的个人问题,游戏,只是游戏。

  “天下”的江湖混久了,也能看出很多故事来。有一个人跟他一样,“在线的时间,比我长得多,有几次我感觉他几天都没有睡。”

  今年春节前,那个人突然消失了一段时间,再回来,在屏幕上敲出一段话:“我回家了,这些年,你的爸妈也一定很想你,回家吧。”那人说了很多大道理,那些道理靳爱兵一直都懂,只是网吧的门走出去不再回来的勇气,一直没有“满血复活”!

  采访的记者很多,靳爱兵一直在笑,他说,最近一次理发是在去年夏天,最近一次洗澡已经记不起来。最近一次称体重大概两三年前,那时候有110斤左右,“现在可能没有那么多了。”

  临走前,问他如果有人愿意帮他打开心结,是否愿意接受?他点点头。问他,是否愿意找份工作,重新开始,他轻声问:“一切都要从头再来,会有人愿意吗?”

  无法交代的大学4年 他选择在网吧逃避4年半

  “学苑”网络很容易找,就在吉林大学前卫校区北门,二楼上去。25日,当网管一年多的小伙子说,“我来了他就在,77号座位,从没离开过。”他说,这个人很安静,身高1.65米左右。

  16时,身后的窗子打进一束光,窝在座位里的男生扭身坐了起来,晃一下鼠标,打开游戏界面,点完各任务栏,游戏中的人物开始奔跑厮杀。

  接着打开小说网站,《美女如云之国际闲人》是他正在看的一部,跟他现在的状态似乎很契合。

  每天这个时间,对他来讲相当于早晨起床。4年半,他已经习惯了早晨6点多入睡,下午4点多醒来。“每天的睡眠时间也能保证8个小时。”他说。

  2008年9月,他大学毕业,迈进这间网吧时,他只是想玩玩,然后出门找一份工作,再想着如何和父母交代这4年大学是怎么搞成那个样子。可是,显然后一个问题过于沉重,总是在打游戏的时候才能逃避,直到现在……

  认为没人想他 他偶尔会想那个老好人妈妈

  他叫靳爱兵,1984年,出生在河北省怀安县。村子里,靳是大姓,他又是很出名的一个孩子,“学习太好了。”

  父母都是农民,30亩地种满庄稼,他和弟弟总是收地的硬劳力。“我爸是个唠叨的人,没记错的话,今年有57岁了吧。”

  父亲说他最多的是“眼里没有活儿”,可靳爱兵总是很委屈:“只要他说的,我都已经干得很好了,他却总也不满意。”上了初中,每个礼拜回去一次,高中变成一个月回一次,最后一年复习,一年回一次,家里人都在说:“没什么事就不要回去了。”

  想想这些年,父母极少接送他,住校也极少去探望,所以他笃定地认为:“家里人不会想念他。”

  只是这4年半,偶尔看到电视剧情节,他会想家里的那个老好人妈妈,可是大脑会闪电般屏蔽掉这些信息,鼠标继续摆动,游戏开始。

  647分考上吉大 一年后迷恋上网络游戏

  2003年,他拿到一般本科的录取通知书,就决定复读。复读的是一家私立学校,给他奖学金,请他过去学习,并承诺考上排名前十的重点本科,奖励3万元。

  2004年高考,647分,他考上了吉林大学计算机专业,来到了长春。

  专业说不好喜欢不喜欢,只是上大学前进过一次网吧,看不懂别人打的游戏,转一圈就出去了,学校的计算机课教得也比较简单。那时候,弟弟已经辍学了,他是整个靳家的荣耀,“即便我在家那边很有名气了,学习好,在家乖,可是我爸还是不满意。”

  上了大学,终于摆脱父亲的唠叨,那感觉太好了。大学一年级,他规规矩矩地上课,喜欢看小说,偶尔上上网,那一年的成绩不好不坏。

  2005年“五一”放假,同学在玩一款游戏“魔兽世界”。玩的同学都说那是“上班式游戏”,每天下午6点,玩家准时集合在电脑前进入游戏状态,下大型的副本,联网开始玩。此后的日子,他的时间全部在“魔兽世界”中度过。而他所在的公会,是整个服务器里,打副本最好的。

  他没有证明上过大学的证件 只剩游戏级别

  “魔兽世界”里的生活是快意的,现实的生活是残酷的。

  大三开始,上课的时间越来越少,对课程的兴趣越来越少,他开始挂科,越挂越多,大学毕业的时候,他没有拿到毕业证、学位证……任何证明这4年的证件都没有拿到,除了那让有些人羡慕的游戏级别。

  “不知道该怎么向家里人交代,完全交代不过去!”2008年,他回家待了两个月,什么也没有说,这些年他常和家里人撒谎,那些成绩,那学业。

  当年9月,说要回长春取行李,坐上北上的火车,就再也没有回家。

  “我是想着回长春找个活儿,再去想怎样解释。”

  别人介绍了新的游戏———“天下”,于是他把行李都带到了网吧,固定在77号座位,开启了4年半的“天下”生活。

  打游戏月赚1500元 外面世界啥变化他不管

  网吧里的生活是简单的,“吃饭、睡觉、打游戏”!

  “天下”里的世界比生活更有趣,他们在YY上语音聊天,也会彼此交换电话号码,发发短信,打打电话。

  解决最基本的温饱问题,似乎很容易,“这个游戏的职业代练,一个月赚3000块没有问题。”可他觉得太累,别人来请也不去,只是一个人带了几个号码自己玩,打些游戏币、装备去卖,一个月赚1500元。在网吧的消费很固定500块钱一个月。一天两顿饭,晚上6点半到7点半是活动时间,他去小饭店买回来吃,或者吃完再打包带回来。整个晚上都在打游戏、看小说、看综艺节目,或者看看娱乐新闻。早晨6点,最晚8点开始睡觉,下午4点醒来……

  4年半就这样周而复始,没有任何休息日,除非断网、断电,“那真是要命,无聊得要命。”这时他会跟网管聊几句,或者到隔壁的台球厅玩几杆,仅此而已。

  外面的世界变成什么样子了?他只是摇摇头说:“不知道。”那些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本报记者 金凯 实习 生孟琳

责任编辑: 徐文华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