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导四语种登征婚广告 辞藻华丽被称征婚style

2013-03-27 07:31:18  来源:扬子晚报

博导四语种登征婚广告 辞藻华丽被称征婚style

 博导本人接受扬子晚报记者专访。 扬子晚报记者 秦翼 摄 

博导四语种登征婚广告 辞藻华丽被称征婚style

 广告版面 

  南大一位教授、博士生导师昨天在本报A39版做了半版的征婚启事,见报之后,吸引了诸多网友强势围观。博导渊博的学识,强大的学术背景以及“不凡”的谈吐瞬间激起千层浪,引起了众人关注。文言文夹杂现代文以及外文的阐述方式,辞藻华丽,被大家称之为“征婚style”。与此同时,征婚启事背后的这个人勾起了很多人的好奇心,扬子晚报记者昨天独家采访了这位博导以及他的学生,给大家揭开庐山真面目。

  四语种撰写3000字征婚广告,写了两个月

  “我的初衷只是寻找妻子,对炒作自己、引起关注度没有丝毫兴趣,同时我也不想成为公众关注的舆论点。”

  一天的时间,这位博导的手机几乎被打爆,为了澄清不必要的误会,他接受了扬子晚报的独家采访。“我的初衷只是寻找妻子,对炒作自己、引起关注度没有丝毫兴趣,同时我也不想成为公众关注的舆论点。”在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博导一再强调要隐去真实姓名,因此,受其要求,本报记者决定用赵博导来代替他。

  初见赵博导,他步履矫健,神情温和,说话风趣幽默,但是在他的神情中,不时流露出担忧和忐忑。“全国很多家媒体发来短信,我只希望平静的生活不被打扰。”赵博导对记者说,之所以选择在报纸上刊登征婚启事,是因为这样比较有成效,且自己更喜欢传统的东西,不喜欢看电视等。“扬子晚报影响力大,受众广泛,同时有很多高素质的阅读人群,所以就想到只在扬子晚报上刊登,这对个人而言,意味着自己的事自己搞定,不给别人添麻烦。”

  至于写作文风,赵博导表示:“我平时是不写文字的,接触到的多是学术论文,旅行回来也不写字,甚至后来都不拍照了,那些古文还是我高中时的记忆。”赵博导说,用古文、现代文和外文交叉的方式,无非是反复斟酌后,觉得这样更能准确地表达意思,也更方便。“这个征婚启事写了很长时间,中间连带修改时间算上,大概有两个月。”

  在征婚启事中,赵博导只留了一个邮箱,其余什么都没有留下。“我不太喜欢聊QQ、微信,也不玩微博,平时做学术主要的联系方式就是邮件,用邮件交流不用太多顾忌时间等,而且一次可以看到很多内容,短信中三两个字地看,有些不大适应,而且每天我要做的事情很多。”面对网友强力围观,赵博导还是有些不知所措。“我希望过简单的生活。”

  三十岁才觉得人生刚开始,找对象只因“有了觉悟”

  “现在自己将找对象当做是一个新年行动方案在做。通俗的说,就是有了觉悟,寻找一个普通人,过简单的生活。”

  赵博导1996年去往美国读书,一待就是13年,2009年来到南京大学担任博导,这些年,他虽然经常参加各种体育活动,但生活、社会圈子始终很小。“以前的人们在一个办公室办公,居住的地方也很近,更注重群体生活,现在不一样,大家上完课就回家,几乎没什么交流。”赵博导说,所以来南京四年,自己却没有认识多少人。“看似圈子很大,但实际很小。何况也没有多少人乐意去当红娘,所以这些年就一直一个人生活。”

  赵博导在国外的生活充满了精彩,他曾经很喜欢旅行,足迹遍布世界各地。他说自己是个后知后觉的晚熟品种,三十岁才觉得人生刚开始。“这个世界上要做的事情太多了,看电影、听讲座、做学问、参加活动、旅行,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非常充实,所以就一直没有想起结婚和找女朋友的事情。”赵博导说,虽然父母总是催促,但毕竟“天高皇帝远”,离得远,他们也没有办法安排相亲。“对亲戚的话,我也是左耳进右耳出,没觉得自己必须要找女朋友。”赵博导说,或许是现在年纪见长,在走过千山万水之后,内心真的想要去关心一个人,想要组建家庭,过平静幸福的生活了。“所以我才决定去报纸上刊登征婚启事,若非迫不得已,我也不会用这种方式,实在是生活圈子太小了,认识的人也不多。”

  赵博导对记者说,现在自己将找对象当做是一个新年行动方案在做。“通俗的说,就是有了觉悟,寻找一个普通人,过简单的生活。”赵博导说,对于爱情的感悟,赵博导之前并无任何想法,“很多事情很简单,每个人都可以和不同的人过不同的人生,所以对妻子不必过于苛责。”赵博导告诉记者,结婚并不是一个任务,而是彻底觉悟之后才做出的决定。

  见记者拍照,博导很紧张:“我先去个洗手间……”

  “在征婚启事中所说的物质条件,并无炫耀之意,只是现在毕竟跟二十多岁的青年不大一样了,这些都是必要必备的。”

  赵博导在网上火了,曾经与扬子晚报合作的全国首家会员制高端婚恋网站“爱真心”给记者打来电话说,自己网站有十万女会员,年龄普遍在25到35岁之间,其中不少具有海外留学经历,希望可以为他提供免费服务。赵博导对记者说,从未在婚恋网站征婚过。

  “以前向往自由自在,二十多岁背上背包出去玩,住私人旅馆,玩得不亦乐乎,或者和很多人一起去滑雪,有些危险但充满乐趣。现在想安定下来了。”赵博导称,人生有很多种精彩,很难说哪一种最好,时间轴不能倒退,但是每一种人生都值得期待。征婚广告中他表示可以为未来伴侣提供3套住房、2个车位。“至于在征婚启事中所说的物质条件,并无炫耀之意,只是现在毕竟跟二十多岁的青年不大一样了,所以在我这个年龄层次,这些都是必要必备的。”

  见到本报摄影记者拍照,赵博导很紧张,他说:“我先去个洗手间……”片刻之后,他回来时,已经脱掉了外套,略微整理了一下形象。“我形象不是很好,但不影响市容,我喜欢平静的生活。”赵博导再三强调。

  学生眼中的博导征婚

  “这比去《非诚勿扰》还令人震惊!”

  扬子晚报记者在微博上联系了赵博导的一位杨姓学生,杨同学正在纽约留学,“我觉得赵老师这个人很严谨!很认真!很负责!无论在教学、科研,还是对待人生都是如此。”杨同学在南大做毕业实验时,实验样品特别多、预处理特别复杂,但由于她非常贪玩、调皮捣蛋,实验的完成进度特别慢。赵博导说她脑子灵但不认真不勤奋,很着急,私下里曾多次找她谈心,又是软语,又是严辞,多面劝导。小杨当时心理不平衡,为什么好多姐妹们跟了别的导师每天日子过得很闲,而自己却这么惨,要天天泡实验室?但如今,她才真正受益于赵博导的话,人生不是用来混的,该干什么事情就要干好,勤奋才不虚度光阴。

  小杨介绍道,赵博导说,学的时候要努力学,玩的时候就好好玩。他把工作和休闲分得很清,每到午休或是周末,赵博导从不要求学生做实验,会带学生聚餐、泡温泉、k歌、滑冰等。在小杨的印象中,赵博导教学有自己的特色,他要求学生在表述药品名称、实验器材或是查阅论文时都用英文,“英文能刺激神经回路”。就连烧菜,赵博导都可以用来教学,“煮上饭了,不能傻傻地看着电饭煲,可以切菜、听音乐、听广播等,多重任务并行。所以,你们在做索式提取时也可以去过碱基柱、硅胶柱等等,这样才更有效率”。

  赵博导的另一位学生周同学告诉记者,赵博导是自己的专业选修课老师之一、接触不多,但看到博导登报征婚的消息非常震惊,“这比去《非诚勿扰》还令人震惊!”不过作为学生,周同学认为赵博导很坦诚,勇于真实地表达自己,“这可能与他留学多年所形成的思维方式有关”。令周同学印象深刻的是,当大家都穿上长袖长裤时,赵博导依然是短袖短裤的“标准装”来上课,“老师特别耐寒的样子”。“他学识渊博,3小时的课他能讲200多页ppt,课程内容丰富,英语口语很好,他喜欢结合自己的研究经历、融入自己的想法来讲学术原理,讲述生动。”

  网友眼中的博导征婚

  这是新颖的“征婚style”,看完都想嫁给他了

  昨天,扬子晚报A39版,南京大学一位博导用中英德俄四种文字相互混合,做了一个大篇幅的征婚启事(Wife needed)。“我一直在读万卷书,行万里路,talk with people from all walks of life。”

  见报之后,这则征婚启事在网上网下都产生了很大的反响,经过扬子晚报官方微博转发后,短短几个小时之内,转发量便过万,多家媒体官微转载。征婚启事中英文混杂,言语中充满了乐观,让人对这种形式充满感叹,网友表示,这是新颖的“征婚style。”

  有人称赞他是比较浪漫的大龄青年,还有网友表示,征婚启事的字里行间充满了自信和高度,还有一丝刚毅。但也有网友表示不理解,网友海QQ说,这什么姑娘才能配得上如此才情的男子啊,很西方的感觉,我等普通人仰望之。

  与前不久在宁举行的“富豪相亲会”不同的是,博导亲自撰写征婚文本,不少网友能够感觉到,征婚者确实兴趣广泛,物质上有保障,精神上有情调,有网友调侃:“看完我都想嫁给他了!” 李冲 朱婳婧

  《非诚勿扰》眼中的博导征婚

  很希望能够邀请这位博导前去参加节目

  昨天,南大博导的征婚广告激起了线上线下的强烈反响,这位特殊而“强悍”的单身者也引起了江苏卫视著名的相亲节目《非诚勿扰》的关注,昨日扬子晚报记者得悉,节目组也从网络及报纸上了解到了该人的情况,且有意邀请该位人士前去参加这档节目。

  《非诚勿扰》节目向来以结束“单身人群”的单身生活为己任,因此当昨天得悉了南大博导的情况后,节目组相关人士态度非常积极地表示,很希望能够邀请这位南大博导前去参加《非诚勿扰》,他们称,“这位人士不论是从经历还是学识,都是国内一批高知分子的代表,他们因为过去忙于学业与事业的关系,而错过了恋爱结婚的最佳年龄,而成了剩男剩女,我们希望能够透过我们的节目,能够将他的情况更多的传递出去,让更多的人能够看到这么优秀的单身男士。”

  ■博导回应

  “不会参加电视征婚,我不爱看电视”

  赵博导对记者说,从未在婚恋网站征婚过,没有谈过女朋友,即使曾经相过亲,次数也不多。“我亦不会去参加电视征婚等,因为我本人也是不爱看电视的。”

  征婚广告全文

  My new year resolution is to find a wife in 2013. So here I am:男, 44岁, 168cm, 74 kg,未婚 (i.e.从未结过婚),浙江人。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尚可以连续自由泳1600米(1 mile)。长相基本对得起观众,以不影响市容为原则 :) 。南京大学本科,中国科学院硕士,美国常青藤(Ivy League)学校Ph.D., 麻省理工学院(MIT)博士后。2009年结束在美国13年的生活,到南京大学担任教授和博士生导师。书读多了,难免有些迂腐,尽管我看上去不像教授的样子。

  我不戴眼镜,不抽烟,不喝酒。不看体育比赛,世界杯和奥运会对我的生活几乎没有影响,哪怕外面的世界在为之发狂。也很少看电视,属于要turn off TV, turn on life的少数。I once took lessons in downhill skiing, snowboarding, ice skating, swimming, water polo, diving, sailing, rollerblading, horse-back riding, competitive ballroom dancing, etc. 曾经疯狂的日子包括:冬日6:30am去学游泳,中午再去学溜冰;周末开车200多公里到山里面去滑雪,然后连夜赶回;或者周末参加intercollegiate ballroom dancing competition (Yale, UConn, Harvard, etc.)。曾经每年要看80场电影,从无声电影到好莱坞的blockbuster。听过马友友的大提琴演奏,看过波士顿芭蕾舞团的Nutcracker,听过从波斯、印度到古典音乐及中国民乐团的许多场音乐会。曾现场听过美国总统候选人的 town hall debate, 看过US Senator的election campaign, 听过关于美国总统的系列讲座(从Henry S. Truman到George H.W. Bush)。我对New

  York Time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Time, The Economist, etc的阅读兴趣要远大于学术期刊。

  曾是旅行热爱者,但从不参与任何旅行团。1993年以前就到过九寨沟、黄龙、张家界、梵净山等地。曾一个人登泰山而小天下,夜过三峡看清风明月川江水,到友谊关看中越边境,坐在台湾花莲渔村的礁石上看日出太平洋,在德国小镇Windischeschenbach用我那点三脚猫的德语和一本德英袖珍字典和私人旅馆的老板聊着“Das Leben ist kurz”。去过Lofoten, Texel, Titlis, Jungfrau, Hallstadt, Snezka, Adrspach Castellated Rocks, Mt. Rainier, Niagara Falls…武岭(台湾公路最高点)、雾社、小野柳等许多地方。看过塔克拉玛干的大漠落日,敦煌鸣沙山的斜阳,毛乌素沙地里统万城废墟的残阳;Fairbanks, Alaska夏日午夜仍未下山的夕阳,“Sleepless in Seattle”的湖上彩霞,加州海边的余辉,涠洲岛的渔村落日。即便像Oslo, Copenhagen, Lund, Amsterdam, Utrecht, Prague, Trutnov, Vienna, Salzburg, Leoben, Berlin, Cologne, Potsdam, Munich, Jena, Weimer, Zurich, Davos, Interlaken, Bern, Lausanne, Montreal, Quebec City, Vancouver, Toronto, Kingston, Ottawa…在时过境迁之后还不如我对挪威北极圈内那远离尘世的宁静和台湾淡水的日落等来得真切。

  我大概算是一个“异类”。曾单人单骑千里奔袭去山里面滑雪,也在当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组织过很多parties。既喜欢和朋友畅兴交谈,也喜欢一个人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要看很多书来丰富自己的脑袋,转身便进厨房犒劳自己的胃。喜欢纵论天下,也钻到车底下去更换机油。套上蝴蝶结比赛ballroom dancing,回到实验室对付色谱/质谱等。我称自己为“生活的热爱者”。我经历过好莱坞电影里的那种车祸,从死亡线上捡回一条命来,深知生命可以如此地脆弱,也知道极度的恐惧和绝望是什么滋味,但这不能改变我对生活的乐观。

  我一直在读万卷书、行万里路、talk with people from all walks of life。不得不说,我属于晚熟型品种和后知后觉者。三十岁时觉得人生才刚刚开始。有那么多的书要读、电影要看、讲座要听、演出要看、要学那么多好玩的活动、要去那么多地方玩,还得完成博士学位、做科研、写学术论文、上课….岁月就在不经意间匆匆流逝了。也许是年岁渐长,也许是玩得差不多了。如今在走过千山万水之后,内心却强烈感受到想要去关心一个人,和她一起组建家庭,养育孩子,过安定团结的日子。不然,“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怎奈景已非旧,人更非昨。偌大一个八百万人口的南京,亦不曾认识几个。故只得来此自我推销,以图毕其功于一役。

  我可以向你提供的是:高山滑雪的教练、溜冰的玩伴、游泳的救生员、勉强可以应付必要场合的ballroom dancing leader, 出门旅行时的司机、导游和翻译——十五年的驾龄/近三十万公里的里程,从未有过交通违规的罚单,几乎无所不包的聊天伙伴——从政治/经济/时事,到滑雪/溜冰/游泳,唐诗宋词/江南丝竹,旅游地理/风土人情,乃至beer brewery (lager, ale, stout, porter…喜欢品赏但不喜欢喝:), etc。提供在南京安居乐业的条件:江南地铁沿线住房3套,地下车位2个,勉强可维持体面的温饱生活的收入1份。有车位的两套房子均配备地暖系统和中央空调,以对付冬有严寒、夏有酷暑的南京气候。 我还有2套skis, 1套snowboard, 2双skates-hockey/figure, 1双rollerblades, 游泳kick board/pull buoy,但很多时候都成了摆设。

  寻找一位30岁左右的未婚姑娘,心态平和,热爱生活,性格温柔、乐观、开朗;足够成熟可以为人妻、为人母。长相体面-就让我诚实地说吧,如同发展是硬道理一样,漂亮其实也是硬道理——beautiful is good, more beautiful is even better :) 但microeconomy的理论说,美女作为一种稀有资源,其市场demand >>supply,不仅导致overhead很高,而且需要high maintenance :)。所以只想寻找长相体面,medium maintenance girl :)。个子比我矮也行,比我高也行;收入比我高也行,比我少很多也行;书读得比我少很多很多当然没问题,比我多也行--假如你不比我更迂腐的话。上大学时,为了避免吃面食的“厄运”,坚决不过长江(至今还是不想过:);在中国西南生活过几年,饱受辣椒之“毒害”,至今看到带“椒”字结尾的调味品,仍心有余悸。我心自然是中国心,可我胃还只能偏安于江南 :)。希望未来两年先在南京过日子,以后嘛可以考虑换个地方。

  余素无大志,亦不求闻达。生平所愿,无非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情,live life to the fullest extent。上可谈商贾名流,下可谈贩夫走卒。我们可以一起散步,看书;听听音乐会,看看演出,看望父母。春天赏梅、踏青,夏日海边游泳,秋日看红叶,冬天带着孩子去溜冰滑雪。你没有必要认同我的任何爱好。我想你有你自己的爱好,比如古典舞、瑜伽、画画, whatever…把我们两个毫无血缘关系和共同成长经历的人带到一起的,是我们在一起可以有共同的事情可做。我有坚强的意志、强健的体魄、足够的学历、经历、阅历、见解和胆识在这个功利和浮躁的社会坚持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可以为你和孩子撑起一片天,过简单的生活。

  If any of my words ever touch your heart, 请用邮件联系我 challengefromlife@hotmail.com or fleecysnowisthebest@gmail.com.请告诉我关于你的情况,比如说温柔贤惠/善解人意,或者冰雪聪颖,或者…如果说高山滑雪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对冰雪、冬天、困难乃至人生挑战的看法的话,那么my ballroom dancing competition则告诉了生活的另一面:As a leader, I knew my job was simply to make my lady (follower) more presentable on the dancing floor-生活亦大体如此。

  我知道我一直在用“I”做主语,但希望以后可以变成“We”。比如说:

  Shall we dance? (One of my favorite movies. 1996 Japanese film)

  Можешь мне лригласить вас

  на танец? (我的二外俄语只剩下这么一两句)

  注:本广告为征婚者本人撰写,具体情况及细节请向其本人求证、核实。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