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的美好时代》非洲热播 译制全程遭曝光

2013-03-28 07:56:22  来源:京报网

《媳妇的美好时代》非洲热播 译制全程遭曝光

 电视剧《媳妇的美好时代》剧照。 

《媳妇的美好时代》非洲热播 译制全程遭曝光

 斯语版《媳妇的美好时代》广告。 

  3月25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发表演讲时提到:“中国电视剧《媳妇的美好时代》在坦桑尼亚热播,这也使坦桑尼亚观众了解到中国老百姓家庭生活的酸甜苦辣。”

  这个消息让陈艳萍有些亢奋。她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影视译制中心翻译联络部副主任,还是斯瓦希里语《媳妇的美好时代》配音剧组的制片主任。她略带几分神秘又有些自豪地对电梯里的一位同事说:“你看,咱们的斯语版‘媳妇儿’火了吧。”

  2010年,广电总局确定将有一部电视剧译介到坦桑尼亚,对斯瓦希里语最有把握的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争取到了翻译和配音的机会。在陈艳萍看来,译制斯瓦希里语版《媳妇的美好时代》,是国产电视剧和小语种的第一次邂逅,没想到这次邂逅的结局却是这么圆满。

  播一部接地气的国产剧

  2010年夏天,我国驻坦桑尼亚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提起,坦桑尼亚观众能看到的中国影视剧数量很少,但是,大家对于中国人的生活和中国影视剧作品充满好奇。他们希望国内能给坦桑尼亚观众译介一些优秀作品,比如《渴望》这样的好剧。

  广电总局国际合作司相关负责人介绍说,为了确定究竟译介哪部剧,大家很费了一番周折。当时聚在一起商量的,除了广电总局国际合作司的工作人员,还有文化部外联局的工作人员,以及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工作人员等。

  《渴望》的年代有些老了,《太极》比较老套,《李小龙传奇》可能会受欢迎,但版权受限,能不能找一部反映当代中国生活的剧目呢。最后,在2010年冬天的一个夜里,剧目终于敲定,大家选中了在国内热播又在国际上拿了奖的当代家庭剧《媳妇的美好时代》。

  为了确认这部剧不会在非洲“遇冷”,几方面还专门委托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斯语部和电台驻东非总站,做了详细的市场调研,调研的结果很乐观。意见很快反馈到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馆,敲定译介该剧。这时已是2011年的春天。

  十分顺利就从出品方拿到了版权许可。该剧出品方华录百纳副总经理陈永倬回忆说,《媳妇的美好时代》是一部不极端、不媚俗的作品,很适合译介出去让更多人了解中国,只是以前在非洲推广的渠道很少。幸运的是,它抓住了这次机遇,由广电总局牵头带它走出去。

  时隔两年,说起译制《媳妇的美好时代》的经历,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斯瓦希里语首席播音员、67岁的陈莲英女士还是有些激动。在确定剧目以后,陈莲英担任了外语定稿导演、配音总监,以及为剧中毛豆豆妈妈配音的任务。

  她说,与其他几部备选电视剧相比,《媳妇的美好时代》最适合坦桑尼亚人的口味。

  和中国人一样,坦桑尼亚人也有着根深蒂固的家族观念。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陈莲英在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大学学习时,跟很多本土学生混在一起。她惊奇地发现,一个拥有固定工作的坦桑尼亚人,不仅需要照顾自己的家庭,还要照顾自己的亲戚,这些亲戚很多时候甚至会住进他的家里。

  “坦桑尼亚的乌木雕很著名,有一种很常见的乌木雕,把很多人刻在一起,这种乌木雕有家的意味,他们和我们一样,都很重视家庭,重视亲情。”

  这样一部台词很多、语速较快的都市家庭剧,翻译和配音都比较吃力,但事实证明,这部千挑百选才选出来的中国家庭剧,接上了非洲的地气。坦桑尼亚一名叫雅各布的工人对中国记者说:“我在这部片子里看到了我们生活中的场景,太高兴了。余味作为丈夫在遇到经济困难、家庭矛盾和其他婚姻问题时的紧张状态,跟我们坦桑尼亚家庭中的丈夫没有两样,但是他比我们认真多了。”

  说斯瓦希里语的“毛豆豆”

  万寿路翠微中里一处普通住宅小区,“藏”着一座录音棚。录音棚进门右手第一间,标着“录音室A”。房门至少两指厚,房间十多平方米,两张桌子,每张桌子上竖着两支麦克风。

  2011年9月底,斯瓦希里语《媳妇的美好时代》,就是在这里完成配音的。

  “我记得很清楚,从2011年8月13日开始配音,我们每天中午12点半来,晚上最早10点半回去,在这里待了整整46天。”陈艳萍堪称配音剧组的“大管家”,负责所有日常事务。

  斯瓦希里语在非洲使用人口众多,但在中国国内却是一门地道的小语种,找谁来配音是个难题。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斯瓦希里语部15名中国职员、7名外国职员全被调动起来,还有两名坦桑尼亚留学生也被选来配音,甚至坦桑尼亚驻华大使馆一位公使衔参赞10岁的女儿,也加入了配音队伍。

  在国际台驻东非总站的帮助下,3名在肯尼亚颇具号召力的影视明星也来了,毛豆豆、余味和余妈妈三个主要人物的配音,一下子有了着落。

  配音导演吴慧敏回忆说,包括3名肯尼亚演员在内,大家都是第一次做斯瓦希里语配音。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她得先手把手教大家怎样寻找“气口”,只有找到了“气口”,一句话配出来,才能和画面配合得更默契一些。

  “入门”阶段,他们差不多3天配一集,不少对白配了一遍又一遍,最多的时候一句话配了19遍。

  有些国内观众习以为常的表达,放在异国他乡就会让人摸不着头脑,怎样才能让剧中人物的对话既有韵味儿,又能让坦桑尼亚观众理解它的意思呢?负责剧本翻译和统稿的陈莲英决定借鉴坦桑尼亚人的俚语。

  “咱们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样的表达可以直译,但直译出来不好听。一位坦桑尼亚职员建议,在坦桑尼亚有“猫和老虎”的比喻,说的正是你死我活的关系,这让陈莲英像找到了知音一样高兴。

  每天十个多小时的配音,只有半个小时供大家休息。到了饭点,陈艳萍会招呼几个能抽开身的配音演员和她一起去买饭。那个时候,小区居民们下班回家,总忍不住回头看看突然出现在小区里的这些非洲朋友,他们不知道,这些人其实就是会说斯瓦希里语的“毛豆豆”、“余味”和“余妈妈”们。

  小语种牵动大市场

  在《媳妇的美好时代》里饰演毛豆豆的海清,最近才看到配上斯瓦希里语的毛豆豆。“毛豆豆同学的斯瓦希里语说得可真溜啊!《媳妇的美好时代》热播非洲再次证明,生活虽然有国界,但婆媳问题无国界!”她在微博上兴奋地表示。

  接到采访电话时海清正在片场补妆,但她还是忍不住聊上几句。“2011年我到肯尼亚的马赛马拉大草原,看见长颈鹿一家三口慢慢悠悠地过马路,那种场景是我从没有想象过的,我没有想到毛豆豆会在遥远的非洲,会在这样跟我们差别很大的地域里,得到观众的喜欢。”

  2012年下半年,《媳妇的美好时代》在肯尼亚播出了。坦桑尼亚国家电视台副台长乔·卢加拉巴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透露,很多坦桑尼亚周边的非洲国家都想购买这部电视剧的版权,在他们国家播放。

  海清说,在她看来,这部剧呈现了中国普通人生活最细小也是最真实的一面,满足了非洲观众了解中国的欲望,也满足了他们了解自己生活的欲望。

  这部剧的导演刘江说起这个,也是哈哈笑个不停。他当时拍这部剧并没有想太多,“只是想着把它拍得仔细一些,拍得好玩一些。”他揣测,“这个戏比较温暖,这种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应该是一种国际语言。”

  在走向国际市场方面颇有心得的尤小刚导演表示,《媳妇的美好时代》在非洲电视台受到观众欢迎,是个很好的开头,“我们的电视剧要想走出去,首先得让人家感兴趣,培养了固定的收视习惯,才可能给商业合作提供契机。”

  可喜的是,有更多的“毛豆豆”将飞向非洲大草原这片广阔天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成立了一个影视译制中心,十几名以前常常为翻译影视作品拉媒牵线的“联络员”,被集中在一起。

  这个中心目前有很多活儿要干,缅甸语版《金太狼的幸福生活》4月1日“杀青”;法语版、英语版、阿拉伯语版正在配音当中;4月7日,斯瓦希里语版也将赴坦桑尼亚挑选配音演员。

  “做这件事儿其实很辛苦,但特别有成就感。前两天,在斯语版《媳妇的美好时代》里给余味配音的哈米斯给我发来邮件说,‘妈妈陈’,我的孩子就要降生了,如果是女儿,我能给她起你的名字吗?”说起这个,陈艳萍鼻子有点酸。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