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猪无害化处理补助杯水车薪 猪的身后事难煞人

2013-03-30 09:28:21  来源:北青网

赵长勤觉得养猪就得承受死猪的风险和压力

 赵长勤觉得养猪就得承受死猪的风险和压力 

 养猪成本和风险都在升高 

  无害化处理补助杯水车薪———

  60岁的邢台人赵长勤现在还养有600头猪。2012年,他养的猪死了30头左右,“我上报了,也掩埋了。” 但他目前还没有拿到每头80元的病死猪无害化处理补助。

  与赵长勤相比,石家庄的吴德友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要得到这项补助。“我听说过程太麻烦了,根本懒得申请。”还有二三十头存栏猪的他说。

  其实,无论对于赵长勤这样的养猪大户还是对于吴德友这样的养猪散户,这80元的补助相对于一头猪的饲养成本,无异于杯水车薪。面临病死猪的身后事,他们首先要考虑的是降低自己的成本损失。

  “现在养猪的风险太大了。”吴德友说,“感觉猪好像越来越容易得病。”

  荒地果园皆是“坟场”

  猪舍后面,是数亩果树地。“我就把死猪埋在这里。”

  邢台市区以西20公里外,邢台县南会村与北会村交界处的公路以北,有两栋废旧的红色砖楼和一排三间平房。红色的砖楼曾经是一处工厂的职工宿舍,平房则曾是工人们上课的教室。如今,宿舍和教室都已经成为了猪圈。

  这便是赵长勤的养猪场。养猪场后面的半山坡是大片的荒地,即便已经开春,依然遍地枯枝黄草。“这边就是我埋死猪的地方。”赵长勤用手一比划。为了养猪,这片老楼方圆10亩地都已经被他包租了下来。

  在已经过去的2012年,赵长勤养的猪因为各种原因总共死了30头左右,既有刚出生不久的小猪,也有几十斤百余斤的半大猪。“这边儿有的是地,能埋得了这么多的死猪。”赵长勤说。

  每次死猪的处理,他都拍了片子,上报给了防疫站,因为从2012年开始,农业部推出了“养殖环节病死猪无害化处理补助”政策,这项政策提出“对养殖环节病死猪进行无害化处理的生猪规模化养殖场(小区),给予每头80元的无害化处理费用补助”,赵长勤觉得他应该能够拿到补助。

  并非所有人的想法与他一样。

  距离邢台西北约200公里的石家庄辛集市,孟家村的吴德友也在依靠养猪经营着自己的小家。他的两排猪舍用石头砌成,里面依然还有20余头存栏猪。猪舍后面,是数亩果树地。“我就把死猪埋在这里。”吴德友去年也陆续死了一些猪,不过他没有申请补助。

  “它不是一下死特别多,就偶尔一两头这样,听说每次上报还要等人来拍照、填表、等待,特别麻烦。”吴德友觉得等防疫站的人来了,可能死猪已经就腐烂了。

  对于有地的养猪户来说,挖坑掩埋是他们最常用的死猪处理办法,他们并不会担心土地不够用。就是在专业人士看来,这也是一种“现实”的做法。“按照规定来说,在养猪密集的地方,我们建设焚烧池。但是实际上对于养猪散户来说,他们不可能每死一次猪就要找货车拉过去。有的养猪户距离焚烧池能有几十里地,他们就深埋处理了。”河北省畜牧局的相关工作人员说。

  就像周边大多数养猪户一样,吴德友之所以把死猪埋在果树地里,是因为这样处理,死猪腐烂了还可以化成肥料来养树。

  “也是让它发挥余热,减少损失,别浪费”。吴德友说。

  养猪的回报与风险

  心里头难受的赵长勤咬着牙亲自挖坑埋猪,和他一起的只有外甥,“就想着赶紧把死猪埋掉,别再传染给其他猪。”

  死猪,这是吴德友刚开始养猪时从来没想到过的问题。

  31岁的吴德友2005年之前还在辛集市打工,从卖菜到卖衣服,每个月只挣五六百元。“与其这样,还不如自己在家干点什么,给自己打工。”吴德友希望通过养殖来改变自己的生活。当时,村里流行养鸡或者养猪,他选择了后者。

  “500只鸡就需要1万元的成本”。吴德友根本拿不出钱来建鸡舍,而养猪只要在自家的院子里就可以了。“我就觉得养猪特别容易,猪挺好养活的。”吴德友的记忆还停留在他小时候,“那时为了吃肉,每家都养着一头猪,我们吃剩的饭给它就成。”他还记得兔子一吃馊饭就死,而猪没事。不过那时一头猪一年才能长到200多斤,不像现在半年就长到250斤。

  2005年的时候,商品猪的价格每斤3元钱左右。吴德友以每斤3.5元的价格买了16头小猪,在院子里给它们搭了个棚子,给每头猪打了一种2元钱一瓶的三合一疫苗,用的是平均7毛钱一斤的配出料。三个月后,他卖出了这些猪,赚了2000多元。这种快速的回报让他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正当吴德友还在憧憬未来致富之路的时候,死猪,却成了赵长勤养猪刚开始时就不得不面临的一次考验。

  赵长勤以前是邢台长征汽车厂的车间主任。2000年厂子倒闭了,在开了几年的汽修店和洗车店以后,2006年,他把眼光放在了养猪生意上。

  他以每年1300元的价格租下了老厂区宿舍的10亩地,分三次买进了120头仔猪,平均价格在150元左右。他没有想到这些猪里有40头仔猪是病猪。“第一天死了一头,第二天就病了好几头。”赵长勤从邢台市区找来兽医,花了2000多元医药费治疗,但最终还是死了43头猪。

  此时,赵长勤才知道他第三次买的猪没有打疫苗,它们死于蓝耳病。“我就在市场里买的。当时这些猪都挺精神的。”赵长勤再也找不到猪贩子了。于是他有了生平第一次埋死猪的经历。

  心里头难受的赵长勤咬着牙亲自挖坑埋猪,和他一起的只有外甥,“就想着赶紧把死猪埋掉,别再传染给其他猪。”最多的时候,赵长勤将6头猪一块儿埋,坑有半米多深,不过当时他还不知道埋患传染病的猪需要撒石灰。

  第一批猪最终让赵长勤赔钱了。从2005年9月起,全国生猪价格终止了持续30多个月的高价位运行,开始步入跌势,直到2006年中期进入最低谷。同时,2006年在全国范围内又暴发了“蓝耳病”疫情,这一年,养猪户进入了全面亏损的状态。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