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看病遇“医托” 医院不开处方收高额药费

2013-04-02 08:56:55  来源:东方网

  据《新闻晨报》报道,店面不大,名气也不响,但由它引来的非议却铺天盖地,这就是位于本市临沂路129号的明阳中医门诊部。连日来,多名患者向本报及网上反映自己在仁济、中山、东方等三甲医院看病时,遭遇明阳中医的医托,被带至明阳中医门诊部后,有的被多开剂量,有的买到的药是外面价格的数倍。

  案例

  看病时周围人都推荐明阳

  年初,家住青浦的沈女士突感心脏不舒服,于是到中山医院做检查,当她在排队挂号时,一对陌生的中年男女靠了过来,不断套近乎。“他们问我来看什么病,我回答后,其中的中年男子说他以前也是这种病,后来到明阳中医去看了几次就痊愈了。”沈女士说,这时旁边又冒出一名30岁的李女士,“她凑上来说了自己的病情,然后说要去明阳中医看看,问我去不去”。

  听到周围的人都在推荐明阳中医,沈女士有些心动。后来,那名中年男子特别向她推荐了门诊部的“李正义教授”,并递给沈女士一张小纸条,上面写了明阳中医的地址以及具体的交通线路。

  当天上午,沈女士和李女士来到了临沂路129号明阳中医门诊部,找到了李教授。“李教授为我诊断后,开了一个月剂量的药,结账时发现要3000多元,当时我只带了1000多元。后来李教授说就先开十天的,于是我付了1200多元。”

  奇怪的是,一同去的李女士却没有开药。“她说,她的药让明阳门诊代煎,她老公明天过去为她拿药,后来跟我一起乘地铁离开了。”尽管李女士解释合理,但沈女士还是感觉不对劲,挂号收据、药费收据医院都没给她。

  差点上了“老乡”的当

  同样的遭遇也发生在家住嘉定的余先生身上。去年12月,因胃部不适他到仁济医院西院看病。排队挂号时,被人询问:“小伙子你看哪位医生?”余先生回头一看是名中年男子。“当时他说自己也是这个病,在明阳中医看好了,那里有位段教授,医术高明。这时,又冒出另一男子,饶有兴致地听着我们的谈话,听完就对我说,这么厉害呀,我去那边算了,我们不如一块去。”余先生说。

  “他们一般两人一组,一个称赞明阳中医馆好,另一个当即表示要去并拉你一起。先选好定一个目标,尤其会关注一些没挂上专家号的人,然后假装排你后面开始打探。来医院看病都求医心切,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人,有时头脑一热就答应了。”余先生告诉记者,他第一次差点上当,那人还说是自己的老乡,再细问,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于是有了防备。

  没给药方,因为是“秘方”

  家住浦东大道的王小姐由于颈椎不适,在3月的一个周末去东方医院看骨科。“当时有一个40来岁,穿着西装剃着短发的人站在大厅中央,周围的人都在咨询他病情。”王小姐以为他是工作人员,上前询问。

  “他说,可以去阳明中医看看,东方医院有位段教授周末在那里坐诊。”王小姐告诉记者。“这时旁边一名皮肤黝黑,大约30岁的女子突然说,她也来找这名段医生复诊的,说自己也是和我一样的病。那名中年男子就给了我们地址。”

  “那位段教授为我诊断后,开了1000多元的药。在那家门诊里碰到另外两位也来看颈椎的患者,都是来复诊的,向我极力夸赞明阳中医好,这让我很纳闷。”王小姐觉得不对劲,“奇怪的是,段医生开的药方直到我走也没给我,他本人也不在诊断书上签名。我问在场的病友,病友却说,这是人家的秘方”。

  教授开的剂量超一倍

  3月中旬,浦东金桥的黄太太到东方医院妇科挂号时,旁边一群人在聊明阳中医如何神奇,这时一位自称教师的王女士开始询问黄太太的病情,于是怂恿她到明阳中医门诊部一起去看。

  明阳中医的李教授为黄太太开了4个疗程(1周为一个疗程),总价2900余元的药,而和黄太太一同前来的王女士空手离开。

  据黄太太反映,她才吃了一帖中药就出现身体不适的症状。幸运的是,她拿到了明阳中医门诊部的医药费收据单。记者发现,明阳中医门诊开给黄太太的“达梅”骨筋丸胶囊,网上单价在12元-20元不等,药费收据的价格为76元。

  黄太太事后注意到,在诊室墙上印有明阳中医门诊部自己制定的一条规定:门诊病人当日就医处方药剂量为14天(剂)以下。后来,他们就此询问李教授为何开了长达4周剂量的药,李教授并未正面回答。

  调查

  “许多人打110解决问题”

  日前,记者来到位于临沂路129号的明阳中医门诊部,门诊部设在二楼。一楼是一家药店,角落处有一个逼仄的小楼梯通往楼上。二楼的占地面积大约有150平方米左右,左手边有一走廊,走廊两边是若干个门诊室。

  可能正在午休,二楼中央的座椅上并无患者等候,显得冷清。

  挂号处,一名二十岁出头的护士见到记者只身前来略显意外问:“是否是来复诊的?”记者表示自己并非复诊,而是胃部不适来此就医,护士随即询问:“小纸条呢?”

  记者向护士表示,到一般医院看病时并无此要求,并询问小纸条为何物。护士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问:“你没小纸条怎么知道这里的?”记者表示是经人介绍来的,纸条随手扔了。

  记者填写了病历卡,缴付了88元的挂号费但并未拿到收据。

  在诊所门口,记者遇到负责清扫这条街道的环卫阿姨。获悉记者来此中医门诊看病时,这名阿姨让记者“赶紧离开”,但并没有说原因。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下,环卫阿姨向记者透露,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像记者这样受骗上当的人了。

  “我亲眼看到不知多少人付了钱感觉不对,打110找警察来解决问题,也听到好多人说这家门诊从来不开发票。”她向记者透露,平时会有许多中青年女子进出这家门诊,“这些人很有可能是这家中医馆雇佣的‘医托’”。

  毗邻该门诊部的一个小区保安也很诧异:“朋友帮帮忙!为啥要来这里看病?其他医院的医生最多只开一个星期的剂量。在这里,巴不得开给你一年的剂量。”

  明阳中医

  “已解雇”医师依旧坐堂

  3月28日下午,记者就一些患者反映的“医托”问题,采访了明阳门诊的负责人陈先生。对于消费者投诉其不开挂号费收据、不开药费收据的情况,陈先生回答:“挂号费收据会视情况而定,因为挂号费用由不同职位的医师进行提成;药费收据一定会开的。”

  关于网站上不少市民反映该门诊部存在“医托”问题,陈先生予以否认,“这个行业的业内竞争比较激烈,这些留言的真实性无从考据,不排除是竞争对手恶意抹黑。”但同时承认业内存在“医托”现象的医疗机构不在少数,认为其是一种违规不违法的行为。

  就消费者提出的药剂量问题,陈先生明确表示:“我们规定医师给病人开的处方药剂量不超过7天,如果有路途遥远或者病人自己要求等特殊情况,会酌情提高药剂量。”

  而对记者提出就诊时为何要出示“小纸条”,陈先生表示不清楚,只说会进行调查。陈先生同时透露,在今年2月底门诊部曾解聘一名叫李正义(音)的医师,因为此前多名消费者投诉李正义聘请几个“帮手”拉患者前来就医。

  然而,昨天下午,记者以将前来复诊的患者身份拨通了明阳中医门诊部的电话,询问陈先生口中已于2月底被开除的李正义医师是否仍在门诊部。明阳中医门诊部的接待人员表示,“李正义医师今天不在诊所,但他会在本周六到诊所坐诊”,建议记者到时候前去。

  业内人士

  “医托”的认定难度不小

  浦东新区卫生监督所的相关人员告诉记者,“医托”的认定难度不小。“医托”把你带到特定的机构就医后就会离开,行踪难以确定。最好的办法是与执法人员一起去到与医托相遇的现场。由于“医托”往往不承认与医疗机构之间的关系,这样一般只能对个人进行惩戒和罚款,而无法对医疗机构进行处罚。

  另外,该相关人士建议患者应当去正规的医院就诊,不要因为自己的轻信而掉入陷阱。

  可能涉嫌非法经营罪

  复旦大学法学院老师姚军介绍:“如果确实查处合法的医疗机构存在雇佣‘医托’拉客情况的话,该机构将可能被认定为不正当竞争行为,严重的将会被以非法经营罪论处;同时业界也有认为‘医托’行为可能触犯《医疗广告管理办法》的看法。”

  同时,姚军还强调,医护人员必须有医师执业执照,医疗机构必须具备执业许可证;同时,法律法规对医师的执业范围、专业领域范围作了规定,违反上述规定的均可能涉嫌无证行医,将按非法行医罪论处。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