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岁小伙被百步蛇咬伤病危 急寻抗毒血清救命

2013-04-04 09:54:30  来源:新华网

小伙被百步蛇咬伤病危 急寻圆斑蝰蛇抗毒血清救命

  易思利躺在ICU病房,每天花费万元以上,但还未脱离生命危险。南方日报记者 肖雄

  蛇伤小伙苏醒但未脱险,已欠下4万多元医药费

  急寻圆斑蝰蛇抗毒血清救命

  昨日下午4时半,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ICU病房里,31岁的贵州小伙易思利微睁眼睛,带着氧气面罩的嘴巴一张一合。站在一旁的妻子王静侧脸贴了过去,但还是没有听清他说的话。

  11天前,在佛山高明区一工地收拾钢材时,易思利被一条圆斑蝰蛇(俗称“百步蛇”)狠咬一口。由于找不到抗蛇毒血清,他错过了最佳诊疗时间,历经三级医院转诊,在珠江医院ICU病房昏迷5天后,终于在前天苏醒。

  事发

  工地干活手指突遭蛇咬

  3月24日晚7时许,佛山高明区高田村德建五金工地大部分工人已下班,只有来自贵州习水县的易思利和妻子王静还在整理工地上散乱的钢材。

  突然,易思利感觉右手大拇指和食指上端一紧。抬手一看,一条长约50厘米的蛇紧紧地咬住他两个手指。“咬得很紧,甩都甩不掉。”王静回忆说。最后,还是易思利用左手掐住蛇头,蛇口才慢慢松开。

  手忙脚乱中,易思利还是记得“治蛇伤一定要确定是什么蛇”这句老话。在工友的帮助下,蛇被用塑料袋装了起来。这时他才发现,两个被咬的手指已经开始发黑,右手腕也隐隐胀痛。

  8时许,心绪不安的易思利独自骑摩托车到镇上的一家医院求医。由于没有抗蛇毒血清,医生开了两包药后,建议他到高明区人民医院重新检查。

  易思利走得匆忙,忘记了把蛇带上,高明区人民医院医生看过伤口后,不能诊断出被何种蛇所咬,表示无法治疗。10时左右,王静坐着邻居的摩托车将蛇带到了医院。此时,易思利开始出现全身发冷、肾部疼痛等症状。

  经历

  交不起医疗费曾离开ICU

  看过蛇,医生确认咬伤易思利的应是圆斑蝰蛇,俗称“百步蛇”,是分布在我国南方的剧毒蛇种。高明医院同样没有圆斑蝰蛇的抗毒血清,入院当晚,易思利出现急性肾功能衰竭。无奈之下,院方应急性地采取了配代疗法,给易思利打了五步蛇血清。晚上11时,易思利被送入ICU病房。

  在高明区人民医院就诊的头两天里,易思利的意识仍比较清醒。然而,住在ICU病房每天1万多元的费用,令易家不堪重负。

  “家里原来都是种田的,想生活好一点才到广东打工。”王静说,自2006年起,夫妻两人便在广东各地工厂辗转打工,2009年才开始在建筑工地上干活。去年9月底,高明区高田村一个工程开工,易思利向上一级老板承包了一个项目,做起了小包工头,王静则在工地上煮饭。

  由于收入仅能维持一家老小的生活,几年下来他们几乎没有积蓄。“家里还有两个老人和两个孩子,6岁的大儿子一直由母亲在家抚养,只有半岁的小儿子留在身边。”王静说。在高明区人民医院ICU病房只住了一晚,易思利就决定转去普通病房。

  3月27日,易思利突然感到浑身发痛,情绪也日益浮躁,还不时胡言乱语。当晚,院方将他再度转入ICU病房。一天后,医生诊断认为,必须立即转院治疗。

  恶化

  肾衰竭仪器清理血液余毒

  3月29日凌晨,易思利被转到珠江医院。经广州医学院毒蛇研究所专家鉴定,确诊为圆斑蝰蛇所伤。然而,珠江医院同样没有圆斑蝰蛇抗毒血清!

  此时的易思利已处于昏迷状态。期间,整个身体一度肿到发紫,肚子也突了起来。该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王华说,由于在刚刚被咬时,没有及时止住毒液,也没有注射血清,以致毒素扩散至全身,最终造成了急性肾功能衰竭、多器官衰竭等症状。

  王华表示,针对易思利的病情,专家组已研究出肾替代治疗方案。通过重症病房里的仪器设备,代替肾清除余毒,净化血液。“患者的部分器官功能正在逐步恢复,4月2日他也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如果继续进行肾替代治疗,两周到一个月内,逐步清除余毒的希望还是很大的。”

  难题

  已花10万另欠4万多元医药费

  记者了解到,ICU病房每天的透析治疗费用就达六七千元,加上其他护理费、治疗费,一天总治疗费约1万多元。易家上下四处借钱,前期近10万元的治疗费中,大部分来自亲友的解囊相助。尽管如此,到目前易思利还是欠下4万多医药费。由于欠费,目前医院在治疗时主要使用的都是抢救性药物。

  王静说,真是没有办法了,希望好心人能出手救命:“只要帮我们渡过了这个难关,以后一定偿还。”

  (报料人:佚名 奖金:100元)

  新闻纵深

  抗毒血清大多停产

  抗蛇毒血清,是蛇伤病人的特效药,越早应用疗效越好。可是,在易思利被咬伤后,从镇医院、区医院到广州市一级医院,三级转诊均遇到同一难题找不到救命血清。

  广东省急救学会毒蛇伤急救小组组长梁子敬告诉记者,在广东,圆斑蝰蛇的抗毒血清20多年前曾研发试用过,但后来因为生产缺乏规范化而被叫停,目前确实很难找到。梁子敬还说,不仅圆斑蝰蛇的抗毒血清缺少,其他抗蛇毒血清也处于稀缺状态。其中,血清生产实行的是商业化模式,由于保存期短,市场需求量又相对较小,所以很多厂家都停止了生产。近几年来,他已就该问题向相关部门多次提出建议,但收效甚微。(南方日报)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