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重庆不雅视频案赵红霞 丈夫曾给她请律师

2013-04-11 06:51:21  来源:城市信报

  赵红霞的AB面

  母亲:孩子在信里说,叫我不要再伤心了 她也上当受骗了,以为介绍工作的人是好心

  在雷政富案中,赵红霞被异化成截然相反的两个极端:一些人的眼中,她是十恶不赦的拜金女,为了钱财出卖肉体和灵魂;一些人的口中,她是反腐奇女,以肉身单挑数名高官,为重庆反腐提供了最有力的直接证据……日前,赵红霞申请取保候审被驳回。4月7日,城市信报记者在重庆独家面对面采访了赵红霞的母亲张梅和其代理律师张智勇,试图还原一个更真实的赵红霞。

  勤俭节约的赵红霞

  在张梅眼中女儿不贪钱,赵红霞上初中时,家里每周给她的5块钱的生活费她几乎不花,放假时还把攒的50块钱给母亲补贴家用 。但这是张梅对15岁以前赵红霞的认识。15岁离家以后,张梅对赵红霞在重庆的生活知之甚少 ,赵红霞也只在几个重要的假日回家。

  4月7日上午,张梅从江北区坐车来到了渝中区的见面地点。虽然常年务农,五十岁出头的张梅看起来并不显老气,一双大眼睛还是湿润的,两个眼珠乌黑发亮。半个小时左右的车程,见面后张梅出现了晕车症状。

  张梅独自休息了半小时后,打开了话匣子。“很少坐小汽车,一坐就晕车。”张梅解释自己晕车的原因。

  她最后一次亲眼见到女儿是在2012年6月。至今已经有10个月的时间。赵红霞不常回老家,只有节假日才偶尔回去。

  “去年6月份,她抱着孩子回老家来看我。”张梅说,但是孩子刚刚断奶,自己和赵红霞还谈了断奶后该怎么喂孩子之类的家常话。

  “那时候一家人在一起很高兴。我还跟赵红霞说,要去给小外孙买新衣服买碗,这是我们家乡的习俗。赵红霞和女婿都说不要买了,说我一个人挣钱不容易,他们自己可以去买。”张梅说,她经常对对赵红霞说,要维持好夫妻双方的感情,再就是教赵红霞做一些家务事,比如说怎么带小孩。

  “我没有什么文化,可是从小我都是教赵红霞不要做犯法的事……”在张梅的口中,她称自己的女儿为“赵红霞”。可如今赵红霞为什么会做犯法的事情,张梅并不知道。从15岁以后,赵红霞在老家待的时间越来越少,母亲对她的了解也越来越少。

  1997年初中毕业后,赵红霞就没有再读高中,因为学习成绩并不好。她离开家到了重庆市江北区的一所技校读书。18岁毕业后,赵红霞进入了重庆市的公交公司,工作是销售公交车票。这是赵红霞的第一份工作,但是每个月的工资并不高,只够赵红霞在重庆租房子的费用和日常吃穿的花销。

  赵红霞在公交公司当售票员一当就是4年。只有到了假期,赵红霞才回老家,有时候给父母带些食物,有时候也给母亲张梅买件新衣服。张梅说:“这么多年她没给过我多少钱,她自己在公交公司挣钱少,但我经常跟赵红霞说,够吃喝就行了,千万不能在外面做违法的事情。”

  勤劳吃苦的赵红霞

  不光暑假要帮父母秋收,每年的春天,也是赵红霞忙碌的时候。让张梅印象深刻的是赵红霞帮助父母插秧。和父母一样 ,赵红霞插秧时两只脚都浸在水田里,长时间地弯下腰,头朝着田地插秧,插完了以后她突然对张梅说:“妈妈,我感觉眼睛迷迷糊糊的看不清东西了……”

  赵红霞的青春期几乎是在重庆城里度过的,这个时期,母亲张梅不在赵红霞身边,对赵红霞的生活过问不多。但在张梅的脑海中,15岁以前,住在老家的那个赵红霞让她记忆深刻。

  15岁之前,赵红霞上初中的时候住校。每周末回家和父母住在一起 。张梅说,那个时候的赵红霞特别腼腆,在老家看到男孩子都不好意思,不敢和男孩子说话,而且她一和男孩子说话就会脸红。

  张梅和赵红霞的父亲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平常大多数时间都在地里干活。因为父母的农活忙,赵红霞上学时,每次周末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洗衣服,不光洗自己的,还给家里人洗。

  洗完衣服,她就去炒咸菜,有时候咸菜里还有点肉,炒好以后装在瓶子里拿到学校吃,一瓶够吃一个礼拜。

  家庭经济条件不好,赵红霞花得特别省。“每个学期下来 ,她都能省出50块钱还给我,让我拿去补贴家用,她自己基本上在学校不花钱,吃点主食,就着自己炒的咸菜。”

  暑假时,地里的花生需要摘。赵红霞就帮父母摘花生。那个时候重庆烈日炎炎,下午一两点赵红霞摘完花生,整个脸都晒得发红。张梅看着心疼,想补偿女儿一件像样的新衣服。

  “别人家的女儿都穿漂亮的衣服,我的女儿也该穿新衣服。”张梅说,自己当时想给赵红霞买二十块钱的衣服。“家里条件差,二十多块钱的衣服平常也不给孩子买,我问她喜欢什么样的衣服,她说她不要新衣服,就爱穿旧的。”

  红薯成熟时,赵红霞会帮父母把红薯从地里背到家中,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一次就能背二三十斤红薯。

  不光暑假要帮父母秋收,每年的春天,也是赵红霞忙碌的时候。让张梅印象深刻的是赵红霞帮助父母插秧。和父母一样,赵红霞插秧时两只脚都浸在水田里,长时间地弯下腰,头朝着田地插秧,插完了以后她突然对张梅说:“妈妈,我感觉眼睛迷迷糊糊的看不清东西了……”

  回家以后,张梅发现赵红霞整个脸肿了,泡在水里的双脚也肿了。赵红霞特别勤快。“过去我们家那么艰苦,那么累都挺过来了,现在日子好过点了,还出了这样的事,我是真的很伤心。”

  听话懂事的赵红霞

  “妈妈你别想那么多,人走了就走了,我们活着的人要看以后,你才四十多岁,自己还能干活养活自己,我和弟弟也能挣钱… …”张梅说,赵红霞那段时间担心张梅想不开,一直在劝说、安慰张梅。“她当时还跟我说生活还要继续。”

  做售票员的工资太低,赵红霞选择了跳槽。离开公交公司后的2007年,有人介绍赵红霞去了肖烨所在的公司。

  赵红霞去肖烨的公司时,打电话告诉了母亲张梅。张梅在电话里很焦急,反复埋怨赵红霞:“公交公司好好的正规工作你不做,又到处换,还不长久,这个公司正不正规?是不是去做违法的事情?”赵红霞告诉母亲公司是正规的,不违法,张梅才放了心。

  “从来不知道她一个月挣多少钱,她光说自己是卖衣服的。以前在公交公司挣的钱少,回老家几乎不给家里钱,就带点吃的回家,或者是新衣服,在肖烨的公司上班以后,有一天拿了2千块钱给我。这是赵红霞给我的最大的一笔钱。”张梅说,自己不止一次地问过赵红霞,肖烨的公司是否正规。“她跟我说不是做违法的事情,那我就放心点了,毕竟离得远了,看不紧,她自己做事得自己长个心眼。”

  2008年,赵红霞的父亲患了癌症。病逝时,张梅才四十多岁,那时的赵红霞也只有二十几岁 。赵红霞的父亲走后,张梅的精神有些恍惚,每次去田里做农活,她都感觉身边有丈夫,在家里做饭、扫地,张梅一直感觉丈夫还在。

  丈夫去世的一段时间,张梅都沉浸在悲痛之中。这段时间赵红霞几乎天天给张梅打电话,安慰母亲。

  “妈妈你别想那么多,人走了就走了,我们活着的人要看以后,你才四十多岁 ,自己还能干活养活自己,我和弟弟也能挣钱……”张梅说,赵红霞那段时间担心张梅想不开,一直在劝说、安慰张梅。“她当时还跟我说生活还要继续。”

  2010年,赵红霞告诉张梅自己谈恋爱了。“那个时候她就不在肖烨的公司工作了,她处的这个朋友是做个体的,她就跟着他一块干活。”

  张梅说,赵红霞结婚前专门把新女婿带回老家让自己看看。“她领着他回老家,说两个人要结婚,问我同不同意,我说只要你们两个人能合得来,能好好过日子,维持好你自己的家,我没有什么意见。”

  除了现在的丈夫,赵红霞之前从来没有领其他男人回过家。“从来都没跟我说过她处朋友的事,我们一年也就见几面,她到底有没有男朋友我也不知道。但她真的是从小看见男孩子就脸红,我一直都觉得赵红霞很乖很听话。”

  新闻背景

  赵红霞,重庆市开县赵家镇人。先后在公交公司和酒店有过短暂的工作,2007年赵红霞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已婚的重庆商人肖烨,之后成为肖烨的情人,年末加入肖烨的永煌公司,成为肖烨等人拍摄官员性爱视频最成功的诱饵。4月2日上午,赵红霞的辩护律师张智勇律师介绍,赵红霞案再次被公安机关延期侦查两个月,至上次延期一个月,赵红霞被批捕后的侦查期限将到达五个月。

  ◎被捕后母亲的生活

  她现在已经犯法了,没有办法

  2012年的11月25日,是赵红霞被警察带走的日子。也是张梅最不愿意想起的日子。她发现自己对女儿赵红霞这几年在城里所做的事情一无所知。

  当天下午,张梅正在自己的老家做家务,女婿忽然打来了电话。接电话时她说了一句“喂 ”,而电话那头却是一句“出事了,赵红霞刚刚被警察带走了”。

  张梅顿时慌了神,对着电话喊:“天啊我的老天,她的孩子那么小,她被抓走了谁来带啊……”

  放下电话,张梅立刻安顿好自己轻度残疾的儿子,拿着换洗衣服就往女婿和外孙女所住的重庆市江北区赶。

  “小外孙那个时候还不到2岁,没有妈妈照顾怎么能行?”一到江北区的女婿家,张梅就听见小外孙在哭,“她一哭我就忍不住要掉眼泪,每天都哭,一想到就哭,我的眼睛现在一直都发肿……”

  张梅说,家里祖祖辈辈也没有人做过犯法的事情,赵红霞伤了她的心,“说恨赵红霞也确实是恨。她现在已经犯法了,那也没有办法。我希望她能早点被保释出来,照顾她自己的小孩,我还得回老家照顾小儿子,顾我自己的家。”

  张梅的小儿子因为小时候患病,如今有了后遗症,腿部轻微残疾,如今已经二十多岁,在外面打零工,挣的钱还不够自己花,在张梅的观念里,女儿赵红霞已经嫁出去了,就要和父母家里分家,各自维护各自的家庭和生活,张梅有义务去照顾还没成家的儿子。

  从不和女婿谈赵红霞案子的事

  赵红霞被拘留关押后,张梅就在重庆市江北区照顾外孙。“天天都哭,一想到就哭。”张梅说,小外孙才2岁多,之前都是赵红霞照顾,外孙特别粘赵红霞,突然赵红霞就被抓了。

  2013年1月份和2月份,张梅一家饱受网络舆论的困扰。这一个月,女婿的话越来越少,每天都魂不守舍。到了晚上,除了不知世事的小外孙睡得香甜,张梅和女婿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失眠状态。

  女婿每天晚上在电脑看赵红霞的各种传言。躺下来还拿着手机 翻看。白天只要孩子一哭,女婿的情绪就开始烦躁,张梅不好和女婿说什么,两个人从来没有讨论过赵红霞犯罪的事,张梅只能抱着外孙默默地流泪。

  对于赵红霞的案子,张梅和女婿什么都不了解,他们不明白那么多记者是怎么找到他们家庭住址的,也不明白大批记者要采访他们什么。张梅只知道,那么多媒体记者打乱了本来就乱成一团的家,严重影响了一家人的正常生活。“一出门就被围堵,有一次被堵到了车库里。那一个月几乎就没有出过家门……”

  张梅和女婿的生活因为赵红霞的案子受到了影响,而2岁的孩子却什么都不懂,常常见人就喊“妈妈”。

  小孩不知道妈妈去了哪里,听到其他孩子叫妈妈,张梅的外孙也冲着别人喊妈妈,别的小孩就说,“这是我的妈妈,你应该叫阿姨”,小外孙就对着张梅说,“婆婆,我们去找妈妈”。“我特别难受,我说我们去哪里找妈妈啊,怎么能找到妈妈?”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