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体验打车难 晚高峰的哥宁肯在车里玩游戏

2013-04-13 15:22:17  来源:北京晚报

  备受市民关注和热议的本市出租车综合管理新政将出台,目前正在征求意见阶段。打车难,难到了什么地步?到底是什么造成的?昨日的周五晚高峰,本报记者兵分四路,与在东单、国贸、中关村、金融街几大商务区工作的上班族们共同体验打车难。

  体验1 东单三条

  王府井出租载客区

  半小时没车

  ■时间:17时30分至18时30分

  昨天傍晚,由东方广场的办公楼、协和医院涌出的人流很快和外面的路人交织在一起。王府井步行街以南至长安街的路段出租车不能停车载客,熟悉这个地区的打车人更多地集中在了东单三条、校尉胡同南口等区域,记者观察,打车的乘客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外地游客和到协和医院看病的人。

  记者17时20分抵达东单三条时,整条街上前前后后有15个人在打车,来往于此的空车不少,但不知何故停下来载客的车却不多,记者从17时30分开始计时,平均每3分钟就会有一辆空车驶过,但直到第4辆空车才停下来询问记者去往何处。算下来记者已经等待了13分钟左右。附近的一些打车乘客有的开始向东步行至东单继续打车,有的则等在东方君悦大酒店的车辆出口处,期待从酒店卸客后驶出的空车。不过当时钟过了18时之后,东单三条上的空驶出租车开始减少,等车时间进一步延长。

  随后,记者来到王府井地区已经设置的专门用于出租车排队载客的停车区,其位置就在王府井步行街的南口西侧,但这个出租车停车区内却一直空空荡荡、形同虚设。18时许,候车区大约有近10个人在等待打车,可半小时过去了,仍然没有出租车来此排队,附近的保安告诉记者,这个出租车停车区,1个小时能来两辆车就已经算是运气不错了。

  体验2 国贸桥西南角

  先吃饭吧

  熬过高峰坐地铁回家

  ■时间:17时35分至18时10分

  紧挨着三环外的辅路边,短短不到百米内,有七八拨儿人在等待打车。看到记者慢慢走近并也在路边停下似乎要参与“抢车大战”,有几个打车人很焦急地看了几眼记者,把脚步往南挪了挪,和记者拉开距离,去占据有利位置。

  等了不到10分钟,已大约有十多辆出租车驶过,但都已载客。15分钟过后,终于有一辆空驶出租车在记者南侧两个打车人面前停下。“去亦庄吗师傅?”“去不了。”几句商量之后,这辆出租车还是绝尘而去。这两个打车人只得继续站在路边等待,其中一位任姓先生和记者聊天时无奈地表示,每次下班都是纠结于打不到车,这个时间段去亦庄的话堵车,返回时也不好拉活儿,挣不到钱司机不爱去。倒是司机爱拉拼车去通州的,能多挣点儿。“忙了一天,背着沉重的笔记本电脑,真不想再去挤地铁,可又实在打不到车。”

  等了半小时后,只有两拨儿“眼尖手快”的人终于成功打到车,与记者聊天儿的任先生和朋友两人始终没抢到车,只好决定先去路边的蛋糕房吃晚饭,熬过高峰时间再坐地铁回家。

  体验3 中关村

  协管员帮忙

  20分钟后打到车

  ■时间:17时30分至18时

  林先生是北京大学的退休教师,17时从北大西门出来,看路上拥堵,便一路走到中关村。记者看到,协管交通的史大妈一直在帮林先生拦车。“我在这儿挺久了,下午这个时候不好打,经常一辆车好几个人抢。附近都是学校、商场什么的,人多啊。”正说着,记者看到一辆出租车靠路边准备停车,已有两位女士和一位男子快步上前,最后还是两位女士捷足先登。男子见状,索性不再回到路边,试图占据“有利位置”,等了五六分钟才打到车离开。

  这个路口是四环与中关村大街交界处,附近有北京大学、中关村、购物广场等,下班高峰与客流高峰重叠,导致打车格外困难。至于拒载,林先生说也遇到过,但不多。在记者等待的半小时之间,这个十字路口的出租车来来往往有百余辆,空车和停车卸客的却只有不到10辆,经常一辆车尚未停稳,便有两三拨儿乘客抢着拉车门。史大妈因为要协管交通不能走远,到快六点才帮林先生打上车,这时他已经等了20多分钟了。

  体验4 金融街

  乘客招手

  的哥宁肯坐在车里玩游戏

  ■时间:17时30分到18时30分

  昨晚,金融街上随处可见西装革履、手提电脑的人们,步履匆匆地从一幢幢大楼里鱼贯而出。不过,对于需要打车回家的人来说,还有一场考验在等着他们。

  17时30分,记者看到,一位穿着高跟鞋的年轻女士从金融街购物中心拎了一大袋东西出来,她站在金城坊西街和金融大街的交叉口东南角招手拦车。5分钟内有七辆出租车从她身边经过,但是车里都坐着乘客。好不容易一辆空车远远驶来,这位女士赶紧把手高高举起,但是离近才发现,车上挂着“暂停”标志,司机就像没看见她一样径直开走了。再等了几分钟,又一辆显示“暂停”的空车缓缓驶来,司机听这位女士说去立水桥,一劲儿摇头:“去不了。我要奔东,交车去。”

  记者注意到,就在这位女士打车的同时,一辆悬挂着“暂停”标志的出租车就停在路旁,的哥正捧着手机 玩游戏。无奈之下,这位女士只好继续向北走,记者跟着她从金融街中部的金城坊西街一直走到金融街北端的阜成门内大街,这段路程约七八百米,最后这位女士在阜成门内大街上打到了车。这时距她从金融街购物中心出来,已经过去了至少35分钟。

  问诊

  北京打车为何这么难?

  造成北京“打车难”的原因很多。记者走访部分打车乘客和业内人士后了解到,人们的共识大约有以下几点:一个是供需关系的矛盾,北京目前共有6.66万辆出租车,20年来一直未增加。但北京的城市面积在不断扩延,城市人口也在增加,人们收入提高更容易选择出租车出行,近年施行的限购限行措施又使得部分私家车主转向选择打车,使得打车总需求较之以前存在缺口,有数据显示目前运能缺口为日均40万人次。其次,部分司机高峰拒载,天气不好和道路拥堵是主要原因。堵在路上不挣钱,的哥不爱拉活儿;恶劣天气如果出了交通事故,维修费用都是司机自理,也不爱拉活儿,这使得某些时间段的供需失衡更加严重。第三,目前北京出租车定价偏低,使得它已成大众普遍的出行选择,而它的定位原本应该是小众的。“本市应大力发展居出行主导地位的公交和地铁,而出租车应该回归高端服务和特殊服务的辅助出行定位。”住房城乡建设部城市交通工程技术中心副主任马林认为。第四,与高峰时段不同,非高峰时段很多出租车空驶率又很高,有效运行率低。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北京不少出租车司机来自远郊区县,部分司机对市区路线并非十分熟悉,更加剧绕路、盲目空驶等无效行车时间增多。

责任编辑: 铁言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