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房子遭强拆 官员称不允许影响全村发展

2013-04-16 07:11:35  来源:潇湘晨报

4月15日,冷水江市金竹山镇,原来的老宅变成一片废墟,何彬其一家在废墟上搭起帐篷。图/记者辜鹏博

  4月15日,冷水江市金竹山镇,原来的老宅变成一片废墟,何彬其一家在废墟上搭起帐篷。图/记者辜鹏博

  本报记者朱远祥娄底报道

  作为新农村建设的一个重要内容,冷水江市金竹山镇资江村准备通过土地流转用50亩地发展乡村旅游,25户村民的楼房被划入拆迁范围,何彬其的房子即在其中。

  因对补偿标准未达成一致,何彬其一直拒拆房屋。4月12日,就在他与镇、村干部再次商讨补偿事宜之时,何家的房子被人开着铲车强拆。

  对于此次强拆,镇、村干部的解释为“村民自发的过激行为”。村支书张康生表示,村民盼望早日完成项目建设,对于何家不拆房不满。镇党委书记杨斌则表示,不允许任何人因个人利益影响全村的发展。

  4月15日下午,冷水江市金竹山镇资江村,阳光洒在一片断砖碎瓦的废墟。废墟旁,何彬其夫妇坐在一顶临时搭建的帐篷里,神情黯然。三天之前,这片废墟之上还立着何家占地109平方米的楼房。

  4月12日下午5点左右,一辆铲车驶来,10多分钟后,二层的红砖楼房化为废墟。当时,何彬其一家正在20公里外的一家市区茶楼,与镇、村干部商讨拆房补偿的事,双方尚未达成一致,更未签定拆房协议。

  谈判中,楼房夷为平地

  4月12日上午,资江村“市民下乡点建设”理事会成员张锋找到何彬其的妻子周平云,交给她一封“全体村民致何彬其全家”的信,要何家配合新农村建设工作,将位于河边的房屋拆掉。

  12日下午3点半,何彬其夫妇和女儿何燕应约来到冷水江市一家茶楼,与村支书张康生等人商谈拆房补偿的事,镇里分管新农村建设的人大副主席胡启辉随后也赶到现场。

  “村委会邀我来参与协商,作个见证。”胡启辉说,到现场后自己首先宣布了几条纪律,要求双方克制情绪。不过,被村理事会请来做工作的村民张才贵与周平云仍然发生了口角。周称“你们没权力拆我家的房子”,张才贵则站起来回应:“我现在就把你家的房子拆掉!”随后离席而去。

  约半小时后,仍在茶楼商谈的何燕接到邻居电话,被告知何家房屋已经被拆。谈判立即终止。

  小村庄的大项目

  金竹山镇资江村因流过境内的资江河得名。2012年6月,这个约2000人的村庄迎来了一个大项目——“市民下乡点建设”,25户村民的房子被要求拆迁。村支书兼主任张康生介绍,村里去年9月向市新农村建设城乡统筹办借了150万元,准备通过土地流转用50亩地来推进“市民下乡点”建设,发展乡村旅游。

  据资江村村支书张康生介绍,去年来村里已完成23户的拆迁,但因补偿价格,何彬其家的拆房一直没有谈成。张康生说,这次拆房是根据“村民自治和村民自愿”的原则,根据村民代表大会通过的补偿标准,何彬其家的房屋按每平方米300元的标准补偿。经多次协商,补偿提高至每平方米600元,但何家仍不同意。

  “就6万多块,我打地基的钱都不够。”何彬其说。张康生坦承跟上面政策相比,补偿标准有点低,“但我们资金本来就很有限。”

  “不能讲政策,靠自愿。”镇党委书记杨斌对资江村新农村建设很重视。去年10月,时任镇长的杨斌曾到何家做工作,对何彬其的女儿何燕说,“个人的利益要服从大家的利益,不能因为你个人的利益导致工作搞不成。”

  4月12日,何家与村干部再次进行“谈判”。然而,谈判还没结束,何家房屋已被推倒。

  强拆主导者是谁?

  据何家邻居、76岁的张红娥称,4月12日下午5点左右,她看到组长龙云旭以及张明中、周发长等10多人聚在何家门前,“10多分钟全部拆掉了。”张红娥告诉记者,此前铲车已在何家门口停了三天。

  是谁主导了这次强拆?首先被怀疑的是村里的张才贵,4月12日下午商讨补偿事宜时,张才贵与何家发生口角并称要强拆何家房屋。4月15日,张才贵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当时说的是“气话”,自己并未参与强拆。

  组长龙云旭也否认参与强拆。

  “这是村民自发去拆的。”村支书张康生表示,村民们盼望着早日完成项目建设,许多人对何家拒不拆房不满。至于当时强拆一事,张康生称自己并不知情。

  “这是老百姓自发的过激的违法行为。”镇党委书记杨斌认为,这是对老百姓教育不够,但他强调,“任何人都不能因为个人利益去影响全村的发展,这是不允许的。”

  但何彬其认为此事仍有蹊跷,“没有其他人默许,村民敢擅自来拆吗?”

  当日强拆一事发生后,金竹山镇立即展开维稳和安抚工作,目前当地公安部门已介入调查。4月15日下午,金竹山派出所教导员杨光峰告诉记者,调查结果目前还未出来。

  [律师说法]

  强拆涉嫌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

  针对何彬其房屋被拆一事,湖南君见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幼德谈了自己的看法:

  第一,拆房要依法依程序。根据《土地管理法》相关规定,集体土地的征收必须经过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做出决定并发布征收公告;强制拆房也必须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做出决定,法院审查许可并做出裁决,再由政府组织实施。

  第二,村民自治不能侵犯个人财产。村民代表大会可对集体财产进行处置,但无权处置私有财产。

  对于何家房屋被强拆,李幼德认为此行为涉嫌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李幼德提醒,包括村规民约等村民自治行为,必须符合宪法和法律的规定,否则其行为无效。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