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农家船工每年保底5万收入 客栈老板仍担忧

2013-04-16 07:20:47  来源:红网-潇湘晨报

凤凰农家船工每年保底5万收入 客栈老板仍担忧

  4月12日,凤凰古城实行一票制后,上午11点,大部分船只停靠在沱江边等客,有船主说,一票制前,这个时候他能来回跑四五趟。图/记者杨旭

  凤凰推出景区门票一票制后,遭遇舆论猛烈阻击。15日,该县政府作出票价政策微调,给予学生及周边居民优惠。对此,凤凰古城内的政策攸关方——部分农家船工与部分客栈商户有不同意见。前者可获得每年5万元的保底收入,基本同意方案,后者认为政策导致散客减少,仍挽回不了其生意。二者分歧如此,该政策是否仍存变数尚未可知。

  4月15日,凤凰县决定调整“大门票”制度相关优惠措施,对学生仅收取20元门票费,对周边地区如湘西、怀化、铜仁游客免费。《凤凰县旅游景区门票管理办法(试行)》中规定凤凰县居民凭身份证或讲方言可直接进入凤凰古城风景名胜区、南华山神凤文化景区、南方长城景区及乡村游公司所属景点。同时凤凰县政府还将对农家船纳入景区旅游服务公司统一管理,实行股份制运营。

  客栈老板优惠政策难挽生意

  政府新出台了优惠政策,但客栈老板黄桂喜仍然失望,认为这对他们失去的生意“起不了作用。”

  黄桂喜在古城内经营一家40个床位的家庭客栈,非节假日的房价是80-100元。4月14日是周日,但他说,“这两天一个客人都没有。”

  4月15日,离政府答应的“15个工作日内解决”还有两周时间,家庭宾馆的老板们召开了一次会议,主持会议的是家庭宾馆商会的会长。可“会长只是把意见记录下,会议没有什么结果。”

  此前有人提出客栈联营,让旅行社带的客人住家庭客栈,黄桂喜认为,“绝对不可能。旅行社都答应客人住星级宾馆的。”

  多年来,他们的家庭客栈主要针对散客。散客中,最受客栈欢迎的客人是自驾游,“现在148元门票,一车人光门票就去掉1000多元。人家还能来住吗?”黄桂喜说。自驾游来的客人住的房间好,价格高一点。

  客栈客源的70%是学生。此次学生的进城价由80块优惠到20块,按理应该对客栈生意有帮助,但黄桂喜说,“学生只有在周末和寒暑假才来,一票制后,学生客源不可能达到70%。”他认为政府可以放宽20元票价的适用标准。

  黄桂喜认为政府现在出台对学生优惠20元的政策,只是一种“拖延战术”。不过,离政府给答复的15个工作日还有两个星期,他满怀期待。

  农家船工保底有5万收入,基本同意优惠政策

  4月15日,凤凰沱江下游的农家船代表分别与该县沱江镇人民政府、凤凰古城景区旅游管理服务公司签订协议。

  平时上岸拉客坐船的农家船,开始向公司化经营模式转变。这离4月10日农家船员去沱江北门码头聚集仅过去5天。当晚县政府答应在4月15日回应船员们的诉求。

  “县长答应168条船总共一年给840万,每条船保证每年有5万。”船员莫长江说,“我们对这个方案基本同意。”

  根据《合作组建桃花岛农家船公司框架协议》与《合作运营框架协议》,农家船实行股份制运营,凤凰县政府占51%的股份,农家船公司占49%的股份。农家船像门票价148元的古城景区一样,由凤凰古城景区旅游管理服务有限公司统一经营,统一售票。纳入整个景区管理后,农家船每年有5万元的保底收入。

  过去,针对散客,农家船一般由专员上岸拉客。此次调整,农家船也可像过去一样经营,拉客者与农家船工资分开计算,“周边散客的票价,统一规定为30元/人,拉客的人可以提成20%。”

  去掉拉客者拿走的20%散客收入后,剩下的就按政府占51%的股份,农家船公司占49%的股份来分成。49%的股份包括河道清理、卫生保洁、营销人员工资等费用,其中剩下的则在年底分红,分给每一条农家船工。

  莫长江认为,以后拉客的人会变少,“每条船上拉客的都是家里的亲人,现在拉一个客才6块钱,拉满一条船才48块钱。那他们还不如不拉客,反正一家人保底收入5万块,他去给宾馆打工,一个月还可以赚1500块。”

  另外,因为成立公司后,规章制度管理严格,“拉客人员要进行统一培训,普通话不标准、交流不行,都不准拉。”莫长江担心他母亲会通不过。

  莫长江觉得现在建立农家船公司,董事长也是政府派员,但等公司走上正轨,政府就退出。但他担忧的是,“万一政府又取消(一票制),我们又签了协议,这不就把我们捆死了吗?”莫长江说,一票制前,勤快的农家船,一年可以赚十万,少的也有六七万。“政府执行不下去,就不可能白白有5万块给我们了。如果散客多了,政府又占去51%的股份,那我们拿到的就少。”

  凤凰县新的门票政策实施后,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湖南怀化市、贵州铜仁市三地区的居民,可以凭身份证进入凤凰古城风景名胜区。此前这项免费只针对湘西州及凤凰县邻近县(铜仁市松桃县、怀化市麻阳县)。莫长江认可这个政策。但他觉得仍需改进。他一个姓田的邻居,家里有两个媳妇,一个是贵州人,一个是云南人,嫁过来时身份证没有改,“我跟她们讲,你们出门要把结婚证什么的带齐,要不到时候还是要买148元的门票。”

  凤凰县政府等旅游规范时,门票会取消

  门票新政推出几天以来,散客人数有所减少。凤凰县政府向《都市一时间》记者表示,门票政策短期内不会取消,只会根据旅游情况变化做出适当调整,从长远来看,凤凰古城旅游规范时,门票政策会取消。

  凤凰县代县长赵海峰说,从长远看,门票肯定会取消。在旅游产业规范后,取消是必然。“有记者问我女儿找男朋友的时候进来收门票怎么办,我对他说,等我女儿找男朋友的时候,古城早就不收票了。”

  副县长蔡龙说,散客减少能否说明客源市场发生变化,5天的数据还不能说明这一问题,也许需要一两个月,乃至大半年的时间进行综合科学分析,若客源发生了调整,那么管理方式会改变。

  此外,据《经视新闻》报道,近期很多游客反映,他们在缴纳了148元的凤凰景区门票钱之后,在景区居然找不到一个免费的厕所。

  赵海峰对《经视新闻》记者说,凤凰的基础设施在古城内严重不足,而且严重超负荷。现在采取的第一个措施是按规划建立免费的厕所。在建设过程中,按照自愿原则,将收费厕所全部租赁过来,政府推出公益性岗位进行服务,然后免费向游客开放。

  赵海峰还说,在古城工作四年,没有在古城上过厕所。

  【对话】

  景区市场需求方如不接受票价,政府应调整

  4月12日,谈到凤凰古城收费问题,记者采访了复旦大学旅游学系教授、旅游经济学专家郭英之,她表示“游客、当地百姓和旅游从业者,是征收‘进城费’的三个利益攸关方。政府如果无视他们的诉求,只能导致双输的结果。”4月15日,她提到的三方走在协商解决问题的路上。

  潇湘晨报:凤凰刚刚出台景区收费政策调整,是迫于舆论,还是游客量下降的压力作出政策调整?郭英之:政府作出一项政策调整,跟经济形势有关。门票调整,要看市场能否接受。如果景区的市场需求方不接受,政府当然应该调整。

  潇湘晨报:景区到底应该定一个怎样的价格?

  郭英之:价格当然由市场说了算。不过,不管怎样,一票制往往会让人觉得价格高。虽然可能这个价格看到的景点更多,但从游客的感觉来讲,你降低了价格,进入的门槛就低。中国的游客比较感性,票高就不去,票低就去,看表面比较多。去一个便宜的景点,可能景点少,但他不会深究,其实好的景点有好的服务,自然就应该要想到有较高的价格。

  潇湘晨报:是不是游客对景区和政府的定价下的体验不够放心?

  郭英之:对一个景区的感受,根据游客自身素质的区别而不同,并不是所有游客对景区和旅行社都不放心,看游客个人的成熟度,这跟他的受教育程度、工资收入、旅游次数都有关。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