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犯在黄洋住院后常凌晨发微博:出来混就不要怕死

2013-04-18 07:55:34  来源:新京报

  ●有网友猜测疑犯想拿同学做实验,算错了剂量,但警方未证实

  ●知情人透露,死者住院时疑犯常去看望

  上海的中山医院宿舍里,摆着双层床。这曾让林木(化名)感到苦恼。为让已在复旦读研的林木,方便在医院开展实习,院方为其提供宿舍。

  2011年5月的一个午后,林木经过一番纠结,决定留在复旦大学枫林宿舍楼413寝室。“我不喜欢和别人住上下床”,他用英文在博客里,解释他选择住在复旦的理由。

  林并没有想到,这个决定让复旦413寝室陷入一场有关毒杀的生死谜案。

  2013年4月13日,林因涉嫌向室友黄洋投毒被警方带走,3天后,黄因中毒在医院死亡。

  至此,这一对室友卷入了一起迷离的毒杀案。

  做实验?

  网友猜测林剂量放错,警方未证实

  谜案发生后,校方不断否认各种有关毒案成因的传言,但各种猜测依旧不断呈现。“现在有人说林木投毒是用室友做实验。”17日复旦大学的一位学生在电话里说。

  对于这一说法,警方并未回应。据记者调查,在校期间林确实在从事一项让自己感到撕扯的实验。

  这种实验始于2011年,按照课题要求林要将一种名为N-二甲基亚硝胺的剧毒物质注入老鼠体内。它黄色,常温液态,可溶于水。老鼠由复旦大学动物中心提供,用来在实验动物中人为制造肝损伤的模型。

  林木的博客描述了实验的场景。他记得,老鼠让他感到恐惧。“克服恐惧、克服恐惧”他在内心开始默念,希望获得平静能够触摸老鼠。不过,努力以失败告终, 最终林不得不在实验室人员的帮助下按住那只鼠标大小的白色小动物。他说,对老鼠与生俱来的恐惧,让这种终年都在重复的实验,变得十分煎熬。

  “有时他像个小孩,胆小、善良。”林木的一位朋友举例:胆小——林怕蚊子,怕到夏天不带花露水不敢到野外;善良——2011年得了重感冒,因担心传染就把自己关在寝室里哪也不去,和人说话也要保持距离。

  但林木只要聊起医学就变得无比坚定。他博客上发誓要“为祖国医学发展与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显示出对医学的执着。

  为竞争?

  “专业不同医院不同,不存在竞争关系”

  林与黄成为室友是在2010年,那一年两人双双成为复旦大学研究生,并在枫林校区成为室友。

  林木,广东汕头人,他是家里的骄傲,曾以780多分(满分900分)考入中山大学。五年后,因成绩优秀,保送进复旦大学医学院,学习的是影像医学与核医学。

  林木家境殷实。他并非一开始就热爱医学,学医是父亲的希望。

  而黄洋家境不好,父母下岗,母亲有病,作为家中独子,黄洋“放弃了自己喜欢的专业”,“为了照顾到家里”,他考入复旦医学院。开始是公共卫生学院预防医学专业,之后转到临床医学。

  他曾想放弃读研。但“老师、家人和朋友的鼓励以及自己的坚持”,让他决定继续。拿到奖学金的他,直研进入复旦大学附属五官科医院耳鼻喉科学习。

  优等生黄洋被毒杀后,有媒体猜测,林木向黄洋投毒有可能是因为直升博士竞争所致。2012年,黄洋有机会直博。当时,他因为家境问题,放弃了。今年,不愿放弃医生梦想的黄洋参加博士考试,“拿了第一”。

  而据《东方早报》报道,学校博士考试时,林木则没有参加。林木曾在微博中表示,他与导师有了不愉快。

  据透露,林木已经找好工作单位——广州中山大学的一家附属医院。投毒案发生前,林木正在中山医院超声诊断科实习。

  对于“竞争说”,复旦大学予以否定,“林某和黄洋专业不同,所在医院不同,不存在学业上的竞争关系。”警方对此也进行否认。

  为情杀?

  “黄没有女友,林工作后才考虑感情”

  在同学们眼里,黄、林给人印象都不错。

  黄洋的一位朋友“玉娘娘doctor”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黄洋为人上进、开朗、感情细腻,是“妇女之友”。

  复旦一同学吴某对媒体说,林木有点不太顾及别人的感受,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活在自我的世界中,“但他对朋友还是好的,不是说多关心你,而是那种在你需要帮助时,愿意帮你。”

  网上曾有传言,两人同时追一个女孩,后来那个女孩选了黄。于是林木报复。

  但据《东方早报》报道,林木直到确定好工作,他才向吴某表达了想交女友的意愿。今年,吴某给林木介绍了一个女孩,但两人没谈成。女孩认为林木性格有点怪,会在网上聊天时忽然下线。

  黄洋的父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说,据他所知,因为害怕影响学业,也因为家境不允许,黄洋并没有交女友。

  情杀说,也被警方和校方否认。

  另外,黄洋和林木同寝室还有一个同学。有网友说林木下毒目标是他,不料被黄洋误食。有人发现,百度上曾有一名网友ID为“诛姜成”,其在2012年数次提问“N-二甲基亚硝胺吃了怎么检测”等问题。而警方表示,饮水机里的有毒物初步断定为N-二甲基亚硝胺。

  但媒体核实,林木另一名室友不姓姜姓葛,平日里不常住寝室。饮水机内投毒,他喝到可能性不大。黄洋一同学提到,林本人曾在国内肝胆类核心期刊上发过文章,对肝胆了解程度高,不可能到网上去提问。

  校方同样否认了“误杀”说法。

  谜题待解

  黄住院期间,林常凌晨发微博

  4月1日,黄洋饮水一小时后,因“恶心,呕吐,伴高热”入院。次日无好转,继续入院,4月3日,诊断为“急性肝衰竭”,神清,生命体征平稳……但随后一日出现两侧鼻翼流血。黄洋流鼻血的这一天子夜,林木正在观赏一部名为《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的电影。“感觉有些奇怪”,林的一位朋友说,当时自己曾向林问起黄的病情,但对方并没有显出室友之间应有的关心,反而在凌晨两点发了一条微博声称“#带种的就来真的##出来混,就不要怕死#”。

  4月7日,黄洋烦躁,意识不清,须药物镇静……腹部B超显示,脾脏稍大,少量腹水……对于种种现象医生在病例上写道“病情复杂,现在方向不明……”

  同样是在这天凌晨,林木也出现了异常。他说自己夜不能寐,因为看了电影。他在微博上谈起了勇气,声称,勇敢始终是种正能量,在这前提下,才能谈谋略。一位学生说,有些人看见林的子夜微博很奇怪,更有人直接回复“看不懂”。

  4月8日,林依旧继续着让身边人感到反常的生活。“从3月30日开始,几乎每天凌晨都起来发微博,这种情况很少见,学医的人都讲究保养身体。”林的一位朋友说,这天林在微博上感慨,作为医生有时看着身边亲人或朋友被疾病吞噬却无能为力,很伤心。

  有知情人透露,在黄洋住院期间,林木曾多次去医院看望。

  在林感慨时,黄洋病情正以一种不可逆的速度恶化。鲜血依旧从鼻、口渗出,白净的皮肤变成深黄色。

  “紧急联系了好多同行,开始为他找解毒的办法”, 胡敏在自己的博客里对黄洋说,大家就是不信邪,顾姐姐帮你查到解毒剂了,可是我们知道的消息都太晚了。

  “当时大家都搞不懂,黄洋中了什么毒。”曾参与救治黄洋的一位医生说。

  4月9日,有人以匿名短信方式提醒黄洋师兄,注意N-二甲基亚硝胺,周边有人常在用。

  13日,警察从寝室带走了蒙面的林木。

  4月16日,警方透露:这起投毒案件正在审讯中,嫌疑人的动机尚不明晰。此案的侦破“远未结束”。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崔木杨

  (本报记者萧辉对此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