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打工皇帝"麦伯良去年年薪998万 4年增逾16倍

2013-04-19 10:17:34  来源:中国证券网

\

  提起“打工皇帝”,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名字应该是杨元庆、霍建宁等,他们动辄千万的年薪烘托着他们的传奇。而在上市央企里,也有一群特殊的“打工皇帝”。不同的是,他们除了职务之外,还有央企里特有的级别:部级、副部级、司局级等级别使他们区别于一般的草根打工皇帝。

  央企“打工皇帝”年薪998万元 高管外籍身份可涨薪

  在日前披露的2012年年报里208家上市央企里,公布董事长、总经理年薪的有192家。这其中103家同时披露董事长和总经理的年薪,其余的则披露了其中之一的年薪,甚至还有16家没有披露高管的年薪。

  在这192家央企里,董事长、总经理年薪超过200万的就有13个。去年年薪最高的是中集集团总经理麦伯良,其以998万元的薪酬位列榜首,董事长李建红的年薪并未披露。

  其次是长城开发的董事长谭文鋕和总经理郑国荣,分别以600.79万元和485.91万元在央企高管年薪排行榜里分居第二和第三。

  据本报记者了解,除了薪酬考核制度,谭文鋕和郑国荣的外籍身份,也是其薪酬远远高于其他高管的原因之一。

  “打工皇帝”年薪4年增16倍

  去年底,中集集团作为首家B转H的上市公司,一时间赚足眼球,在港交所的股价也是开门红。

  也就是在去年,中集集团总经理麦伯良获得了998万的高额年薪。这一数额较2011年虽然仅高出了40.26万元,但是却是2010年的1.67倍,是2009年59.52万元的16.77倍。

  4年里年薪涨了十多倍的高管并不仅仅局限于麦伯良。其年报显示 ,职工监事、副总裁、董秘、财务总监等高管2012年的年薪均比2009年高了十多倍。如副总裁赵庆生2009年的年薪是21.06万元,而2012年的年薪则高达414.3万元,整整高出了近20倍;再如副总裁刘学斌,其2012年的年薪是356.9万元,是2009年的15倍。

  如此,中集集团董监高等高管人员(独立董事除外)的整体薪酬也呈爆发式增长。

  2009年,中集集团9位高管的年薪总计为226.43万元,平均每人25万;2010年,11位高管的年薪合计为2022万,平均每人184万,其中麦伯良的年薪为596.22万;到了2011年,11位高管的年薪再升至272万元,其中麦伯良的年薪为957.74万元;2012年,这一数字再次创下新高,11位高管的年薪合计3561万元,平均每人324万元。

  高管工资卡里的数额暴增并不意味着普通员工也是如此。

  据记者计算,2009年和2010年,中集集团的平均职工薪酬分别为6.2万元和6.44万元,2011年和2012年的平均职工薪酬分别为7.9万元和8.2万元。也就是说,其平均职工薪酬4年只增长了32%。

  这一增幅虽然好于很多企业尤其是民企,但跟高管薪酬的涨幅简直是天壤之别。

  而这四年,中集集团的业绩并未与高管薪酬的涨幅同步。受宏观经济不景气影响,集装箱和车辆业务市场需求回落,特别是集装箱销量和价格同比下滑,中集集团2012年实现净利润19.39亿元,营业收入543.34亿元,同比分别减47.46%和15.27%;2011年,其净利润同比增22.95%。

  外籍高管薪酬普高

  高管薪酬之高仅次于中集集团的是长城开发,其主营业务是硬盘相关产品。

  2012年,长城开发净利润仅为9356万元,同比减62.8%,营业收入164亿元,同比降11.97%。这已是这两个重要财务指标连续第二年下降。2011年,长城开发实现净利润2.5亿元,同比降34.54%;实现营业收入186亿元,同比减10.31%。

  在这样的业绩下,长城开发董事长谭文鋕2011年和2012年合计从公司获得1411.92万元的年薪。其中,2012年的年薪为600.79万元,2011年的年薪是811.13万元。

  总经理郑国荣在过去的两年里从公司获得薪酬合计为1245.22万元。其中,2011年年薪为759.31万元,2012年的年薪为485.91万元。

  而在2009年,谭文鋕和郑国荣的年薪分别为96.4万元和77万元,另外两人还从股东单位或其他关联单位领取薪酬。四年间,两人的年薪也有数倍增长。

  “高管的薪酬奖励跟业绩都是挂钩的,业绩好的时候可能会多一点,业绩不好的时候可能会减一点。” 长城开发董秘葛伟强表示,高管里有不少是外籍员工,所以薪酬也比较高。

  2012年年报显示,长城开发董事长谭文鋕是英国国籍,总经理郑国荣和副总裁蔡立雄是香港籍,副总裁石界福是马来西亚国籍。而这四人2012年从长城开发处获得的薪酬合计为1510.37万元,而其他10位高管的薪酬合计才524万元。

  与此同时,其职工的平均薪酬也有不小的涨幅。2009年,其平均职工薪酬为3.6万元,2012年就涨至5.9万元,增幅达64%。

  “制造型企业的压力很大。近年来,公司规模和订单都在增长,劳动力成本也越来越大。”葛伟强称,我们处于IT行业,这个行业是充分竞争的行业,技术含量要求较高,薪酬也很高。现在公司人才已经流失很严重,薪酬是一个重要的指标。(.2.1.世.纪.经.济.报.道 .安.丽.芬 .朱.丹.丹)

责任编辑: 陈永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