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令铊中毒案匿名黑客:希望推动案件重启调查

2013-04-20 07:06:41  来源:南方网

  朱令,清华大学化学系物理化学和仪器分析专业92级学生,1994年末开始突发怪病,1995年4月28日被确诊为剧毒物铊中毒,各方确信是被人投毒,警方曾立案调查,但至今无果。一位与朱令同宿舍的同学孙维,曾是警方调查的嫌疑人,后被警方解除嫌疑,但至今仍被许多网友所疑。

  帮助救助朱令的中学同学贝志诚近日透露,有一名黑客曾入侵孙维和其他同学的邮箱,获得孙维指导几名同学支持她澄清嫌疑声明的“发帖指南”等资料。而早在2006年,即有匿名博客公布了一些孙维与同学的往来邮件。此事在当年的互联网论坛中一度轰动,并成为持续很长时间的热点事件。

  记者昨日独家专访了这名黑客。他表示,媒体时隔七年又开始关注此事,其不知能否为推动此案早日真相大白尽些绵薄之力。以下是根据采访邮件整理的南都记者与这名黑客的对话,他自称“追铊”。

  1谈动机“偶然知道有桩奇案”

  记者:你是怎么知道朱令被投毒致残这个案子的,你关注朱令多长时间了?

  “追铊”:2005年底在网上偶然看到《孙维申明》,才知道有这样一桩历史奇案。自2005年以来,我一直从未中断关注,期望早日真相大白,还朱令和其父母一个公道。

  记者:方便介绍一下你自己吗?

  “追铊”:很普通,路人甲。

  记者:是什么原因让你决定参与到朱令这件事情中去的?

  “追铊”:没有什么决定、不决定的,好奇———关注——— 寻觅,一切顺其自然。

  记者:为什么选择用黑客这种方式,是因为工作还是其他的原因,有没有想过用其他的方式来推动?

  “追铊”:黑客是别人叫的。如果我有机会接近高层,一定会从上向下推动。

  记者:这么多年了,为什么选择现在站出来面对媒体?

  “追铊”:2005年的时候,大家话语权有限,很难进行能量的聚集。

  现在不同了,有不少陈年往事都通过民间的推动得到响应,希望这件事也能引起关注,推动案件调查重启。

  2谈经过“顾忌太多就做不成事”

  记者:你是如何获得孙维他们邮件往来资料的,有没有过法律方面的顾虑?

  “追铊”:获取邮件其实并不是太难的事,凡事都有利弊,顾忌太多就做不成事。

  记者:你获得了哪些方面的资料,有多少,能证明他们的真实性吗?

  “追铊”:很多,都是真的。我可以发给你们参考和鉴别。

  记者:获得这些资料后,你是如何处置的,有没有交给过警方?

  “追铊”:有个叫贝志诚的,我仔细观察了他,认为他能起到推动作用,就发了一些给他,包括网上传的《回帖纲要》。当时我对办案不了解,就算想给警方也不知道该怎么给,所以最终没有给。

  记者:你会不会公布这些资料?

  “追铊”:有些资料我认为有公布的价值,比如《孙维声明》的初稿和二稿等,和网上最终发出来的内容还是有不少区别,可以让语言专家和心理专家来分析。

  记者:根据你的了解,孙维家和朱令家是否如网上所说都有高干背景?

  “追铊”:孙家是有,在几份文档里都有明确表述。朱家只能说有渠道触及高层。

  (旁白:根据维基百科,孙维的祖父是孙越崎,曾任第五至七届全国政协常委;堂伯父是孙孚凌,曾任北京市副市长、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而据媒体报道,朱令父亲吴承之曾是国家地震局的高级工程师,朱令母亲朱明新曾在中国远洋集团工作。2006年,《青年周末》到孙维家采访了孙父,文章称“大门口细心盘查访客的警卫显示出这个院子的不一般”。)

  3谈疑点“说她们是水军也没错”

  记者:贝志诚公布了你给他的那份“回帖指南”,有网友戏称他们是“水军”。你怎么看“水军”这个说法?能不能讲讲他们是如何运作的?

  “追铊”:水军的作用是用来转移视线和混淆视听的,把人朝远离关注点的方向推,所以说她们是水军也没错。她们在发声明前经过了周密的部署和讨论,行动也非常谨慎。而正常要解决问题的人是会聚焦的,把人朝关注点拉,这点和她们的行事不同。

  (旁白:“追铊”向南都记者提供了一份包含有作者、创建日期等信息的“发帖指南”原始文档,以及他与贝志诚联系的MSN账户,得到了贝志诚的确认。)

  记者:经过这么多年的观察,你觉得朱令是如何被投毒的,你认为疑凶会不会是她身边的人?

  “追铊”:我个人判断是通过生活用品,而且两次投毒,只能是身边人。

  记者:很多网友认为你获得的内容可能会帮助指证真凶,你觉得这些内容能够起到哪些作用?

  “追铊”:这点可能让网友失望,没有直接的指证证据,但可以供更专业的人士进行分析。

  记者:更专业的人士指的是?

  “追铊”:我指的是语言分析专家,或者心理分析专家,或者刑侦专家等等。没准内行能看出些门道来。

  记者:有网友认为,黑客这种方式即使获得证据也是非法的,不应提倡,你怎么看?

  “追铊”:剑在手上,可以杀戮,也可以起舞,全凭内心的信仰。

  记者:你如何看待孙维,你觉得网上的舆论对她公平吗?

  “追铊”:如果我是她,如果我没有做,我会积极地为自己争取公平,而不是蜷缩。

  记者:这么多年来,你有没有去看过朱令?

  “追铊”:没有,我期望我去看她的时候是真相大白的时候,她和她的父母需要的是希望。

  南都:有没有通过其他途径帮助她?

  “追铊”:有,我一直在做我能做的。

  4谈期待“希望推动案件调查重启”

  记者:你说“有的时候,活着还真不如死去”,为什么?

  “追铊”:浩瀚的宇宙中人如微尘,能来一遭,生命就应精彩地绽放,你快乐时,几十年的生命会觉得很短,而痛苦时,每一秒都很长,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经受着痛苦,是很悲惨的一件事,尤其随着她父母年事已高,这种痛苦越来越厚。当然,我相信她无法表达内心,也许用尽自己的生命在坚持,坚持等到真相。

  记者:朱令被投毒致残已经快20年了,你希望这件事现在怎么发展下去,你认为是否还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追铊”:我希望推动案件调查重启,只要努力了,就会有希望。

  记者:如果警方需要,你会配合调查吗?

  “追铊”:不确定。

责任编辑: 蓝天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