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一厂长"偷"职工7栋房产 澳门赌博输精光

2013-04-22 13:14:30  来源:中国江苏网

无锡一厂长

  职工花巨资购买的房屋,却被厂长抵押给银行贷款

无锡一厂长

  购房职工房子被抵押,没等到产权证等来法院传票

  中国江苏网4月22日讯 企业职工倾其所有,购买了单位开发的职工宿舍。从搬进去住的那一天开始,单位领导就告诉他们,产权证正在办理之中,让他们等一等。没想到这一等,就等了7年;更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没有等到产权证,却等来了法院的传票……

  职工咬咬牙花70多万元买下280多平米的房子

  提到自己用一辈子积蓄购买的房子,家住江苏江阴市长泾镇的陈先生一脸的无奈。陈先生介绍,他原来是镇办企业长泾纺织厂的职工。2006年,企业利用工厂土地,建起了几栋职工宿舍。厂长徐某表示,要优惠卖给职工。虽然按当时的价格,一栋280多平方米的房子要70多万元,并不算有多便宜,但因为房子的地段好,陈先生还是咬咬牙买了下来。

  因为是工厂的集资房,厂长徐某告诉大家,办理产权证需要一个过渡时间,对此,陈先生也没有多想,就举家入住。当时像陈先生这样,交了钱没有拿到产权证的还有另外6人。这6个人中,除了本企业职工,还有厂长徐某的亲戚和同学。

  见这么多人都住了进来,并且还有厂长家的亲戚,因此对于产权证的事情,大家都没有太在意,再加上徐某一直说正在办理,所以没有一个人觉得里面会有问题。陈先生说,“反正房子已经装修,一家人也住了进去,产权证早一天拿迟一天拿也没有什么。”

  产权证没等到却等来法院传票

  一年多时间过去了,当购房人去找徐某要产权证的时候,徐总是以集资房转正办起来手续比较繁琐等理由,要他们再等等,这一等就是7年。去年秋天,他们却等来了法院的传票。

  法院说,这7栋房子在多家银行做了抵押贷款,因贷款人无力偿还贷款,银行将其告上法庭,要拍卖这些房子,因此通知住在房子里的住户,需要在规定的时间内搬走,否则将强制执行。

  自己花钱买的房子,怎么被别人给抵押贷款了?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7名购房人赶紧来到厂长家里,不料厂长家的房子也被查封,厂长徐某也不知道去向,只留下一个70多岁的老人在家。

  法院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几年前,徐某就将这些房子抵押给银行贷款,他拿到贷款的钱,去澳门赌博,结果全部输光。回来以后,徐某在报纸上刊登了这些房屋产权证的遗失启事,并重新补办了产权证,然后又向别家银行贷款,结果赌博又输得干干净净。

  花巨款买下了房子产权证竟然是别人的名字

  对于这一消息,7户居民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买的房子,产权证还没有办下来,怎么可能抵押贷款呢?于是,他们赶到江阴房产局了解情况。而房产局给的答复,让这些花了全部积蓄的购房人傻眼了,他们现在居住的房子,在几年前就办好了产权证,但产权证上的户名不是他们,全是厂长徐某的老婆、小舅子等人的名字。

  直到这时,7户居民才恍然大悟,原来大家让厂长徐某给坑了。当他们愤怒地找到徐某的家人时,得到的答复更让他们气愤。徐某家人竟然说:“房子是我儿子租给你们的,不是卖给你们的。”

  这番话让陈先生等人愣住了,自己花了70多万元买下的房子,并且在里面居住了多年,怎么一下子成了租户?

  警方不立案法院不受理企业转制时间存争议

  面对这种情况,陈先生等7户居民找过当地的多个职能部门,并查验这几套房子的产权,结果发现,房子跟他们没有任何隶属关系,产权证上不是他们的名字,目前唯一能证明房子和他们有联系的,就是当初向企业买房子的时候,厂长徐某开给他们的购房收据。

  无奈之下,陈先生等人向江阴警方报案。但结果是,警方既不立案,也没有给他们任何说法。陈先生等人又以诈骗罪将徐某告上法院,但法院至今仍然没有受理。

  陈先生告诉记者,长泾纺织厂原是镇办集体企业,他们购买房子的时间是2006年,而该企业是2008年转制的,出现这样的问题,应该由当地政府负责解决,而他们多次找到镇政府求助,同样也没有说法。

  日前,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了江阴市长泾镇政府有关负责人。负责人说,长泾纺织厂早在1998年就转制了,而7户居民购房是转制后才办理的,这是他们的个人行为,与政府无关。

  然而,记者从陈先生等人提供的一份江阴工商局的材料上看到,长泾纺织厂是2008年转制的,而非1998年。对此,长泾镇政府没有再做任何解释。

  司法部门推诿不应当当地政府应协助职工维权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江苏苏源律师事务所邹君律师。邹律师认为,本案中购房人支付了房款,却没有办理产权证,而拥有产权证的人却没有付款,这是一起明显的诈骗案件。

  7户居民在知道真相后向警方报案,作为公安机关,应该立即立案侦查。同时,房主又以诈骗罪向法院起诉,也符合法律程序。7户居民在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采用这两种方式保护自己,是最有效的办法。但公安不立案、法院不受理,这种情况非常不正常。

  邹律师说,当事人除了运用法律手段维权外,当地政府也有责任和义务妥善处理此事。如果职工是在改制前购买的房子,出现这样的问题,当地政府必须负责;如果是转制后购买的,当地政府也应该协助职工积极维权,不能一推了之。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