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显示超六成员工不休带薪年假 怕休假丢饭碗

2013-04-23 06:53:15  来源:工人日报

  “五一”小长假将至,“休假”又将成为热门话题。不少职工盘算着将年休假时间和小长假结合起来,这样可以办出国旅游、结婚度假等等大事儿。也有很多职工说,目前享受带薪年休假仍然是件困难事。

  2008年1月1日起开始施行的《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为劳动者每年享受5天到15天不等的带薪年假提供了足够的法律基础,但是2013年初一项全国调查显示,有超六成员工无法享受年休假。

  今天,年休假已经不再成为一个陌生的词汇。既然年休假已经成为大多数人知晓,甚至耳熟能详的权利,广大职工群众为什么不休年假呢?又是谁让劳动者休息权成浮云?

  “别人不休我休,就意味着我工作不努力”

  “很想休假啊,”刘宏在北京市亦庄经济开发区一家电脑品牌企业担任销售,已经工作了近10年,由于销售业绩一直很好,经常加班,“大家干活都很拼命,节奏很紧张,神经绷得很紧。”刘宏说自己特别珍惜周末,想放松放松。

  “现在竞争这么激烈,都是靠业绩说话,同事们干活儿都很拼命,我也唯恐自己没干好落后了。”甚至春节长假期间,刘宏也只休息了3天,平时自己和同事周末加班更不在少数。“全国各地跑客户,客户的有空的时间就是你的工作日。”

  “周末和节假日加班了,我也想申请补休,但我们的时间甚至连部门领导都决定不了,是由客户决定的。”

  按规定,刘宏工作将满10年,每年可享受10天带薪假,他经常看着同学在网上晒自己休假度假旅游的照片,也很想休假。“我们部门好像没有人提出休假,听说别的部门有的90后小孩刚满一年后就提休假,领导就谈话说要注意你的工作态度。”

  “习惯了忙碌,”在办公室接受采访的刘宏,一边利索得找出纸杯给记者倒杯水,一边用头和肩膀夹住听筒,听着几乎从未放下的电话,还在示意记者继续提问。

  大城市快节奏的工作节拍确实让很多人不得不快马加鞭。近期,某调查机构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在全球80个国家和地区的1.6万名受访职场人士中,认为压力高于上年的,中国内地占75%,居第一位,大大超出全球48%的平均值。其中,上海、北京分别以80%、67%排在城市的前列。

  在企业相对激烈的内部竞争中,不少人或为了自己的职业前途,或为了维系良好的工作人际关系,常常“主动”放弃带薪假,部分企业加班不休假甚至成为其标志性企业文化。

  在企业工作了5年后,小杨终于去年考入了他梦想中的事业单位——北京市残联下属一家单位。“有了正式的事业编制,”小杨在介绍时很着重强调了这一点,他说,单位是有带薪休假制度。按规定我很快也能享受假期了。

  不过,近几年他并没有休年假的打算,他认为自己才刚刚工作,不想让领导觉得不能吃苦,没有“奉献精神”。而且,科室分工十分明晰,每个人都负责不同的内容,要是休假,自己的活儿别人也不能替,累积的工作又够加几天班。

  “计件制绑定了收入,收入又绑定休假”

  在北京市朝阳区东五环外一家工地搅拌混凝土的张小安,是本报记者追踪的报道对象,已过五旬的他,仍在工地干体力活,一天130元,“干一天活拿一天钱,休假就是不来干活呗,不来干活就没钱呗。”

  虽然早在2008年就从记者口中知道带薪年休假的事儿,他仍然在点燃一根烟后朴实地说,“姑娘,你说的这些都不现实,年纪大现在好多人都不愿意让我们干活了,找活都不容易了。”

  因此对于张小安来说,别说年休假,甚至周末都没有,一年唯一的假期就是春节以及休工期。

  张小安的一个女儿作为河南村子里“有出息”的典型,已经上到大学三年级,“听说毕业花费很大,俺闺女要是念研究生,还要供啊。”张小安的妻子在家务农一年下来盈余不足3000元。张小安不得不继续在外打工,没有技术的他还坚持挑收入相对高的体力活。

  2012年,全国就业人员达7.67亿人,其中城镇新增就业1266万人,像张小安这样的普通的劳动者,建起了一座座高楼,生产出一件件商品。然而,在加工装配生产线、建筑队等劳动岗位上,计件工资、按日结算工资成了行规。这些靠自己双手获得收入的普通劳动者,要想获得相对满意的收入,只能夜以继日、加班加点。对他们来说,“工资”死死捆绑了他们的“休假”。

  罗清华是60后,十几岁就去广东打工,是第一代“打工妹”。在毛纺厂工作的她,这些年每天要雷打不动地工作10个小时。如果碰到“订单纷飞”的旺季,周末也要全部用来加班。遇上订单稍少时,则可能一周有一天休息时间。“活不累,但是做毛纺特别费眼睛,坐那一坐好几个小时。”

  去年罗清华的工厂内迁至她的家乡湖南,她在家门口上班了,可是,收入却让她高兴不起来,按件算钱,基本上一般人8小时内干的活只能拿到不到2000元钱。显然在物价上涨的今天不够开支,因此,加班费是月工资增加的大头。

  “都是在家也挣不到多少钱的女人,都愿意加班,”因为行业不景气,罗清华说,“在我们厂,加班是要排资论辈的。有限的加班名额一般只分给老员工。”

  对于休假,罗清华只知道请假就少干活,少干活就少算钱。她只盼着加班:“周六、日最好可以加班8个小时,国家法定假日加班就更好了,3倍工资!”

  “可别休假不成反倒丢了饭碗”

  2012年,一项全国调查显示,不完全统计我国私企中仅六成职工表示其单位按照或高于国家现行标准执行带薪休假。而在行政机关,这一比例达到98.2%,在国有企业、事业单位和外资企业,该比例也分别达到了97%、96.5%和95.4%。与国有企事业单位相比,私营企业成为职工无法带薪休假的“重灾区”。

  4月20日,已经晚上九点,但是位于北京市朝外SOHO的一间办公室内,讨论却是热火朝天。为了赶一个设计稿,小邓已经和同事奋战了几个昼夜。正在加班的几个人,拿着设计方案各抒己见。

  在一家私营建筑设计企业工作的小邓,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披星戴月回家,有多少回同学聚会没能参加,有多少个本该休息的周末,拖着疲惫的身躯,挤地铁、换公交,穿越大半个城市,在工地和办公室之间往来奔波。

  “工作实在太忙太累,”小邓说自己不是没想过为自己争取带薪休假权利,但无奈“一个萝卜一个坑”,老板说如果员工随意休假,将打乱整个团队的进度,他只好作罢。

  小邓毕业于河南焦作一所建筑学校,“不是名牌大学毕业在北京找工作多难啊,”谁会为了几天休假和补偿而导致“饭碗”不保呢? 小邓说不仅公司没人和老板说年休假的问题,甚至加班工资都无人敢提。

  对许多普通劳动者来说,休假还是劳动权益中的“高档品”。与休假相比,他们更关心工资、福利等与自己生活关系更紧密的东西,如何保住“饭碗”是最受关心的问题。

  四十多岁的刘大姐不识几个字,在北京的一家民营养老院担任护工,每天上班8~10个小时,给老人打饭翻身打扫,“以前管理不太严格,这几年抓服务,管得很严,要打卡。”刘大姐一个月1500元工资,如果“迟到”“早退”“请假”都要扣工资。

  记者提起保险等其他福利,刘大姐说,“从未听说过了,都是每个月发现钱,也不签什么合同,不干了就给老板说一下就不来了。”

  刘大姐表示,自己不太容易找工作,“养老院工作管吃住,地方偏远也不出门不怎么花钱。”

  “找个好活儿不容易,不瞎提什么要求了,老板让我干,还给我涨工资是我唯一的心愿。”

责任编辑: 陈永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