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版落叶归根:夫妻将病亡女儿装编织袋送回老家

2013-04-23 08:01:04  来源:市场星报

  编织袋里的回家路

  夫妻将病故的2岁女儿装入编织袋,要“完完整整带回家”

  记者 张敏 张崴/文 李超钰/图

  这是一个关于回家的故事。一个现实版的《落叶归根》。

  两岁多的乐乐病重走了,没车愿意接她回家。年轻的父母被迫滞留合肥一整夜。次日,他们买了一个编织袋,将女儿的遗体放在里面,慢慢地合上拉链。急匆匆地,直奔车站。家里,是亲人再见一面的急切。

  可是女儿的回家路,很近,却走得不平坦。

  【车站安检,行李袋是女儿最后的归宿】

  “你们如果不来,恐怕我都已经到家了。”恼羞成怒的父亲杨成甚至嗔怪民警。因为他算好了时间,9点10分发车,只要2个多小时,就抵达老家霍邱。那样,一家人就会再见上女儿一面。

  4月22日上午9时许,一个红色碎花的编织袋被拎进来,走到旅游汽车站安检口,杨成手里攥着四张回老家的车票,乐乐的外婆和小姨随行其后,神色凝重。

  行李都被一一送上安检仪传送带上,只要几秒钟时间,就会滚落到另一头,然后被提着各自踏上已知的终点。工作人员目不转睛盯着仪器屏幕。

  杨成迟疑了一会,但还是把行李袋递上,忐忑不安却又小心翼翼地放稳。“啊,这是什么东西!”安检工作人员叫出了声,叫停了对方取编织袋的举动。

  这名女工作人员惊颤不已,她指着那只编织袋,头又不自觉扭向仪器屏幕,“里面有个像人一样的东西。”

  车站方立即拨打了报警电话,等待期间,父亲杨成从兜里掏出几张纸据,解释着,“她是我女儿,死了,这是死亡证明,你看。”

  民警赶到后,要求立即开包检查,这只编织袋确实有一具女童遗体,身体已僵硬。

  【落叶归根,只为带逝儿回家再看一眼】

  乐乐的父亲是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颓废不已。民警劝说下,他将编织袋挪到外面广场上,不发一言。

  民警对其妻子进行询问中,真相大白。袋里的女童是其年仅2岁的女儿,已患重病死亡。

  “我就是要带她一起回家,你们凭什么不给带!”面对指责和质疑,杨成情绪有些激动。

  “我就想让她完完整整回到家后,让娃的亲人再看上一眼。”杨成扯着嗓子吼,每句话的开头都带一句“我就是要”,言语透着不可商量的倔强。

  目光注视在大号编织袋里,那是女儿最后的归宿。袋口的标签还没扯去,周围还被缠绕着几圈胶带。旁边一只卡通编织袋里,则装着女儿生前住院时用的物品,一件也没舍得丢。

  “什么病?”民警问,“手足口病……”杨成淡淡说出。

  擅自携带遗体乘坐客车,从伦理和卫生角度上,车站方当然拒绝了这一要求,并为其办理了退票手续。

  乐乐的母亲有些失控,生硬的眼神,却频频掉泪。她吐露,女儿病死他乡,自己只是单纯地想带着女儿一起回家。也担心路途奔波被人发现,迫不得已,才含泪装进编织袋中,没想到最后在上车前被拦下。

  【僵持不下,家人拒绝提议搭车离去】

  殡仪馆车辆赶至,按照处理方案,乐乐的遗体将先期送往殡仪馆保存。

  这一提议被杨成当场否决,“不行,我就是要带女儿回家,一天都不能耽搁。用车送,需要钱啊,给孩子瞧病,钱也不多了。”父亲的坚决程度让民警始料不及。

  “让家人来合肥再看一眼吧……”、“已经跨区域了,殡仪馆车辆不会出城的。”、“遗体不得私自运送。”无论警方和民政人员如何劝说和提议,始终没有商量的余地。

  一面是爱女之心,誓要带女回乡,另一面是伦理、卫生的规则和约束。不过,杨成出示了医疗机构出具的死亡证明。这张有合法性的证明让人有些为难。

  “客车你是没法坐了?带着遗体怎走?”民警问。

  “哪怕走路就成,只要能带娃回家。”一家人态度坚定。“但这不现实。”

  “现实就是女儿都没了,我还有什么好牵挂。”家人语气加重。

  最终,在僵持了2个多小时后。乐乐的父亲再次拎起行李袋,头也不回坚持离开。

  一行人走了100多米,拦下一辆私家车,“一口价,600块钱。”杨成也没还价,直接钻上车,那个行李袋则被塞在后备箱里,不知情的车主加快油门离去。

  【天塌了,两张病危通知书彻底击垮夫妇】

  乐乐最后的时光是在省立儿童医院度过的,儿科重症监护室金主任介绍,乐乐是20日夜里9时许送到医院,病情已非常危险,“在送入感染科和监护室后,都分别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乐乐被诊断为“手足口病”,而且已经进入发病的第2阶段“神经系统受累期”,家人并不懂医疗术语。

  “一般步入这个阶段的孩子死亡率高达80%,另外在剩余20%患者中,又有80%会留有严重的后遗症。”一番通俗解释后,那一瞬间,夫妻俩觉得好像“天塌了”。

  家人不止一次提及到,要不惜一切代价挽救乐乐的性命,哪怕是植物人,只要能活着。

  悲伤从黑夜遁入白天,4月21日,这个小生命永远定格在2岁零10个月。

  登记记录本上,“曾有过手足口病接触史”一条肯定信息,毫无疑问成为乐乐的病源。

  在提及办理后事中,悲伤的杨成却拒绝了院方要求,提出要自行处理。“他说,自己有车,能带孩子回家。”金主任回忆。

  根据相关医疗规定,手足口病属于丙级传染病,患者死后并不再具备传染源可能。院方解释,在尊重家人意愿,考虑到风俗习惯等其他因素,才答应自行料理后事的恳求。

  【悲伤隐藏在至亲内心深处】

  离开医院前,母亲在向医生要了2个医用口罩后,又折回去,再讨了2个,“她说,孩子得的是传染病,也怕被传染。”在这对质朴的农村人眼里,孩子即使走了,病还会一直留在身上,有人会避之不及。

  杨成很快给老家打去电话,希望能派车跑一趟,接乐乐“回家”。可是,对方都以不愿跑长途为由,拒绝前来。“其实他们更怕是带遗体,说很不吉利。”

  一家人在陌生的城市里漫无目的,杨成又买了一个结实的行李袋,将乐乐放在里面,天色已晚,就在医院附近找了家小旅馆安顿下来。“那一晚上都没出门。”

  带女儿一起回家,哪怕再难。这是一家人最单纯、最迫切的想法。

  “我们也想过送殡仪馆,但真的是舍不得,家里人都想见孩子最后一面。”杨成拎着行李袋,小心翼翼地每走几步,就要停下来,把袋子往上掂一掂,尽量不让袋子落地,背后踉跄的妻子则不时托着,担着一些重量。

  一路上,这家人都被生离死别之痛折磨着。4月18日夜里,乐乐高烧不退,后被家人送到当地医院进行检查,2日后,病情加重,情急之下来合肥求医。

  21日上午,乐乐呼吸机插管后,管内竟溢出浓稠的血液,“肺部出血,是手足口病并发症状。”下午2时35分,监护室门开启,家人迎上前,沉重压抑之后,传来嚎啕哭声。

  给乐乐穿戴整齐衣物,当日下午, 一家人才抱着“像睡着了一样”的乐乐,抹泪离去。

  (文中除医护人员外,其余人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 陈永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