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遭围堵官员下跪原因成疑 官方称为维持秩序

2013-04-24 09:37:54  来源:中国青年报

  近日,江苏省泰州市江滨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张爱华,因一起颇吸引人眼球的“下跪”情节落马,备受瞩目。

  4月19日,一则网帖披露:该园区工作人员当晚曾在其招待中心豪华宴请,遭到群众围堵。随后,园区管委会主任(网帖中误作“书记”——记者注)张爱华手持话筒现身,并突然下跪、作揖,向群众认错求饶。该网帖立即得到媒体关注,“张跪跪”之名不胫而走。

  4月22日,泰州市委通报:免去张爱华园区管委会主任职务。但官方对其下跪原因的调查结论,却与“求饶说”相去甚远。

  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此事的相关各方后发现,“主任下跪”一事的真相扑朔迷离。而这一“罗生门”的背后,一场官民围绕化工厂污染项目的利益博弈,浮出水面。

  爆料人:官员“下跪求饶”来自网民转述

  一位手持扩音器的中年男子,双膝跪在餐桌上喊话,表情痛苦,男子身边围着一圈警务人员……这是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的“泰州滨江工业园区管委会书记张爱华下跪”照片。

  据众多媒体对照片的描述,照片中的男子系因吃豪餐被围。

  4月20日集中出现的新闻报道称:“4月19日晚,江苏省泰州滨江工业园区管委会在其接待中心举行晚宴时,没有厉行国家倡导的勤俭节约作风,而是大摆宴席,喝五粮液、洋河系列酒(“梦3”、“梦6”),饭桌上每人一条刀鱼、河豚等高级菜肴,遭到群众围堵”。

  报道引述当时群众的估计称,此豪餐一桌要上万元。

  报道还称,当晚11时许,泰州滨江工业园区管委会书记张爱华手持话筒现身在人群中。“随后张爱华站到餐桌上,突然跪在餐桌上,作揖并向老百姓磕了三个头,并说:‘我今晚错了,请求原谅,做儿子,做孙子都行,请放我走。’”

  楚天都市报、三湘都市报等媒体在官方微博上,引述张爱华的话略有不同:“放过我吧,我错了。我也是农村出身的。放过我吧。”

  中国青年报记者看到,相关报道中,多附上了张爱华下跪喊话一幕的照片,以及原始爆料人贾宏伟拍摄的一段豪餐杯盘的视频,但是,没有张爱华下跪求饶的完整视频。

  “我没看到张爱华下跪求饶的一幕,照片是网友后来传给我的,张爱华说了什么,也是网友在邮件里写给我的,我找了角度最好的一张照片传上网。”为核实张爱华原话,中国青年报记者联系到了原始爆料人贾宏伟。

  据贾宏伟回忆,他于19日晚约7点钟接到群众电话,称“出事了”,不到8点,他就赶到了滨江工业园区管委会大院中的一处二层活动板房内。“我看到院内楼内都是人,大约有好几百号(人)。二层接待中心有4个包间,桌上都是吃剩的大餐。”他说,由于自己不认识张爱华,在拍摄了餐盘视频后,就于8点多回了家。

  “张是晚11点多来的,网友后来给我发了照片,我就让他(指网友——记者注)发文字。文字上说,他‘认识滨江开发区一把手书记张爱华,张向老百姓承认错误,说今晚错了,向老百姓磕三个响头,请求原谅’。”贾宏伟称,自己就将上述文字配照片,发在网上。

  但贾宏伟拒绝向记者透露这位自称拍到原始视频的网友的联系方式。还称网帖出现后,引来那位网友“很大不满”,“他都不理我了”。

  截至发稿,能直接证实张爱华跪地求饶的完整视频,仍未进入公众视线,但这不影响此事激起的舆论热度。

  截至23日晚21时,据中国青年报记者统计,以“官员下跪求饶”为主题内容的新闻转载共计960余条,并屡登百度新闻门户网站首页,相关微博讨论超过8万条。

  22日下午,泰州官方宣布对张爱华就地免职。“群众围观能让一位官员下跪认错,让官员的自省成为自觉,让社会监督成为习惯,才能让‘管不住嘴’的官员醍醐灌顶。”网民“JIN-GU”的这则微博评论,引来众多拥趸。

  “求饶说”、“劝解说”众说纷纭

  悬疑并未结束。因为泰州市委对下跪照片的解释,是另一个版本。

  4月20日,泰州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官方微博“泰州发布”首次回应此事称,已成立相关调查组。22日,泰州市委通报:由于4月19日泰州滨江工业园区管委会接待活动执行相关规定不严,造成较坏影响,该园区管委会主任张爱华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决定免去张爱华泰州滨江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职务。

  但通报认为,张爱华下跪并非为“求饶”,而是在劝解现场群众疏散。

  中国青年报记者拿到的通报显示,其原话为:“据查,当晚出于对园区接待中心活动板房建筑安全和现场秩序的考虑,张爱华曾跪求群众离开二楼。”

  此说法一出,立即引来极大民意反弹。网民在微博上多以“护犊”、“嘴硬”等词语,来质疑泰州官方的“另类解释”。

  而中国青年报记者调查发现,在天涯社区、西祠胡同、百度贴吧、人民网江苏视窗百姓频道栏目和泰州当地知名论坛“泰无聊”上,不同说法早在4月20日就已出现。

  一名自称真名叫蒋昊的泰州网民,在人民网江苏视窗发帖称,自己“当时就在现场”,亲眼目睹了张爱华下跪一幕的来龙去脉:“张当时在现场接待上访,群众有吼的,有骂的,有推拉的,有砸东西的,还有拿着木棍挥舞的,当时很乱,在活动板房的二楼很拥挤,十分危险。为了拆迁户的安全,他在挤拉中勉强上台,手拿着喇叭对群众讲:‘群众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搬迁问题我一定会对你们负责,这个房子很危险,请大家务必注意安全,赶快离开。’当时话未说完,一瞬间被推跪在桌子上。”

  截至发稿,记者未能联系上这位网民,但此说法得到了一部分自称“在场”的网民的支持。

  网民“流沙漫飞”在泰州当地论坛上称,其当时也在现场:“我没听说‘请求原谅、放我走’,那么多人堵着那(儿),他说个‘放我走’,就会放他走吗?想想也不会这么说的。”网民“楼中楼”也称,据他所知,张爱华“是紧急到现场安抚群众的,所以不存在‘请让我走’的请求。几百号人挤在二楼活动板房,出了人命就是更大的事件,跪求有必要”。

  泰州市委的通报显示,经查,4月19日晚,泰州滨江工业园区管委会接待中心共有桌餐三桌,其中两桌(201、202包间)为园区管委会招待前来考察洽谈的河北沧州客商。

  泰州当地商人顾志坚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一位曾参与19日晚宴的张姓客商后来给他打过电话,该客商电话中亦表示“网帖(发)的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实情是:一些义愤填膺的群众,因为对拆迁安置不满意,聚集在管委会食堂。张爱华书记为了彩钢瓦建筑不倒塌,引发伤亡,请求大家散去,并不是主动下跪,是被折腾得无力站起来。

  这位张姓客商拒绝了中国青年报记者的直接对话要求。但记者调查发现,“劝解说”甚至一度得到了贾宏伟的支持。

  一张显示为4月20日的泰州当地论坛网络截图显示,原始爆料人贾宏伟曾发帖澄清:“(张爱华)对老百姓下跪一事,经过了解,事出有因。”贴文称:“据现场多名群众介绍,事发时,现场有百余名群众将张爱华书记围困在二楼活动板房内。因是临时建筑,安全系数小,张书记见有危险性,立即劝群众到一楼沟通。而此时,现场群众非常激动,坚决不到一楼沟通。张书记为了大家的安全考虑,立即跪下,恳求大家离开二楼,到一楼进行沟通。经过反复做思想工作,群众渐渐离开二楼,避免了事故的发生。希望大家理性看待、理性评价此事。”

  但贾宏伟22日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询问时,对上述网帖不予置评,并改变说法称:“(张)担心建筑安全是不可能的,那个房子挺结实的,不然领导怎么敢在二楼吃饭?”

  贾宏伟提供给记者的两位现场人士,均称自己曾目睹张爱华下跪,性质就是“求饶”。

  “群众要求张书记对今天(指19日——记者注)的行为作出解释,张书记不肯上来,群众要求,然后书记就上去了。上去之后往桌子上一跪说道:‘我错了,请你们原谅我。做儿子做孙子都行,请你们放我走。’跪下来的时候没说建筑安全这些事。如果房子危险,为什么还要建,并且还要招待这些客商呢?”一位不愿透露全名的薛姓人士表示,“后来群众没让他走,到了第二天三四点的时候,民警才带走张爱华。”

  至此,张爱华已呈现给公众两张截然不同的面孔。

  21日,记者看到已有网民发帖呼吁:“众口铄金,被真相蒙蔽的舆论,足以将张爱华本人乃至整个泰州政府抹黑。”希望泰州官方出面,给出有力度的解释。22日一早,人民网也刊出了报道《泰州滨江工业园区豪华宴请 真相扑朔迷离》,但转载量仅15条,几乎被淹没在“求饶说”的汪洋大海中。

  22日下午,泰州市委在通报中简单地得出“劝解说”结论之后,截至发稿,再未就事实真相进一步回应中国青年报记者。

  记者试图联系张爱华本人,遭到泰州官方婉拒。截至23日晚21时,事件过去将近100个小时,围绕“下跪主任”的孰是孰非,仍是一起“罗生门”。

  群众围堵官员系因污染项目“强行落户”?

  这起“罗生门”的表面诱因,是备受关注的官员“超标准接待”问题。但泰州当地参与围堵的数位滨江花苑小区居民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其对滨江工业园区管委会不满的深层次原因,是一个名为东联化工的污染项目“将要落户了”。

  4月20日,“泰州发布”官方微博将19日晚的围堵事件定性为“集访”。并称,对违反中央“八项规定”和省、市委“十项规定”要求,超标准公务接待的,将严肃查处,决不姑息。

  “张爱华被免职了,但根本原因不是‘超标接待’,它只是一个诱因,泰州政府对根本问题避而不谈。”自称参与19日晚围堵事件的周姓居民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滨江花苑小区居民表示,此事源起于“滨江花苑要因一个污染项目被搬迁”。据2011年7月26日《泰州晚报》报道,一个名为东联化工的大型石化基地即将落户滨江区,该项目由泰州本地一家化工有限公司投资建设,一期工程投资26亿元,主要产品为丙烯、碳四烃及精制轻油、精制燃料油、甲基叔丁基醚等。

  另据人民网22日的报道,距今一年半前,东联化工项目动工了。该项目仅与滨江花苑一路之隔,不符合安全防护距离要求。当地政府由此启动东联化工安全卫生防护区范围内的居民房屋搬迁工作,共涉及滨江花苑1-41幢约1200户居民。

  “据多位小区居民反映,他们不满3880元/平方米的补偿标准。4月19日晚,有群众见多辆轿车出入管委会,遂进入接待中心察看,结果发现二楼三四个包厢内杯盏交错,滨江花苑待迁居民遂闻讯涌入。”人民网报道这样解释围堵事件的前因后果。

  “据说企业给的搬迁费用是1万多元/平方米,而给附近居民的补偿为3880元/平方米。”一当地居民反映。参与围堵的薛姓居民还告诉记者,他们一开始并不知道要建化工厂,“评估的时候没有拆迁公告,也没谈到补偿方式,好多人家没评估,后来他们贴了一个公告,是用3880/平方米来进行补偿。我们质疑为何小区价格如此之低,相关负责人回答:‘你们小区只值这么多。’”

  但有一种声音质疑,3880元/平方米的拆迁标准只是一种误读。

  “昨天的事件是滨江花苑的动迁引起的,实际导火线是一纸公告,有人断章取义了一个数字3880元,大家都以为滨江花苑的拆迁价格是3880元/平方米。事实是,等面积置换、贴补被拆迁户的装璜费用后,超出原有面积的,才需以3880元/平方米购买。”4月20日,网民“_Hello_菲”在泰州当地论坛发帖解释。

  “这些居民贪心不足,原来住在农村集聚区的商品房里,现在被安置到高港城区,一个平方换一个平方。另外,每户都有20万元到30万元的安置费,不少了。”支持上述说法的不止一人。

  “补偿标准太低只是一方面,大家更希望的是化工厂能搬走。”周姓居民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这个化工厂污染太大了,是其他地区不要的。”

  记者检索发现,自2011年7月以来,当地居民对东联化工的反对声就不绝于耳。

  《泰州晚报》报道称,在东联化工一期项目投产后,每年可产出9万吨丙烯、20万吨碳四烃,同时还能制造出40万吨精制轻油、50万吨精制燃料油和6万吨甲基叔丁基醚。时任滨江工业园区党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的潘小泉说,东联化工项目将大大提升园区的经济效益,“将带来120亿元的年销售规模和20亿元的年利税。”

  “泰州真的要出名了,好项目没几个来,害人的项目来得多。”当地网民“爱吃的猪”慨叹。“招商引来化工企业,真是千古罪人。”网民“lly”评论称。

  截至发稿,泰州市委宣传部及东联化工并未就“主任下跪”事件背后的化工厂落户一事,对中国青年报作出回应。

  本报北京4月23日电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