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回应25岁女镇长事件:干部子女就不能升吗

2013-04-25 07:45:25  来源:中国青年报

  4月21日,山东省金乡县鸡黍镇镇长韩寒辞去现职。同一天,韩寒的父亲,济宁市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韩东亚也辞去职务。

  此前,有网友质疑韩寒是依靠父亲的关系,在三年之内完成了从科员到正科级镇长的“火箭式升迁”。

  4月23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致电金乡县纪委,一位工作人员称,该事件目前已经由济宁市纪委介入调查,金乡县方面并未参与,对事件进展也不了解,“所得到的信息都是从网络上获取的”。

  实际上,类似的被“火箭提拔”的官员并不鲜见。

  4月22日,湖南省委宣传部通报了“湘潭县27岁副县长徐韬”的调查结果,称在徐韬的升职过程中,相关组织部门存在一些程序问题,6人被作出批评教育、党内警告等处分。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干部年轻化”、“破格提拔”、“异地任用”正在成为一些地方违法违规提拔干部的借口,症结在于目前提拔干部的刚性规则执行不到位,对问题官员问责太轻。

  “破格提拔”违法

  据媒体报道,韩寒于2010年7月从曲阜师范大学毕业,入职任金乡县经济开发区科员。随后,她几乎每年换一次岗位,次次升迁。

  对于备受质疑的鸡黍镇镇长一职,金乡县委宣传部解释说,金乡县原一名女性镇长离任,出现职位空缺,金乡县于2013年3月公开选拔镇长。而韩寒的当选,是经过了该县县委常委和人民代表大会一致通过的。

  4月10日,韩寒在鸡黍镇人大会上“高票当选”镇长。11天以后,韩寒辞职。

  这就是说,韩寒从科员到正科级的镇长,只用了不到三年时间。

  如果按照中组部、人事部出台的《公务员职务任免与职务升降规定》,这是明显的违规做法。根据上述规定的第十九条,晋升乡科级正职领导职务的公务员,应当具有大学专科以上文化程度,并担任副乡科级职务两年以上;而晋升乡科级副职领导职务的,应当担任科员级职务三年以上。

  这么算下来,韩寒从科员到副科再到正科级的鸡黍镇镇长,起码需要5年的拼搏。可见,“破格提拔”帮她“节省”了近两年的时间。而在徐韬的升迁过程中,也被以“优化年龄结构”为由,“破格提拔”两次。

  根据上述规定的第21条,公务员晋升职务,应当逐级晋升。特别优秀的公务员或者工作特殊需要的,可以破格或者越级晋升职务。

  事实上,金乡县宣传部工作人员就曾回应称,经各级组织部门的核实,韩寒的历次任职均不存在任何违规和违纪情况,是“高票当选”鸡黍镇镇长一职。

  “当前的规定不是特别严格,相对比较笼统。”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任建明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这使得“小概率”的“火箭式”提拔成为可能。

  目前,破格及越级晋升的条件和程序还在相关部门的自主掌握范畴内。正因如此,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才认为,一些地方以“干部年轻化”、“破格提拔”、“异地任用”为借口,违法违规选拔、提拔干部,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选拔程序流于形式,问责太轻

  1985年9月出生的徐韬,从2011年4月至2012年10月,仅用了一年半时间,便从正科级升到了副处级,成为湖南省湘潭县副县长。不仅如此,在飞速提拔的过程中,徐韬还考取了湘潭大学的全日制硕士研究生。

  徐韬报考了郴州的岗位,通过了郴州的笔试和面试之后,却成了湘潭县的副县长。3月23日,徐韬在接受采访时说,湘潭之所以录取报考郴州的他,一方面,是出于留用本地人才的考虑,另一方面,是按要求每个县市区必须配备一名“80后”县处级干部,而当时没有其他合适人选。

  “无论是当事人还是组织人事部门,都有各种各样的辩护理由。”竹立家表示,有时候涉事部门、官员还显得“抱屈”,认为这么做很正常,从不想法律法规是怎么规定的。

  根据《公开选拔党政领导干部工作暂行规定》,公开选拔官员必须要经过报名、资格审查、考试、组织考察等环节,才能决定任用,但没有报考异地岗位而在当地录用的相关规定。

  然而,湘潭市委组织部政研室负责人在回应时表示,徐韬在郴州的公选成绩“名列前茅,面试表现尤其突出”,任用“都是合规的”。

  “这些‘弹性’标准是‘一把手’用人权过大的体现”,竹立家说,提拔干部应该用刚性的规则,比如候选人的资历、年龄要求,而不是“面试表现突出”、“有发展潜力”等含混不清的主观标准。

  根据湖南省相关部门的调查结果,徐韬的提拔过程没有严重违规,更多是“程序瑕疵”。如岳塘区委组织部只进行了谈话推荐,没有进行会议推荐,没有就破格提拔事项向上级组织部门报告;在“异地任用”过程中,湘潭市委组织部未严格履行推荐和考察程序。

  其中,6名责任人分别被诫勉谈话、批评教育,给予党内警告处分。而徐韬未见处理结果。

  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湖南省委组织部的处理结果“不能服众”。因为,徐韬的工作能力是否优秀和提拔任用程序是否严谨是两码事,不可以混为一谈。

  在竹立家看来,问责太轻是此类事件屡禁不止的原因所在。

  “这样被提拔的官员应该开除处理。”竹立家主张,很难想象,这样的官员会珍视人民赋予的权力,能依法行事而不损害政府公信力。

  应该用公开的规则选干部

  无论是徐韬还是韩寒,他们的“官员”父亲都是被网民关注质疑的环节之一。

  韩寒在金乡县任职,属于其父担任组织部副部长的“辖区”;徐韬任湘潭县副县长,其父亲曾为湖南湘潭雨湖区人大原主任,母亲是雨湖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这样的“关联性”让网友浮想联翩。

  济宁市委宣传部一位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没有确凿证据,不能说她的升职与她父亲有关,“只不过他父亲是个干部,但干部的子女就不能正常升迁吗?”

  在徐韬事件的处理结果公布后,湖南省委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龚永爱评价说,这是“救火式”的处理,而非从根源上对制度进行反思和修正。

  任建明认为,公众的质疑不无道理,其根源还是有些地方的官员选拔机制缺乏公信力。“看到一个人很年轻被提拔,就会猜测他靠的什么关系、有什么样的背景。”他说,群众这么想,其实是个很糟糕的事情,很多人都会把主要精力用在找关系上,最后建立起来的是个人忠诚的体系。

  “大官选小官、少数人选少数人,这在一定程度上会产生用人腐败问题。”竹立家说,诸如“破格提拔”这样的理由,实际上就给跑官买官、拉关系走后门开了口子,说到底是干部选拔制度的合理性问题。

  任建明认为,当前的干部选拔机制,应该从“伯乐相马”制度转变为“规则赛马”制度,现在是以前者为主的“双轨制”阶段。

  “整个过程就是一个秘密,组织部门考察干部,只是谈话,谈了些什么、考察的结果都不公开。即使公开了,内容也很有限。群众的意见、知情权,都只是走了一下过场。”任建明说,有些地方进行公开选拔或竞争上岗,但大多是在试点,通过公开招考产生的领导干部,可能百分之五都不到。

  “依靠公开的竞争机制决定干部任用,比如通过招考、竞选等,实现官员的任命。”任建明说,“如果越来越多的关系影响干部任用,靠关系进行竞争,那么,最终出现的不是优胜劣汰,而是逆向淘汰。”

  (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 李欢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